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欺人太甚

第五百三十二章 欺人太甚

    快船上一个袒胸露乳的壮汉狂笑道:“哈哈!!刘永林,数年不见你小子还活着呢?”

    刘香在广东沿海一带名气十分的大,手下的大小掌柜足有三百多人。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听从大掌柜刘香的调遣。

    平日里这些掌柜各自行动,物色目标进行抢劫。一旦有大规模的行动再距离到一处劫掠船队,袭扰沿海地区。

    刘永林乃是刘香的堂弟,在刘香的手下当了一个掌柜。也就是刘香众多海盗头领中的一个而已,劫掠尚平这样的肥羊自然要留给自家兄弟,所以刘平就在龙归县这一带海域守候尚平的回来。

    当他看见尚平货船的一刻,乐的眼睛都快笑没了。上次抢到一船硝石回去,得到堂哥刘香的一翻夸奖,这里定能将尚平这小子抓住。

    到时龙归县的那座硝石矿就姓刘了,自己在堂哥身前一定会大大的露脸。

    就在他要追上尚平之时,出现的快船让他吃惊不小。快船上出现的人更是让他的眉头紧皱,不由得开口说道:“郑芝虎!你小子捞过界了。这里是广东,可不是你们的福建。在这里是我们刘家的地盘,小心吃的太多撑死!”

    来人正是郑芝虎,郑芝龙的二弟。他早早就加入到葛义、汪琅的队伍,活跃在福建沿海。

    虽然郑芝龙已经是长兴军南方舰队的指挥官,他也没有将郑芝虎调到自己的麾下。一支舰队由他们三兄弟掌控,这支舰队到底是姓郑还是姓张。

    所以郑芝龙就让自己二弟继续留在福建,三弟郑芝豹也只是掌管旗舰上的战兵而已。

    郑芝虎对于那些敢于不交过路费,想要偷偷溜过去的商船一律拿下。船、货、人全部扣下,只有拿出赎金才能放人回去。只是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让他在福建闯出响亮的名号。

    都是吃海上这碗饭的,听说过郑芝虎的大名,还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刘永林并不想与郑芝虎起什么冲突,都是海上巨擘。手下都是有着数千亡命之徒,真要打起来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虽然郑芝虎的话非常难听,但刘永林还是强压怒火,不阴不阳的提醒郑芝虎捞过界了。

    哪知郑芝虎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大咧咧的一摆手说道:“不劳你刘掌柜的费心,郑芝虎牙好胃口好,吃什么都能消化掉,慢走不送!”

    “郑当家的是要跟我们刘家作对了?虽然你们在福建一带势大,但这是在广东。我们刘家的三百多掌柜可不怕你!今日姓郑的你就此离去,我刘平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不然……哼哼……你就走不了了!”刘永林被郑芝虎的嚣张给气到了。

    捞过界还这么嚣张,这是在抽刘家的脸。不论如何他也不能退缩,不然刘家如何还能掌控广东沿海?

    “呦呵!小的们!刘家不让咱们走,咱们还不走了呢!操家伙,给老子打!”郑芝虎一声令下,快船上的人动了起来。更是有五门火炮被推出船舷,对准刘平的鸟船。

    刘永林没有想到郑芝虎说翻脸就翻脸,那次两股势力的冲突不都是先谈判,最后谈不成才开打吗?哪有上来就开战的道理。

    郑芝虎的突然袭击打了刘永林一个措手不及,他还没有准备好就被黑洞洞的炮口瞄准。

    看着从对方快船上伸出的炮口,刘永林的眼睛都直了。这是西夷人的舰炮好伐,郑芝虎这么有钱还来对付自己这小虾米干啥?太欺负人了有木有!

    郑芝虎可不会机会刘平的感受,飞鱼快船上的9磅炮和24磅初阳炮是针对盖伦战舰所设立的火力,对付刘香的鸟船有用大炮打蚊子的感觉。

    近距离的一轮射击几乎将鸟船打成碎片,海面上的鸟船被打得支离破碎。除了几个海盗抱着船板漂在海上外,再没有鸟船的影子。

    郑芝虎大手一挥,下令道:“把那几个没死的捞起来,重伤的直接给个痛快,完好的押到底仓!”

    尚平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逼得他快要家破人亡的海盗就这么被消灭了?虽然只是一个小头目,但也能将尚家逼入绝境的存在。

    尚平心中更加坚定抱紧长兴军的大腿,没有大势力的支撑,再大的家业都是别人眼中的肥羊。

    ……

    龙归县尚家庄背靠大山,这一带都是尚家的土地。在尚家最辉煌的时候,背后的大山都被尚家买下。

    由于尚家世代跑海,不经意间救起大盗刘香的对头。这就给尚家埋下了祸根,刘香消灭了对头开始处理尚家。

    几年下来已经将尚家逼入绝境,刘香就喜欢看着人慢慢地陷入绝望,相比于动刀子,他更加喜欢用头脑来解决敌人。

    哪知天无绝人之路,尚家买下的荒山中竟然藏有宝藏。硝石成了尚家的救命稻草,但空有宝藏的尚家却卖不出去一斤的硝石。

    因为刘香已经放出话来,谁要是敢买尚家的硝石就是跟他刘香过不去。

    就连龙归县的知县都需要看刘香的脸色,如果惹怒刘香,三天两头的上岸袭扰百姓,他这个知县也就当到头了。

    还有就是刘香每年的孝敬不少,所以他这个知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刘香迫害尚家。

    哪知冒险出海的尚平竟然回来了,而且还拉回来了满船的银子。不但赎回了家里抵押出去的田地,还大肆挥舞着银票到处购买荒山。

    这下子整个龙归县都振动了,不知道尚家到底抱上了哪条大腿,竟然不惧怕大盗刘香?

    就在人们猜测间,一个自称福建的商人找上了尚家,一口气买下数十万斤的硝石,装上条大船而去。

    这下子人们都替这个商人担心,刘香的话从来不是说说而已。那是一条条人命堆出来的威望,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大盗刘香的身上。

    南龟岛的聚义大厅中,刘香面沉似水坐在主位。下方的百十个掌柜个个默不作声,不少人用眼神不断的交流。

    “葛义、郑芝虎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