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四十章 褚彩

第五百四十章 褚彩

    两条冲出红海湾的飞鱼快船情况也不容乐观,虽然冲出了狭小的港湾,但他们的船帆多有破损。

    被海风一吹发出撕裂的声音,破损的船帆再也承受不已海面上的狂风被吹开了一条大口子。

    船速自然也就慢了下来,还不如在港湾中的速度快。眼看着后方的海盗越来越近,高飞的心也开始焦急起来。

    难道船长就这样白白的牺牲了吗?他们最后还是难逃海盗的毒手。看着越来越近的海盗,高飞攥紧手中的火铳,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轰!”的一声炮响让所有人为之一愣,周围没有人开炮啊?桅杆上的瞭望手却惊喜的叫了起来,援兵来了,咱们的船来了。

    众人连忙向远处观瞧,只见海面上两条飞鱼快船起来层层的海狼,向这边疾驰而来。

    “轰!”又是一声炮响,那是远处的飞鱼快船在提醒这边袍泽不要放弃希望,他们马上就会赶到。

    飞鱼快船上的长兴军立刻欢呼起来,对着接近的海盗桨帆鸟船打出了炮弹。

    援军的到达让每个人都极度的兴奋,炮击的命中率也出奇的高。将追得最卖力气的海盗船击沉一艘,打伤两艘。

    远处的飞鱼快船速度很快,他们直接杀到海盗的桨帆鸟船侧后方,开始了一轮轮的炮击。

    直到此刻海盗们才见识到飞鱼快船在大海上的威力,他们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就被纷纷击沉。

    有些凶悍的海盗还想追上去跳帮作战,但他们失望的发现,无论怎么努力也不能和飞鱼快船接近。飞鱼快船在海上灵活的就像个泥鳅,不停的逗弄着海盗。

    一会的功夫海面上的海盗船就只剩下了两艘,这两条海盗船还想逃回红海湾。

    但他们永远也接近不了近在咫尺的海湾,汪朗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机会,一顿火炮击沉了海盗船。

    另外两条飞鱼快船利用短暂的时间将破损的船帆换掉,崭新的船帆提供给飞鱼快船足够的动力,四条飞鱼快船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刘香在郑芝虎撞上之前就跳海逃生,但他却被福船掀起的海浪拍晕。被人救醒时才发觉双腿没有了知觉,他的腰撞在岩石上使得他变成一个瘫子。

    听闻鬼船被人接应逃之夭夭后,刘香大骂了所有的手下。从这天起,刘香的脾气就变得十分的古怪。动则杀人,活剥人皮常有发生。只有一个人得到了刘香的重用,几乎成了刘香海盗集团二号人物。他就是~褚彩。

    ……

    高飞眼含着泪水将十一个桃木牌交到汪朗的手上,立正敬礼说道:“大人!船长用命给我们炸出一条生路,还请您在战报上一定要写明,不能让他带着委屈的离开。”

    汪朗里正站好,双手捧着桃木牌说道:“放心吧!战报我一定公正的写明此次红海湾血战的经过,郑兄会得到公正的评价!”

    鸡笼湾社寮岛新台城,郑芝龙得知自己二弟战死后,当场就瘫坐在地上。

    他们兄弟四人,原本的老二早夭,郑芝虎顺利的成为了老二。这么多年以来,自己没有两个兄弟帮忙根本就不能成就如今的地位。

    他紧紧握住二弟的桃木牌,眼中的热泪滚滚而下。外面传来郑芝豹的声音:“二哥!二哥怎么了?我二哥勇猛无敌,怎么会死在刘香的手上。”

    当他冲进屋子看到地上的郑芝龙时,整个人都呆在当场。嘴里哭嚎道:“大哥!二哥怎么会……怎么会战死的……呜呜!!”

    “二弟死的悲壮,他用自己的战舰给袍泽打开生路。咱们应该……应该……”郑芝龙本想说应该感到骄傲,但骄傲二字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说不出口。

    “大哥!二哥不能白死,我这就去给二哥报仇去!”郑芝豹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走,却被郑芝龙死死的拉住。

    “三弟!你冷静点!咱们和从前不同,你不可义气用事!”郑芝龙也想立刻给二弟报仇,但他现在是长兴军南方舰队的指挥官。不再是从前那个亦商亦盗的郑一官,做任何事情都要考虑全面。

    “大哥!”郑芝豹双目充血,用尽力气嘶吼一声,然后慢慢地坐在地下放声痛哭。

    他也知道现在想要立即出兵剿灭刘香那是根本不可能的,鸡笼港的战舰只有五条,仅凭这几条战舰根本奈何不了刘香。

    想要对付刘香必须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只有那样才能将刘香的势力彻底清楚,扫平长兴军控制整个大明沿海的道路。

    但郑芝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无力感袭上全身,坐在地下放声哭嚎。

    郑芝龙拍拍弟弟的肩膀说道:“芝豹!二弟的仇大哥一定会报,不把刘香的心肝挖出来,绝难消我心头之恨!”

    ……

    南龟岛上醉醺醺的刘香睁开了眼睛,扫了眼狼藉的桌子。从上面抓起一个空酒壶晃了晃,随手摔在地下。

    又拿起一个酒壶发现还是空的后,不由得把酒壶砸向房门。酒壶撞在房门上,又掉在地下摔得粉碎。

    “来人呐!快给爷爷拿酒来!”刘香气急败坏的叫道。

    自从红海湾一战后,他的下半身就失去了直觉。回来后请了很多的名医也没有好转,一气之下刘香将几个所谓的名医全部沉了海。

    打那以后再没有人敢来南龟岛给刘香治病,失去希望的刘香开始借酒消愁。对手下的事根本不过问,全部交给褚彩处理。

    宿醉刚醒的他发觉没有了酒,不由得再次发火。

    房门一开,褚彩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一个酒壶,恭敬的递到刘香身前。

    刘香迫不及待的抢过酒壶,猛灌了一大口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用手指着褚彩说道:“还是你小子最忠心,知道刘爷早上要喝酒!”

    褚彩笑着说道:“那是!我是六爷的人,自然要给六爷办事。可是有些人就不一样了,自从红海湾以后……”

    褚彩说了一半就住嘴,他知道红海湾是刘香的逆鳞。无论谁提起,都会勾起刘香无边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