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微服私访

第五百四十三章 微服私访

    这些日子刘香还是打听出了一些事情,跟他们作对一直就是长兴军,那个抗击建奴的侯爷。

    而他傻乎乎的没有搞清楚敌人是谁就一头撞了上去,人家能打的西夷人满地找牙,对付他刘香根本就不费劲。

    之所以一点点的消灭他的手下,无非就是想将他一网打尽而已。怕打蛇不死,刘香会永无休止的纠缠。

    刘香自己也是无比的郁闷,长兴军想要硝石自己让出来就是,为啥要上来就打啊?自己完全可以不动长兴军的船只,至于上来就赶尽杀绝嘛!

    最让刘香一直想不明白,以郑芝龙的声望和手腕完全可以在福建自立门户,怎么会投靠在长兴军的门下?所以今日见到郑芝龙才问出心中的疑惑。

    “哈哈!!刘香!你也有今天!”郑芝龙冷笑了两声,才继续说道:“大帅的雄才大略无人能及,根本就不是你这样的人可以想到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要亲手挖出你的心肝祭奠我家二弟!”

    刘香听完也是放声大笑,最后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他从桌上抓起一把镶金带玉的短铳,长兴军士兵立刻两郑芝龙挡在身后。不少的火铳手将黑洞洞的火铳对准了刘香,只要他有开铳的打算,立刻开铳击毙。

    见到紧张的长兴军,刘香止住了笑声说道:“我刘香这辈子向来都是杀别人,没有人能杀死我,没有人!你郑芝龙不行,任何人都不行!能杀刘香的只有我自己!”

    刘香越说越激动,他把短铳对准了自己的头,扣动了扳机。一声铳响在聚义大厅中回荡,刘香的尸体栽倒在地下。

    郑芝龙快步走到刘香身前,抬起脚狠狠的踹了下去。一连踹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停脚,郑芝龙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口的喘气。脸上满是泪水,口中轻生地说道:“芝虎,大哥给你报仇了!”

    张斗不知何时走到郑芝龙的身边坐下,轻轻拍了下郑芝龙的肩膀说道:“郑兄!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

    “多谢大帅!”

    ……

    南龟岛的顺利让长兴军轻松的不要不要的,但另外一个人却出现在长兴军的视线中~褚彩。

    张斗的到来让淡水城的邢慎言和吴双激动不已,连续不断的移民让淡水城的人口已经达到了一万人。

    这么多人口的到达让邢慎言忙的脚不沾地,给新到的百姓安排居住房屋,分发物资土地,组织人手开荒种田,砍伐树木送到船厂……,一连串的事情忙下来邢慎言足足瘦了十斤。

    张斗首先肯定了邢慎言取得的成绩,又好言相劝他要注意休息。事情不是一天干完的,注意休息才能更好的治理好台员岛。

    吴双也是汇报了这段时间在淡水城周围的探查情况,几乎踏遍了台员岛北部。

    在这里长兴军不仅发现了硫磺、金矿和铜矿,还发现了大量的石炭也就是煤矿。而且煤矿的储量非常丰富,足够长兴军使用。

    最让张斗感到意外的是,还发现一处露天的西域猛火油池潭。黑色的西域猛火油灌满了整个水潭,直接派人去捞就可以。

    这个发现让张斗来了精神,石油啊!世界上最重要的能源之一,虽然张斗弄不出来内燃机,但用处仍然不可限量。

    首先就是蒸馏石油,这样可以得到柴油和汽油的混合油。没有内燃机可以拿来放火啊!神火飞鸭要是换成汽油那威力想想都让人胆寒。

    蒸馏石油过后的剩下的重油污染环境,可以毁掉土地。在这个时代这是堪比核武器的战略性武器,看谁不顺眼就把重油倒在谁的土地上点燃。

    至于然后会怎么样?没个百十年别想消除污染?至于环保什么的,关张斗个毛线啊!这才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器,必须要好好的利用。

    最后石油的废物沥青可是修路的神器,后世的马路几乎全是柏油马路。和沙石混合往地下一铺,在这个时代的马车根本就碾压不坏。

    有了这东西长兴军的后勤才会得到保障,到那时……。至于提炼技术不成熟,从事这样的工作十分危险。

    不是还有战俘吗?实在不行还有抓捕的土著奴隶,在这个时代张斗可不会对外族有任何的怜悯。只要对他的事业有帮助,他不介意做一个屠夫。

    张斗已经陷入无限的瞎想之中,吴双使劲咳嗽了两声才让张斗从遐想中回过神来。

    当即命令大量的开采石油,同时也开始提炼石油的工作。并且一再嘱咐,一定要将提炼石油的地点放在人迹罕至之地。

    不能让石油污染长兴军好不容易抢来的台员岛土地,对于台员岛北部的土著要进一步的清剿,尽量让投靠长兴军的土著去完成这项工作。

    张斗处理完了台员岛积压的公务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放松下来的他决定亲自到淡水城走一走。

    他带了成风在护卫的严密保护下走出了给他安排的住所,向着城外的市集走去。

    淡水城外有一片空地,这里是土著和淡水城百姓交易的地方。在这里都是以物易物,土著拿着猎到的野味和皮毛换取他们需要的粮食、铁器等物品。

    张斗来到市集就被眼前热闹的场面所吸引,入眼处的人穿什么样衣服的都有。

    有汉人的衣服,倭人的和服,朝鲜人的大裤裆服,还有只在腰间围一块兽皮的土著。

    张斗瞧的高兴,突然被前方的喧闹所吸引。随行的护卫立刻紧张起来,纷纷向张斗靠拢。

    张斗挥挥手让护卫散开,向着最热闹的地方走了过去。那里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护卫忠实的挤开人群,让张斗走了进去。

    里面是十几个土著和一名汉人摊主在争执,汉人摊主的东西散落一地,正被土著揪住脖子质问。

    双方语言不通,都在大声的争吵,根本听不清个数。就在土著要伤人之时,一个身穿绿色紧身衣服,头戴斗笠,手里拿着根棒槌般的木棒的人走了进来。

    这人身材矮小也是个土著,张口就询问双方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