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五十五章 我投降!

第五百五十五章 我投降!

    佐藤近三指挥武士足轻向前冲锋,每次听到铳响都让他的心头一颤。

    看着被打死在冲锋路上的武士足轻,他不禁自问:海盗强到这种程度了吗?

    当接近第一道铁丝网时,佐藤近三对身边的人说道:“拜托各位了!你们的家人会得到最好的照顾,绝对不会受冻挨饿!”

    身边的百十名倭人齐声答道:“嗨!”

    这些人快速的向前跑去,很快超越了同伴,来到了最前排。他们中一些人被打死在路上,更多的人冲到铁丝网前。

    只见其中一名倭人冲到铁丝网前高高跃起,扑在铁丝网上。原本的铁丝网被他压得往下塌陷了一些,在他身后的倭人踩在他的背上越过了铁丝网。

    在战壕中的马景搏看得真真切切,倭人还会这种操作?用自己人的身体当踏脚石,也只有矮小的倭人才能想出这么个缺德的办法。

    陶磊却没有马景搏那么吃惊,刚才他就想到了破解铁丝网的办法。只要弄一床棉被或者几块木板铺在铁丝网上,一样可以通过。

    打空手中的火铳,陶磊对着发呆的马景搏喊到:“愣着干什么?装弹啊!”

    “啊!哦!”马景搏这才反应过来,将装好弹药的火铳递给陶磊,自己一边装填弹药一边盯着倭人。

    这次佐藤近三的策略很成功,他们突破了前两条铁丝网。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他的心中充满了火热。

    只要再前进二十步就好,自己就能带人将可恶的海盗赶尽杀绝。就在他跑着,眼睛中好像出现了什么东西。

    他连忙减速仔细观瞧,只见在他们前方齐腰高的地方又有一条铁丝网。

    还有?还有完没完?海盗们的银子多得花不完吗?有这么多银子还来打劫江户城干嘛?

    佐藤近三无奈只能再次让人做踏脚石,再一次的翻越铁丝网。

    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陶磊果断下达命令:“手榴弹!”喊完,自己就投出一颗手榴弹。

    刚刚翻越铁丝网的武士足轻还没有冲起来,就被一阵手榴弹雨炸的晕头转向。

    一颗颗手榴弹投向倭人,陶磊抓起火铳高声喊到:“上刺刀!准备!冲!”

    快速给火铳撞上刺刀,陶磊下达了冲锋的命令。憋了许久的马景搏率领数百敢死大队最先冲出战壕,杀向被炸的晕头转向的倭人。

    火铳手也紧随其后,端着刺刀跟着冲了上去。刀光闪过,所过之处只留下一地的倭人尸体。

    马景搏一手盾牌一手短矛冲在最前方,以他高大的身材对阵面前的倭人根本就没有一合之敌。

    冲在前方的他很快就注意到一名身穿足具的倭人,马景搏径直冲了过去。他本能的意识到,这人可能是倭人的头目。

    佐藤近三被刚才那阵爆炸扫倒,虽然没有受伤却也十分的狼狈。当他摇摇晃晃站起身之时,就看到一个高大的敌人冲了过来。

    马景搏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菜鸟,近战中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打法。挥动左手的盾牌先是拍了过去,同时右手的短矛举在手里等待敌人的反应。

    佐藤近三面对拍过来的盾牌有些郁闷,看着高大的敌人,他在力量上肯定不是对手。

    盾牌的面积太大,他又没法招架。只能后撤一步,挥刀砍向马景搏的脑袋。

    马景搏见到敌人后撤,根本不管头顶劈下的倭刀,立刻跟上同时右手的短矛刺出。扎向敌人的心脏,这种拼命的打法经常会让敌人痛不欲生。

    他就是在利用铠甲欺负人,只要对手不是使用沉重的兵器,马景搏都不怕对手的攻击。

    佐藤近三可就要苦逼的多,他看出来对手身上铠甲的精良。刚才那一刀是他多年刻苦训练的结果,完全是本能的挥刀。

    如果与旁人交战自然会被他一刀逼退,但是遇到不按常理出招的马景搏他只能选择再退。

    一招逼退敌人的马景搏立刻跟上,又是一盾牌砸了过去。就是这种不讲理的打法差点让佐藤近三哭出来,他苦练多年的刀法在敌人面前竟然根本就用不出来。

    面对再次砸来的盾牌,佐藤除了后退没有办法。正当他以为马景搏还会刺出短矛时,马景搏却没有收回盾牌。

    而是将盾牌挡在身前向佐藤近三一跃撞了过去,准备不足的佐藤近三被撞了个正着。

    巨大的力气将他撞的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半空中就吐出鲜血的佐藤近三倭刀早已不知去向。

    当他落下时才惊恐的发现,自己正飞向铁丝网。半空中的佐藤近三想要挣扎,四肢在空中不停的乱蹬。

    可他还是一头扎进了铁丝网,下落的惯性带倒了铁丝网。他在地下滚了几圈,铁丝网将佐藤近三捆了个结实。

    马景搏走过去,拉起佐藤的一只脚就想把他拖出来。他只是用力一拽,佐藤近三就发出杀猪般的惨嚎。

    佐藤近三的惨叫听在倭人的耳中犹如重锤打在胸口,人人脸色惨白不敢看向这个方向。

    马景搏拉了下没有拉动,有些生气了。他把短矛插在地上,右手抓住佐藤近三的脚脖子使劲往外拉扯。

    这可是他在倭国的第一个俘虏,看样子在倭人中的地位还不低,绝对不能就这么丢在这里。万一被别人得去,自己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他的野蛮暴力拉扯让佐藤近三的声音都走了音,铁丝网上的倒刺已经牢牢的扎在肉里。数条铁丝网还捆在他的身上,他现在像个粽子般一动也动不了。

    被马景搏这么一拉车,全身上下立刻鲜血淋漓,犹如被人用几十上百把小刀在身上割肉般疼痛,比酷刑还让人绝望。

    马景搏只是拉扯了几下他就受不了了,大声求饶起来。佐藤近三的声音那叫一个凄惨,听得周围的倭人都脸色苍白脚下不稳。

    他在那叽里呱啦一顿倭语,马景搏也听不懂。看到地上的倭人还有力气说话,憨憨的一笑说道:“快出来了!你在忍一会!”

    佐藤虽然不会说汉语,但他还是能听懂一些。当马景搏让他再忍一会时,顿时屎尿齐流。

    “投降!我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