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破城

第五百五十八章 破城

    他们将大车推到江户城北门时,一个个没有形象的坐在地上喘气。只有陈得财闲不住,爬上车上的木桶打算观看攻城。

    “混小子!快给我下来!要是把车上的东西弄洒了,我扒了你的皮!”孟凡瑞急忙叫嚷道。

    他也不知道木桶中装的是什么,但长兴军既然让他们帮忙把东西运到江户城肯定是用来对付倭人的东西。

    万一要是在江户城外弄洒了,这趟就白来了,到时他都没地方哭去。

    “没事!东家,我小心些就好!”陈得财终于看清楚了江户城的北城,这里没有城墙,只有一小节地基。

    站在车上的陈得财可以看清楚城内的建筑,一栋栋木质的建筑显得江户城格外整洁漂亮,比他们看家那破旧的街道强多了。

    “咚咚!”的鼓声传来,长兴军敢死大队动了。最前方的士兵推着连夜赶制出来的盾车向前冲去,他们四人一辆车跑的飞快,冲向江户北城。

    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五百人的敢死大队,每隔二十几步就有五百人的敢死大队士兵跟上。连连不绝的士兵仿佛海浪般拍向江户北城,那些被临时征召来的足轻见到这样的场景,不少人被吓得手脚发软。

    波式冲锋是后世二战时小鬼子的拿手好戏,他们就是利用海浪式的冲锋一波又一波的打垮了无数对手。

    却在华夏军队面前碰了壁,华夏军队利用迫击炮和巢枪打断小鬼子的冲锋节奏,无数次挫败小鬼子的冲锋。

    江户城可没有什么迫击炮和巢枪,足轻又大多是城内临时征召来的足轻,哪里见过这样的进攻。

    冲在最前方的敢死大队成员靠近江户城,地基上仅有的几门大筒就开始射击。

    打出的炮弹威力不小,但跟长兴军比可就差得太远。两辆盾车被击中瘫痪在地上,剩下的盾车不受影响依旧向着北城冲来。

    倭人的弓手在进入射程后,又是一阵箭雨。大多数的羽箭都被盾车挡住,剩下的打在敢死大队士兵的铠甲上也没有多少伤害。再近一些,倭人开始投掷短矛,手斧之类的武器。全部被盾车轻松的挡住,三板斧一过就轮到长兴军发威了。

    江户城城墙都没建造好,更不要说什么护城河了。盾车直接推到城墙地基下,敢死大队士兵跳上盾车距离地理只剩下一步之遥。

    跟在盾车身后的敢死大队士兵跳上盾车,杀向城墙地基上手持竹枪的倭人足轻。

    高野上一身为敢死大队的大队长,却没有留在后方指挥。今天的战斗让他浑身上下都不停的颤栗,兴奋的细胞在他全身跳跃。

    下达完攻击的命令,高野上一就来到了盾车后面。战斗刚开始他就冲在最前方,盾车看上北城地基的一刻,他就跳了上去。

    躲开正面足轻刺来的一枪,手中的高锰钢打造的倭刀横扫,锋利的倭刀劈断了数条大腿。

    根本不顾攻向自己的武器,高野上一第一个登上北城。手中的倭刀更是左右横斩,挡在倭刀前边的不论是竹枪还是人体,立刻就被斩成两段。

    而他的身上更是中了敌人四五下攻击,其中刺在他右臂的一枪更是差点将他扎下城墙。手中的倭刀更是差点脱手,双手握刀的他将重心放在左手,连续的横斩才清空了北城墙上一小块地方。

    在他身后的其他成员跟上,迅速将占领的地方扩大。将倭人足轻压制的节节败退,已经有要崩溃的迹象。

    高野站在原地没动,他左手用倭刀拄着地面。右手低垂,鲜血顺着指尖滴滴答答的落在地面,扬起头向着江户城吼道:“为主家效死就在今日,杀啊!”

    他身上的铠甲和头盔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身份,有了主将带头冲锋,并且撕碎敌人的防线。敢死大队的人都陷入疯狂状态,他们放弃防守,挥动倭刀劈砍身前的敌人。

    原本就已经胆怯的江户城足轻遇到疯狂无比的敢死大队士兵,顿时顶不住了。从第一个逃跑的人出现到大规模的溃败,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高野现在城墙地基上,对身边经过的每一个士兵说道:“拜托各位了!一定要为主家拼死作战!拜托各位不能弱了敢死大队的名头,请诸君加倍努力!”

    时间不长高野就面色苍白,额头也出了冷汗。立刻有人让高野坐下,给他包扎伤口。

    远处观战的陈得财看得目瞪口呆,直到北城被攻破才跳下大车。他兴奋的在地下直跳,嘴里不停地说道:“太厉害了!男人就该这么干!这仗打得太漂亮了,倭人根本不堪一击!……”

    正说着的他,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钱兵指着被打开的城门说道:“城门都打开了还不快进入,再胡说八道让你就在这说个够!”

    船主水手推车进入江户城后,就发现了一地的尸体。到处都是被倭刀砍断的人体,原本也算见过世面的水手顿时就受不了了。

    兴奋的陈得财最为不堪,他爬到城墙边是一阵大吐特吐。刚刚起身,又蹲回去呕吐。

    进入江户城的水手眼睛开始放光,盯着一栋栋木质的建筑两眼开始放光。

    钱兵拉起陈得财说道:“小子!你想要混出个样子,就要适应这样的场面。如果连这点血腥都受不了,干脆回家种地去吧!”

    陈得财听了钱兵的话,大声的分辨道:“谁说我适应不了?船长!我能行,请您相信我!”说完跑到车边用力的推起车来。

    很多船主和水手跟着敢死大队的士兵,将车上木桶搬下。将里面黑色的液体一桶桶倒在北城的木质房屋上,卸下大桶的水手“嗷嗷!”怪叫着冲向那些房屋,不就就传来男人的惨叫和女人的哀嚎。

    到此时大家才知道,大桶中的黑色液体是引火之物。只要他们在合适的地方将黑色的液体倒在地下就行,这样一来就有人坐不住了。

    孟凡瑞身边的几个老水手看得心痒难耐,撺掇着孟凡瑞道:“东家!人家都把货卸下了,咱们是不是……嘿嘿!!”

    孟凡瑞把目光看向钱兵,钱兵只是瞟了眼几个心痒难耐的水手,说道:“你们就这点出息?区区几个倭人平民就让你们动心了?把力气都用在这些穷人身上能捞到多少好处?愿意去没人拦着你,只是回去的时候别眼红就行!”

    钱兵的话让水手躁动的心静了下来,再看向钱兵的目光充满了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