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六十一章 赔银子

第五百六十一章 赔银子

    李杰见到即将拦下马车,在车上兴奋的“嗷嗷!”直叫。在相撞的一刻他悲催了,直接从车上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若不是长兴军战兵的铠甲精良,就是这一摔都能要了李杰半条命。

    李杰摇摇晃晃从地上站起来,看着正在全速逃跑的马车就是跳脚大骂。他跑到马车旁,从里面拉出晕头转向的士兵就要追上去。

    这时正好遇到追过来的陶磊、马景搏,见到陶磊他连忙敬礼。在马尼拉他们多有合作,对这位待人和善的长官还是十分尊重。

    “追!”陶磊的命令十分简单,他就是想知道车内的倭人是谁。这条鱼肯定小不了,抓住此人的功劳足够大家一起分的。双方的人马和到一处,继续在后面追击。

    逃跑的德川忠长也不顺利,刚才的相撞虽然赶车武士控制的很好,但拉车的马却被撞伤。

    有些瘸腿的马匹怎么也跑不快,看着后面紧追不舍的海盗,赶车武士心中一阵的着急。

    就在他们你追我逃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辆马车。这辆马车不大,但拉车的马匹却足有四匹。

    而且这四匹马拉动车子十分的费力,鼻孔里不停的往外冒白汽,显然已经用尽全力。

    马车的周围行走着十七八个水手,这些人身穿汉人平民的衣服,一看就是来帮忙的水手。

    车上有四个人躺在几个大木桶旁边,有一个肯定是完了,手臂有气无力的垂在车下。剩下的几人身上用麻布包扎的严实,但在伤口处却渗出丝丝的血迹。

    虽然有伤亡,但是在他们脸上却看不到半点的悲伤。相反还露出开心的笑容,一个年轻人竟然边走边咧开大嘴不停的笑。

    在地下行走的几人身上都被满了大包小摞,看他们走路的样子就知道里面的东西重量不轻。

    德川忠长的马车正面与他们在路上相遇,看着冲过来的马车,这些人都紧张起来。

    马车上可是他们用命拼回来的东西,为此他们战死一人受伤的也有四五个。

    见到一辆马车不管不顾的撞过来,钱兵有心让马车躲开眼前的疯狗。反正他们此行的收获已经够多了,再多的东西也带不回去。

    就在钱兵让人将马车赶到一旁,让过德川忠长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拦下那辆马车,陆军陶磊必有重谢!”

    钱兵有些犹豫了,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用满载金银的马车去拦截一个疯狗。

    “快拦下马车!海军李杰必有重谢!”当听到海军两个字时,唤起了钱兵脑海里的记忆。

    曾几何时自己是一名长兴军光荣的海军,梦想着驾船扬帆出海,走遍世界的角落,开疆拓土为大帅打下一片土地。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越来越市侩。竟然会为了一点金银放走敌人,这还是当初那个自己吗?

    想到此处他的脸变得通红,大声的吼道:“是!誓死拦下敌人!”

    听到他话的李威没有说话,将马车横在了路上,并且抱下受伤的水手。作为钱兵的好兄弟,他会毫不犹豫的站在钱兵一边,默默的支持自己的兄弟。

    陈得财吃惊的看着钱兵,口中叫道:“船长!这可都是银子啊!……”

    “少废话!银子撞一下又不会跑了,快执行命令!”钱兵没好气地说道。

    看到一脸惋惜的孟凡瑞,又说道:“岳父!同时结交陆军和海军的机会可不多,不是区区金银可以办到的……”

    一句话就说的孟凡瑞脸上喜上眉梢,不禁开口道:“对啊!这么好的事情哪里找去!那个谁……动作快点!再磨磨蹭蹭的放心扣你工钱!还有你……动作快点,区区银钱算什么……”

    有了孟凡瑞的支持,水手们尽管不情愿,但还是快速的执行了命令。满载金银的马车横在了路上,水手们也躲到一旁看着疯狂冲来的倭人。

    赶车的倭人武士郁闷极了,他已经被全副武装的海盗追得鸡飞狗跳。如今面前又出现了一群平民,这群平民不知死的还用马车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他们幕府的这几辆马车可是精心打造的豪华马车。车身的骨架更是使用了精钢打造,与别的马车对撞绝对是坚固无比。

    再看拦在路上的那辆姑且叫马车的东西吧!就是是个轮子加上个木板而已,上面再放上几个装水的木桶。

    就这样的马车与幕府马车对撞绝对是车毁人飞的下场,若是放在平时,他肯定要下去砍下几个平民的头颅。哪怕是来倭国经商的明人也不能藐视幕府的威严,但现在可是在逃命,他也只能撞开马车了事。

    赶车武士已经算好了,从马车的右侧冲过去。只要拉车的两匹马能过去就行,自己的车辆与马车相撞绝对能把马车撞散架。

    想到就做,赶车武士不到没有停下马车,相反还使劲抽打马匹,让马车冲了起来。

    幕府马车一加速,赶车武士就对车内的德川忠长说道:“大人!请您做好,有几个平民敢挡路,我这就带您冲过去!”

    德川忠长立刻伸手抓住车身,他的脸可不想再与坚硬的车厢来一次亲密接触。

    说话间幕府马车已经冲向拦路马车的右侧,两匹马从右侧的缝隙穿了过去,两辆马车瞬间就撞在一起。

    赶车武士算尽了一切,但他不知道木桶中装载的都是金银。马车虽然没有多重,但一车的金银的重量可是不轻。

    两辆马车相撞的瞬间,赶车武士就第一个飞了出去。在空中飞行了老远才以狗吃屎的姿势摔倒在地,老半天爬不起来。

    车内的德川忠长也从里面飞了出来,这次他的脸没有跟车厢亲密接触,却与装载金银的木桶接触了个结实。

    他带着一桶金银摔倒在地,脑袋里瞬间就是一片空白。这一刻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趴在地下一动不动。

    幕府马车再坚固撞在重物上也不会完好无损,车厢变形侧翻在地下。拉车的两匹马人立而起,摔倒在地爬不起来。

    “啊!我们的银子,赔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