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改还不行嘛!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改还不行嘛!

    鸡笼港气候温暖,即使进入十一月依旧感觉不但寒冷。一条福船渐渐靠近这个新进崛起的繁华贸易港,还没有靠近港口远远就瞧见社寮岛上的新台城。

    船上的西夷人收回千里镜不住的点头,这个岛屿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

    不仅能挡住大海上的风暴,还能控制整个鸡笼湾。怪不得不论是干腊丝人还是长兴军会把要塞修建在这个岛上。

    他们接近鸡笼港时,就看到有几条海船在进进出出,显示出这里的繁华。

    这人不由得摇头苦笑,干腊丝人占领这里一年多差点被饿死,为什么长兴军才来到这里几个月,就把这里变成贸易港了呢?

    不但让鸡笼港起死回生,还抢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市场份额。搞得他们的收入锐减,不得不来鸡笼港当说客。

    没错!这人就是澳门的议长道格,现在还兼任澳门的总督。自从澳门被张斗抢劫一空后,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

    海船加上人员的大量损失,道格不得不雇佣了大量的明人。这个英明的决定让道格坐上了总督的位置,因为在吃苦耐劳的明人努力下,澳门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恢复过来的澳门还没有时间不长就受到了尼德兰人的打压,他们前往倭国做生意的海船经常遭到尼德兰人的抢劫。

    而且尼德兰人还试图在台员岛建立贸易点,抢夺大明的贸易。还好有干腊丝人与尼德兰人为敌,双方多次交手,谁也奈何不了谁。

    道格利用双方的矛盾左右逢源,也能将澳门的局面支撑下去。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局面居然被打破了。

    还是那群该死的明人,至今道格也不能忘记那张年轻的脸,还有无耻的艾伦。

    最让他恐怖的是那群人的实力,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能打败干腊丝人占据整个台员岛北部。

    初听闻这个消息,道格感觉自己好似在做梦一样。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海军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

    就是火炮的铸造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光是泥膜阴干就需要大量的时间。

    但不管怎么说,那伙人做到了。而且还干的十分出色,他这次来鸡笼港就是受干腊丝人的嘱托来谈判来了。

    既然武力拿不到的东西,他们就要在谈判桌上得到。不到没有办法的时候,他们是不会放弃到手的财富。

    道格也有不得不来鸡笼港的理由,最近几个月鸡笼港的崛起,加上海盗被长兴军大量的清缴,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商人们更愿意把货物运到鸡笼港贩卖。

    这里的交易大厅实在是商人们的福音,在这里一切都是明码标价。不用担心货物卖不出去,不用担心被人欺骗。

    这种情况下澳门的生意就十分的惨淡,加上倭国也禁止他们去做生意,原本日进斗金的澳门变得无人问津了。

    有了共同的诉求,远在东方的欧洲人联合起来,打算共同对长兴军试压。道格就是被派来的探路先锋,实在不行只能用武力解决。

    大海上还是谁的拳头大谁有话语权,欧洲人相信集合在东方欧洲人全部力量,一定能打赢可恶的长兴军。

    道格下了海船先是到了交易大厅,一到这里就被这种新奇的交易方式给吸引。难怪商人们都跑到这里,鸡笼港简直就是商人的天堂。

    在这里他看到衣冠楚楚的欧洲人和头缠围巾的阿拉伯人,还有锦衣华服的大明人坐在一起像泼妇办争论不休。

    也看到几个商人和有一身兽皮的土著人在品茶聊天,这里的一切都颠覆了道格的认知。他在琢磨,澳门能不能复制这里的一切?

    很快他自己就得出部落了否定的答案,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强大的武力保证。

    没有强有力武力,这里的一切都是别人眼中的肥羊。而长兴军恰恰具备这样的武力,所以鸡笼港才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繁荣起来。

    ……

    淡水城的邢慎言得知佛郎机人来谈判时,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按照他的估计,干腊丝人早就应该来了。

    如今只来了佛郎机人说明干腊丝人被打怕了,在不确定安全之前是不打算再来台员岛。

    看来张环在马尼拉那次杀的实在是太狠了,若是干腊丝人不再从新大陆往大明运白银,恐怕鸡笼港的生意也会受到影响。

    ……

    道格行走在淡水城的街道上,感受着这座新建成的城市里的气息。这里的人没有普通百姓脸上的麻木,相反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最让道格奇怪的是这里居然也十分热闹,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萧条。街道两侧的木制建筑内,商铺酒楼很多,完全不像新建城市的样子。

    迎着道格走来了一对年轻男女,男的长了一张娃娃脸。一身长兴军海军蓝色军官制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帅气,被太阳晒黑的脸还让稚嫩的脸上多了一份成熟。

    在他身边的女孩就让道格吃惊了,一头棕红色的头发,大大的看眼睛,白皙的皮肤,一看就是欧洲人。

    女孩的年龄不大,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身的纱裙让她走不快,无奈之下只好双手提起裙摆追在年青军官的身后。

    “张环!你给我站住!你要是再不停下,我就喊人了!”女孩要看追不上男孩,瞪着男孩的背影喊道。

    略带生涩的汉语听得道格一愣,就连他在大明居住很长时间,汉语也就是和这女孩差不多。

    这对奇怪的组合让道格兴趣大增,他停下脚步观察起这对男女。

    男孩没有理会女孩,依旧快步的往前走。女孩见到威胁无效,扯开嗓子喊了起来:“非礼!强……”

    奸字还未出口,前方的男孩飞快的跑了回来,伸手捂住女孩的嘴,怒斥道:“你疯了!你不要清白,我还要呢!”

    女孩见到男孩回来,得意的笑了起来。那笑容犹如绽放的花朵,看的男孩为之一呆。

    随后男孩苦笑道:“梅丽莎!你喜欢我哪里?请告我,我改还不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