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巴掌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巴掌

    屋内之人一下子就静了下来,如果抓走李永芳无疑是在老奴的脸上狠抽了一巴掌。恼怒的老奴肯定要派兵追击,如何摆脱追兵和安全返回长生岛就成了重中之重。

    “大人!咱们不如下手的同时偷袭李永芳铸炮作坊,让建奴乱起来。这样咱们就能平安出城,只要出了城就容易逃走。”在张卫身边一个瘦高的人说道。

    “影子!与其偷袭铸炮作坊,还不如直接偷袭伪皇宫来得痛快。那样的话,女真人会更加大乱。”光头的和尚大声的说道。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提出各种各样的办法。时间不长,一个声东击西的计划很快就完成。

    张卫把手中的酒杯重重的蹲在酒桌上,大声的说道:“好!就这么办!五天后行动,一定要在年前把人送到长生岛!”

    李永芳最近郁闷不已,他已经连续三天被努尔哈赤骂的狗血淋头。派去长生岛的暗探不是打听不出来什么有用的消息,就是什么的人间蒸发。让喜怒无常的努尔哈赤非常的气氛,连带着他这个总兵跟着挨训。

    前往铸炮作坊的路上,李永芳就在琢磨如何加派人手去长生岛打探消息。

    铸炮作坊的差事办得也不顺利,一门火炮的泥模至少要七八个月才能阴干。而且由于铸造时的失误,成品往往只有十之一二。

    他们铸造出来的铁炮沉重不说,而且往往打不了几炮就会出现裂纹,如果强行使用就会炸膛。

    李永芳就搞不懂,为何长生岛铸造出来的铁炮会把炮管壁铸造的很薄不说,还能全装药打到炮管发红都不炸膛?

    不都是铁吗?这里边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来到铸炮作坊后,李永芳就招来了一名老匠人。指着地上缴获的长生岛3磅铁炮说道:“看看人家这炮铸的!为何你们就铸造不出来呢?本官再给你们三个月,再铸造不出来这样的火炮,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老匠人心惊胆颤的下去了,他干了一辈子铸炮的工作,还从未见过铸造的如此精巧的铁炮。就是使用失蜡法,也铸造不出来。

    不提提心吊胆的铸炮匠人们,李永芳在铸炮作坊待到过了晌午就返回家中。

    坐在马车里隔绝了外面的寒风,他独自的唉声叹气。原本以为女真人的崛起势不可挡,他投靠过去立刻就会享尽荣华富贵。

    可谁知长生岛出了个张斗,出了一支长兴军。长兴军就像女真人的克星一样,不但打得女真人头破血流,还把辽东半岛给夺去。

    若不是女真人得到蒙古科尔沁五部的支持,早已被打得狼狈不堪。自己当初投降女真人到底是不是做错了呢?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弩箭划破空气的声音响起。接着就是他的护卫中箭倒地的声音,李永芳心中一惊。

    “敌袭?”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马车就已经停了下来。车外的街道上一片死寂,李永芳颤颤巍巍的掀开车帘。

    入眼处是中箭倒毙的车夫,还没等他叫出声,一把钢刀就横在他的脖子上。

    “李永芳!跟爷爷走一趟吧!千万别大声叫,因为叫破喉咙也没有人理你!”一个声音在李永芳耳边响起,听的他浑身一颤。接着李永芳就觉得脖子被重重的一记手刀砍中,然后就慢慢的失去知觉。

    北风吹起地上的白雪,街道上本来就没有几个人。有几个看到的生怕被牵连,不敢大声的声张。

    张卫立刻挥手,让人将李永芳从马车上拖下来。抬上一旁早已准备好的马车上,马车的座椅下有暗格。

    李永芳被再次喂下一颗药丸后,被塞进暗格。直奔城门而去,城内的暗影则是快速消失在街道两侧。

    没过多久就有人向努尔哈赤的伪皇宫发射了几颗神火飞鸦,顿时皇宫中就燃起熊熊大火。

    就在女真人向着伪皇宫集中打算救火的时候,铸炮作坊也燃起大火。接着就是各大贝勒府,也有火灾发声。

    盛京城内的人一下子就热闹起来,尤其是皇宫这里,很多人在奔走救火。

    伪皇宫的火势格外的大,呼啸的北风让大火越烧越旺。就连地下厚厚的积雪都有融化的趋势,直到了夜里大火才被扑灭。

    努尔哈赤看着被烧毁一半的皇宫打出震天的怒吼:“查!全城搜查!一定要把泥堪的暗探找出来!”

    全城搜查时才发现抚顺额驸李永芳遇袭生死不知,这时距离李永芳被袭击已经过去了好久。这么长的时间,偷袭李永芳的人早已逃到城外。

    这一巴掌抽得努尔哈赤晕头转向,如果不能救下李永芳,那么日后还有哪个明将敢投降。

    不投降还会得个忠烈的称号,投降就算远在盛京都会被抓回去。只要有点脑子,智商在合格线以上的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努尔哈赤更是懂得这个道理,他立刻派出精锐出城追击,一定要将李永芳带回。即使不能完好的带回李永芳,那么带回一具尸体也无所谓,就是不能让李永芳落在汉人的手上。

    张卫坐在马车上,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回忆这次行动的计划。回想又没有什么疏漏,城内的暗影是否隐藏好,建奴大锁全城时会不会暴露。

    就在他思考这次行动的得失之时,远处传来爆炸之声。张卫听到声音将身子探出车外,向远处观瞧。

    之间在远方升起一股烟尘之上云霄,就连他们脚下的冰面都在颤动。

    “希望影子他们运气好吧!”张卫收回目光,重新坐回车内。马车下已经没有了车轮,已经换成了冰排。

    拉车的两匹蒙古马全都钉了带有尖刺的马掌,即使在冰上一样能全速飞奔。

    马车在喝道上快速前进,只留下一条雪痕。但在北风下很快就会被吹平,即使最厉害的追踪高手都不会找到任何痕迹。

    另一侧通往草原的路上,影子等十三名暗影成员看了眼被炸的破烂不堪的道路,挥动马鞭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在他们身后留下了一地的碎肉和惊慌失措的女真马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