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五百九十一章 马惊了!

第五百九十一章 马惊了!

    耿万薪看到这里他终于明白为何山坡上只修建了栅栏,有这些猎犬在任何人都休想偷袭乌尔姆部落。

    又观察了一会,耿万薪才悄悄的退走。行动就定在今晚,地点就是后山那条低矮的栅栏。

    耿万薪将队伍分成两组,一组人是他亲自训练出来的特尔吉尔部落的青年,由耿万薪率领摸进乌尔姆部落。

    另一组由剩下的勇士营组成,他们等在栅栏后面。一但耿万薪等人得手后,立刻杀进乌尔姆部落杀人放火。

    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垮乌尔姆部落,不能让他们组成起人手抵抗。

    行动前耿万薪将所有勇士营的人找到了一处,他站在高处讲道:“赫哲兄弟们!咱们在这白山黑水之间要受到女真人的欺负,受到达翰尔人的欺负。咱们被迫逃进了深山中,与最凶猛的野兽搏斗来换取一点点勉强填饱肚子的食物。

    但就是这样的生活他们也不给我们,不断的收税,掠夺丁口。赫哲人已经到了亡族灭种的边缘,咱们还能忍下去吗?”

    “不能!”

    “跟他们拼了!绝不再过这样的日子!”

    “族长!我们都听你的,你就说怎么办吧!”

    ……

    看着群情激愤的赫哲人,耿万薪知道成了。这些年赫哲人已经失去了太多,他们就像一堆干柴。只要自己轻轻点起一把火,就会猛烈的燃烧起来。

    “兄弟们!亲人们!咱们今晚就拿女真人的走狗达翰尔人开刀,用达翰尔人的血来祭奠死去的赫哲人。”耿万薪大声的说道。

    “好!”

    “早就该收拾这群滚蛋了!”

    “我爷爷就是被这群滚蛋打折双腿才死去,我要杀光达翰尔人报仇!”

    ……

    耿万薪示意大家安静,接着说道:“我要说得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听从命令!”头脑有些简单的赫哲人当即表态,一定听从族长的命令。

    安排完毕后,耿万薪就让勇士营的人原地休息。他则是开始准备晚上的行动,同时将那些年轻人找来布置任务。

    夜渐渐深了,山上的气温骤然下降。即使在春季,还是要穿上厚厚的皮衣。

    在乌尔姆部落的山上,几十个黑影向着山坡的栅栏前进。在距离栅栏还有几步远的时候,部落里突然多处几只绿油油的眼睛。

    部落里的猎犬似乎发现了什么,悄悄从暗处走了出来,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啪嗒!”一声轻微的落地声传来,十几只猎犬狂吠着冲了过去。它们围在一处不停的撕咬,几只强壮的猎犬还发出“呜呜!!”的声音警告同伴。

    就在猎犬们要打起来的时候,一个老人骂骂咧咧的从木屋里走了出来。

    他驱赶开围在一起的猎犬,发现地下竟然是一头被咬的稀烂的野兔。

    老人惋惜的摇摇头,抬起脚踹了几条临近的猎犬。好好的一只野兔被一群猎犬给糟蹋了,老人没有理会地上的野兔,返回木屋继续睡大觉。

    猎犬们一拥而上,将野兔给分尸。十几只猎犬吃一只野兔,每只猎犬只吃到一小块肉而已。

    有一头一无所获的猎犬只能在地下添着野兔的血迹,这些猎犬吃完野兔舔舔嘴唇,回去继续守护着栅栏。

    当猎犬们返回不到半个时辰,吃的最多的一只猎犬开始打哈欠,时间不长就沉沉的睡去。

    其他几只猎犬一样抬不起头来,就连那只只舔了地上血液的猎犬都站不稳身子。

    就在此时,栅栏旁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几十条人影翻过栅栏,向着部落中摸去。

    猎犬们不是睡觉,就是动弹不得,连叫唤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原本乌尔姆部落引以为傲的猎犬,竟然倒在一只野兔的身上。

    这只野兔可不是一般的野兔,赫哲人应耿万薪的要求抓来的一只活的兔子。

    耿万薪这段时间在山里采到不少的药材,今天给兔子吃的麻药就是其中之一。

    兔子被捉住后,喂下了大量的麻药。被耿万薪抛进栅栏后,就被猎犬啃噬一空。

    吃了兔子血肉的猎犬当然要陷入昏睡状态,这就是耿万薪的机会。他带人潜入乌尔姆部落后,就向着马厩的方向摸去。

    夜里的乌尔姆部落十分的安静,除了个别的木屋中传来女人呢呻吟和男人的低吼再没有别的声音。

    部落中几乎没有人外出走动,这么冷额夜晚每个人都愿意待在家里睡觉。

    耿万薪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人,他直到马厩这里才发现一个守卫。这个守卫抱着膀子,靠在马厩的木门上打瞌睡,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危险的降临。

    耿万薪让其他人停下,他蹑足潜踪的走了过去。当走到这人身侧时,才被对方察觉。

    这人睁开睡得惺忪的睡眼,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他张开嘴巴刚想叫出声,就被人捂住了嘴巴。胸口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这人眼睛瞪的老大,身子一点点的软了下去。

    耿万薪杀掉守卫,将人轻轻的放下。在尸体上擦了下尖刀上的血迹,插回到靴子中。

    他轻轻打开马厩的木门,向着黑暗处招招手。顿时几十条人影进入了马厩,分头在马屁股后面忙碌起来。

    ……

    虽然海利姆已经年近五十,但他还是十分的自信。他搂着两个被他折腾的没有力气的女人正在呼呼大睡,突然听见外面有人叫喊:“马惊了!”

    海利姆立刻翻身而起,推开身边的女人急急忙忙套上衣服往外走去。

    当他走出木屋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之间两匹战马从他眼前跑过,马的尾巴上被点燃,疼的战马在部落中到处乱窜。

    在山坡的一侧还有喊杀声传来,一声声惨叫刺激着他的神经。当他向山坡上观望时,那边已经火光冲天,很多木屋都被点燃。

    足有数百的赫哲人从后山杀了进来,一些想要阻拦的勇士被赫哲人一拥而上砍倒在地。

    那些从燃烧的木屋中逃出来赤身果体的族人被无情的斩杀在地,海利姆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他站在木屋前高声呼喊:“不要乱!乌尔姆的勇士向我这里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