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欢迎回家

第六百二十八章 欢迎回家

    听到由美的话语,河边嘿嘿一阵坏笑道:“小由美!不要害怕,等你知道河边哥哥的好就会忘记木村了!”

    河边贱笑着走向由美,伸出脏手抓向由美的小腿,嘴角更是留下口水,就像是见到难得的美味一样。

    他的注意力全部击中在由美的身体上,根本没有看到樱子惊恐的脸。就在他的手要触碰到由美的小腿时,一道刀光划过河边的脏手。

    河边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手臂就传来钻心的疼痛。河边看向自己的手臂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自己的小臂竟然离开身体掉在地板上,从手臂流出的血液落在由美的腿上,染红了雪白的肌肤。

    按住由美双手的樱子张大了嘴巴,不自觉的松开了手,她一屁股坐在地下,用手指着来人,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

    河边只是呆愣了瞬间就发出凄厉的惨叫,他另一只手抓住断臂疼得在地板上打滚。由美则是忘记了掩盖自己的身体,坐在地上痴痴的看着来人说道:“欢迎回家!”

    来人正是木村五郎,在火烧町田城后他就正是加入了敢死大队。在城外一战中木村五郎敢打敢拼,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幕府战败投降,他们这些新加入敢死大队的士兵被放假回去接家人到茅崎港。在那里他们将乘船离开倭国,过上幸福的生活。

    木村对敢死大队老兵描述的幸福生活充满了向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家接上由美离开倭国。

    一路上身穿胸甲头戴钢盔的木村没有收到半分的刁难,每到一处都会受到当地小贵族的热情款待。

    长兴军一战已经在倭国打出了威望,连精锐的本家武士都不是长兴军的对手,谁还敢惹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士兵。

    越是临近自己的村子木村越是忐忑,同村的男人除了他之外,剩下的人全部战死。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由美过得是否安好!

    当他进到村子就发现所有人看见他都吓得惊慌逃走,想念由美的木村没有多想快步向家中走去。

    刚刚靠近家木村就听见了由美的喊叫,木村的怒火瞬间就爆发到了顶点。他飞快的冲进屋内就发现了被按在地下的由美,还有正要伸出脏手的河边。

    战场上归来的木村没有丝毫犹豫,抽出倭刀就斩下河边的脏手。然后来到妻子由美的身前,轻轻的帮妻子整理好衣服,给妻子系上带子。

    在这期间由美一动不动,任由丈夫摆弄。直到木村做完一切,才扑进木村的怀里放声痛哭。

    那哭声撕心裂肺充满了委屈,这一刻的由美想要大声告诉所有人:木村回来了!你们说的都是假的!木村从来没有骗过自己,这次不会,以后也不会!

    木村抱着由美任由妻子发泄,轻声的安慰道:“都过去了!我回来了,回带你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过上幸福的日子!”

    樱子吃惊过后才意识到木村回来了这个事实,一想到她和河边刚才做下的事情,浑身就不停的颤抖。

    她只想快些离开木村家,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藏起来,能永远不要被木村找到最好。

    趁着木村安慰由美的时候,樱子悄悄的向屋外爬了出去。一下、右一下门口就在眼前,只要再爬几下就能逃出让她感觉害怕的屋子,阳光的屋门就在眼前。

    就在她要到达门口时,她的退被人抓住。樱子吓得亡魂皆冒,她连忙扭头观瞧,看到是却是河边无雄那毫无血色的脸。

    “救我!快救我!”河边无雄无力的喊道。断臂流出的血阴湿了好大一块地板,失血过多的他浑身发冷头晕眼花根本就使不出力气。

    见到从身边经过的樱子好似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祈求对方可以带他逃离这间让他恐怖的房子。

    樱子现在自身难保,哪有时间去救河边。她用力的踹河边的手,低声怒喝道:“放手!你这个疯子快放手!”

    河边哪里肯撒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樱子。就在他们两个互相纠缠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屋内响起:“我让你们走了吗?当我木村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个声音吓得两人浑身一颤,樱子眼珠一转,回头哭嚎起来:“木村啊!我的侄儿!你叔叔怎么没有回来啊!他人呢?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木村听到樱子的哭嚎,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语气也不似刚才那么冰冷,说道:“他们都死了,就我自己回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木村不想多说什么?毕竟背叛幕府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更想知道自己家里发生了什么?

    樱子听闻立刻用手一指河边说道:“是他!是他贪图由美的美色,强迫我带他来你家。没有你叔叔我根本反抗不了河边无雄,只能带他来你家。我是被逼的,都是河边的错,你快杀了他!”

    河边无雄听到樱子这么说立刻就炸毛了,这个狠毒的女人不但把责任都推到他的身上,还想要自己的命。

    他立刻大声说道:“你这个贱女人!半夜爬进我的屋子,被我弄了一个晚上都不够。为了让我只对你一个女人好,才要把由美送给我。

    由美拒绝后,还怂恿我用强。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女人的主意,你才是罪魁祸首,你才该死!”

    樱子听到河边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扑向地上的河边无雄,用手使劲的在河边的脸上抓挠。

    转眼间河边脸上就变得鲜血淋漓,河边也不甘示弱。用仅剩的一只手死死掐住樱子的脖子,想要把这个恶毒的女人掐死。

    由美被眼前两个人的撕打给吓坏了,把头扎进木村的怀里根本不敢观瞧。木村则是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二人,嘴角露出一抹嘲讽。

    渐渐的樱子的动作越来越慢,眼睛使劲的向上翻,舌头伸出老长,最后头一歪一动不动了。

    河边松开一动不动的樱子,无力的躺在地下。他的脸白的毫无血色,一阵阵的寒意袭上心头,最后蜷缩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