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斩断

第六百三十三章 斩断

    三条武装商船或多或少都被击中,这么近的距离海盗就算是乱打一起也会有几发命中目标。

    钱兵的旗舰的后斜帆被链弹扫中折断,三根主桅有一根被拦腰斩断。掉下的主桅正好砸向发号施令的钱兵,此刻的钱兵对此一无所觉。

    就在主桅要击中钱兵之时,一个身影扑了上来。撞开了钱兵的身体,他自己却被折断的主桅砸中。

    倒在甲板上的钱兵回头观瞧,只见孟凡瑞倒在了血泊之中。钱兵紧跑两步来到孟凡瑞的身旁喊道:“岳父!你怎么样了?”

    孟凡瑞嘴里大口的吐着鲜血,中间还夹杂着碎肉血块。他看着身侧的钱兵说道:“兵儿!日后要对惠兰好一点,我是抱不上孙子了,以后孟家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钱兵心里充满了愧疚,若不是他自大又怎么会中了海盗的诡计。这群海盗真该死,明明有反击能力就是不用,一直等到十拿九稳才出手一击重创了武装商船。

    他对着甲板上的孟凡瑞说道:“岳父大人!我钱兵的长子肯定姓孟!”

    “好!好!好!……”孟凡瑞连续说出三个好字,最后渐渐没了声息。

    钱兵眼睛通红,大声吼道:“李威!调头!给我撞沉海盗船!”

    李威没有向水手下达调头的命令,他来到钱兵身边一把拉起钱兵怒吼道:“钱兵!你醒醒,你看看那边,调头大家都得完蛋!”

    喊完将千里镜塞进钱兵的手中,钱兵抬头向李威指的方向观瞧,只见远处出现了几片帆影。

    看形状应该是盖伦战舰无疑,这下子就解释得清了。刘香的余孽投靠了西夷人,在这里伏击武装商船。

    利用武装商船惯性思维接近,再用链弹击伤武装商船。最后再由西夷盖伦船发动致命一击,这里面环环相扣都是奔着武装商船而来。

    钱兵看到冲过来的盖伦战舰,几乎咬碎了牙齿。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撤!”

    三条武装商船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其中那条破旧的商船最为严重。只有两根主桅的它被打断了一根,速度一下子就降到了平时的一半。

    现在比福船的速度强点有限,钱兵的旗舰看似凄惨但还能有七节左右的速度,即使不能摆脱盖伦战舰,敌人要想追上来也非易事。

    另外一条就要好上很多,只是断掉几根帆锁。只需要换上就能恢复最高的九节的航速,若是丢掉货物速度能达到十节以上。

    看着越追越近的盖伦船,钱兵下令丢掉船上的货物。很快三条武装商船都行动起来,水手们拼命的把硝石丢进大海。

    其他两条武装商船速度提升起来不少,但拖后的那条却是越拉越远。照这个速度下去,被盖伦船追上是迟早的事情。

    钱兵看着远处已经能看清楚的战舰,自己发誓日后若是遇到尼德兰人的战舰,根本不废话一律击沉。

    看着那条完好的武装商船没有满帆等待后面的那条战舰,钱兵心中一动,下达了向最后那条战舰靠拢的命令。

    ……

    黄昏的海面闪现着金色的光辉,天边的落日晚霞映红了半边天。若不是隆隆的炮声破坏了这种美景,足可以让人看到天黑。

    在广阔的大海上,六条战舰在海上追逐着。前方的三条武装商船用绳索链接在一起,前方两条商船拖着受伤的海船前进。

    后方追击的战舰则是紧追不舍,一点点的拉进双方的距离。战舰上的船首炮几乎没有停过,不停的向前轰击。

    炮弹带着啸音落在拖后的武装商船附近,溅起了丈许高的水柱。而前方逃跑的三条武装商船则是将一切不重要的东西丢下大海,以减轻海船的重量摆脱后面的追兵。

    他们一追一逃在海上行进了许久,钱兵用千里镜看了一会尼德兰战舰。收回视线,脸上充满了焦急的神色。

    只要坚持到天黑他们就能凭借夜色逃生,但就在入夜前的一个时辰尼德兰人追了上来。现在能不能逃脱就要看运气了,不知道今日运气到底会站在哪一边。

    就在钱兵焦急的时刻,拖后的武装商船猛然一震,接着船尾的木屑纷飞席卷了甲板。钱兵心头顿时一紧,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武装商船单薄的船板根本经受不住重炮的攻击,战舰的船首炮最小也是9磅炮。击中武装商船的这颗炮弹明显要打上不少,很可能是12磅火炮。

    若是真的被12磅火炮击中,武装商船肯定被毁重创,到那时即使有两条战舰拉着也难逃敌舰的追击。

    果然后方的战舰船速一下子就慢了下来,原本绷直的缆绳发出“滋滋丫丫”的声音。武装商船上的水手瞬间就紧张起来,生怕被尼德兰人追上。

    尼德兰人的战舰一下子迫近了不少,发炮的命中率明显提高。接下来只用了两轮就再次击中武装商船,那条倒霉的商船仅剩的一根桅杆也缓缓的倒下。

    这时众人突然看到拖后那条破旧的武装商船上的水手跑到缆绳前,挥动斧头疯狂的砍连在前面两条海船上的缆绳。

    “不要啊!”钱兵大声的喊道。

    损失没有前面两条武装商船的牵引,没有动力的武装商船完全就是活靶子。上面还有七十几号水手,他们也有家人。

    这些人落入尼德兰人和海盗的手中,钱兵都能想到他们的遭遇。就在钱兵呼喊的时候,缆绳“嘣!”的一声就被斩断。

    钱兵的旗舰如同脱缰的野马快速的在海上飞奔起来,当另一条缆绳被斩断时,那条武装商船逐渐的减速,最后停止在海上不再动弹。

    看着停止不动呢武装商船,钱兵的心都在滴血。他不停的自责,都是自己的错,一切都是自己大意所致。

    如果见到海盗立刻绕行,海盗根本就没有靠近的机会。一切都是他的虚荣心所致,他要为这一切负责。

    钱兵转过头不好看越来越远的武装商船,他知道那里将会上演一场屠杀。尼德兰人不会拖着一条受伤的武装商船去追击敌人,最大的可能就是俘虏水手在击沉海船。

    但损失敌人冷血一些,就会直接击沉武装商船,而不会去浪费时间俘虏水手。“隆隆!”的炮声印证了钱兵的猜想,钱兵一拳猛然砸在船板上。

    李威走到钱兵的身边小声说道:“船长!龙归号被击沉,尼德兰人没有救起水手!”说道最后声音低的微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