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四十章 这事有催的吗?

第六百四十章 这事有催的吗?

    郑芝豹听到自家大哥的话呆立在当场,自认为消灭土著数千人的功劳竟然被大哥骂了个狗血淋头。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擅自出击到底是多么的鲁莽,以长兴军的战力根本就没有必要死守鸡笼港。

    完全可以轻松击退土著,之所以与土著周旋就是为了等候淡水援军的到达。只要淡水援军截断土著的归路,就可以将土著聚而歼之。

    郑芝豹从社寮岛返回的时候走路都是低着头的,再没有刚才得胜归来的意气风发。知道自己贪功坏了大哥的好事,正在想办法弥补鲁莽处理的过失。

    次日,土著人没有继续攻城,但也没有撤走。这样忐忑的郑芝豹松了一口气,不然土著若是退进丛林,他还真没有太好的办法。

    阿米拉也在苦恼之中,人员的伤亡让勇士们士气低迷。再没有刚从王国出发时的热情,现在的勇士看向鸡笼港的眼神都带着恐惧,生怕被安排去攻城。

    要不是等候莱特的消息,阿米拉早就不想打下去了。回去当他的草头王多好,美食吃着,美女伺候着,连走路都不用自己那才叫逍遥快活。

    至于外来人占领台员岛的土地,离他的大肚王国远着呢!红毛人也在台员岛南部筑城,也没有对他的王国造成什么影响。

    可是一想到鸡笼港里面花样繁多的货物,又撩拨的阿米拉心里痒痒的。如果能得到那些精美的货物,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双方就在鸡笼港城外对峙下来,土著们每天象征性攻击一下鸡笼港,长兴军对着土著放两铳。

    直到三天后的夜里,海面上驶来十几条盖伦战舰打破了这种宁静。这些战舰在海上对着社寮岛发射出一轮轮的炮弹,在黑夜里海面上火光闪动炮声隆隆。

    社寮岛上的郑芝龙手里拿着暗影送来的情报,听着外面的炮声。轻声的说道:“终于开始了!……”

    卡皮瓦里在旗舰上看着远处的社寮岛,只见岛上的火光闪动。不时有炮弹落在进队周围,激起的水柱都溅到甲板上。

    只是炮击了两轮岛上的炮台就反应过来,卡皮瓦里有些头疼的收回了千里镜。长兴军的反应速度很快,可见也是训练有素的劲旅。

    就在此刻一枚炮弹打中了旁边一条战舰,飞溅的木屑都飞到了卡皮瓦里的身边。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大副说道:“指挥官阁下!您还是到船舱避一下吧!”

    卡皮瓦里摇摇头反问道:“船舱中就安全吗?”

    确实在海战中身处对方的炮火范围内,在哪里都不安全。只要被炮弹命中,立刻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

    城内寨墙附近的一间房舍内,郑芝豹一脸兴奋的来回踱步。口中不停的嘟囔道:“怎么还不来?城门都没人了怎么还不来?”

    一旁的长兴军则是一脸无语的表情,自家大人这是受刺激了,怎么还盼着内应打开城门吗?

    “钟炳!你去看看有没有人来打开城门!”郑芝豹等得有些着急,让自己的副手去看看。

    “是!”钟炳刚想转身离去,又被叫了回来。

    郑芝豹又说道:“等等!让兄弟们都藏好了,哪个要是暴露了,老子关他禁闭!”

    “是!”钟炳刚刚回答完毕,还没等走出屋子,郑芝豹再次开口。

    “急死老子了,你小子去催催那些内应,让他们快点。老子没功夫和他们墨迹!”郑芝豹的话听得钟炳差点没摔在地下,这事还有催的吗?

    ……

    城内的一处院落内,百多名身穿黑衣的人站在院子中等候。他们听见炮声就开始准备,每个人都手持兵刃准备行动。

    为首的一名身材高大的人一挥手,用生硬的汉语说道:“先生们!发财的时候到了,只要打开城门就会有数不尽的财富。战斗吧!先生们!愿主与我们同在!”

    随后院门打开,百十名黑衣人冲向了城门。一路上街道上静悄悄的连个影子都没有,让黑衣人们紧张的大气不敢出。

    直到接近了城门,一行人才闪身躲进一处幽暗的巷子内。为首的汉子探头看了眼,发觉城门处灯火通明,一队长兴军士兵在城门处把守,根本就没有松懈的意思。

    探头回来的人对一旁之人使了个眼色,另一人点点头飞快的跑开了。不多时远处的房屋起火,人们救火声从四面八方向着那里集合。

    城门处的士兵也看到了火情,为首的队长立刻命令数十士兵参与到救火的行列。接着似乎觉得人手不太够,剩余的人也离开了。

    长兴军的离开让城门处空荡荡的一人人都没有,看得黑衣人下巴都掉在地下。原本他们只是计划引开一部分士兵,然后经过一番搏杀再打开城门。

    现在看着空荡荡的城门反而让他们有些犹豫了,会不会是长兴军设置的陷阱呢?看着空无一人的城门,黑衣人把心一横立刻下令冲过去打开城门。

    ……

    社寮岛外海上的炮战格外的激烈,尼德兰人已经有一艘战舰沉没,三艘战舰受伤。而社寮岛上棱堡的炮火依然猛烈,丝毫没有哑火的迹象。

    卡皮瓦里额头青筋暴露,愤怒到了极点。他们已经用尽了全力也没能摧毁新台城,反而战舰受损严重。

    这一切都是新台城上当那两条光束造成的,那两道明亮的光束照到哪里,炮台的炮火就集中到了哪里。

    就好像死神的魔眼一样,给他的舰队带来了死亡。原本认为黑夜中炮台的命中率会下降很多,结果打到现在却是伤亡惨重。

    若不是有军令在身他早撤退了,这种用战舰硬悍炮台的傻瓜行为只有白痴才会干。从怀中掏出怀表,卡皮瓦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今夜的时间似乎过得格外漫长,按照计划两个小时的炮击才过去了一个小时,照这样打下去他的舰队要有一半扔在海上。

    他焦躁的在旗舰上来回的踱步,此刻他才意识到此次黑夜炮击社寮岛是多么愚蠢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