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五十一章 战列线对轰!

第六百五十一章 战列线对轰!

    威德尔同样制定了相应的战术,由于己方的海军互相都不熟悉,配合上难免出现失误。所以威德尔的战术非常简单,就是由尼德兰和干腊丝的战舰顶在最前方与长兴军死磕。

    而他率领佛郎机战舰伺机突击长兴军肋部,争取一次突击击毁长兴军旗舰,使得长兴军大乱,乘胜一举击败长兴军。至于那些运送陆军士兵的商船则是远远的离开战场,避免被敌舰追上击沉。

    雷约兹和弗洛雷斯只是反对了下,就接受了威德尔的安排。他们可不情愿被当做炮灰顶在前面与长兴军死磕,但他们又拿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

    建造坚固的干腊丝和尼德兰战舰最适合这种任务,总不能让威德尔那些快速灵活的战舰顶上去吧!

    所以双方只是反对一下也就任命的接受命令各自准备去了,而威德尔则是同佛郎机战舰一起随时准备出击。

    长兴军为了这次海上决战一共派出七十四条大型战舰和五十六条飞鱼快船,其余各种补给战舰都没有带来。

    这次要面对的是欧洲联军,一但开战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去保护那些防御力薄弱的运输船。

    欧洲联军派出的战舰要比长兴军多,但其中一半都是火力不强的武装商船。这些武装商船如果要正面硬抗战舰无异于以卵击石,他们只能游走在外围与长兴军的飞鱼快船对轰。

    很快双方都派出十几条战舰试探,在相距二里远的地方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这么远的距离双方的命中率都不高,虽然炮击的十分猛烈,真正的战果却很少。

    由于长兴军海军的扩军,马乐也被提拔成为虎鲸战舰的舰长。驾驶着巨大的战舰,马乐上来就顶在舰队的最前方。

    “开火!快点开火!炮组都是干什么吃的,下轮再不命中,老子就把你们吊在桅杆上风干!”马乐手持千里镜观察着战场上变化,还不忘威胁坐下战舰的炮手。

    突然他的脚下一阵,身边的两名战兵立刻用铁盾护住马乐。叮叮当当一阵木屑雨飞过,甲板上正在跑动的海军士兵倒下三四个。

    马乐所在的战舰被一颗炮弹击中了舰首,飞溅的木屑席卷了上层甲板。三四个海军士兵被波及到,正躺在甲板上惨叫。

    “抬下去治伤!快速检查战损!”马乐推开身边举盾的战兵,大声地下达命令。其他人见到船长镇定自若,也有快速的忙碌起来。

    时间不长大副高飞就来报告:“报告船长!舰首被击中,底仓出现轻微漏水已经被堵住。四名士兵受伤,已经送下去治疗!”

    马乐点点头道:“很好!给我换链弹,先把那条船给我留下!”马乐咬牙切齿的指着不足二里远的一条尼德兰战舰。

    就是这条船刚才一炮命中了他的战舰,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马乐决定给对方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

    双方的战舰在二里远的距离相对而行,这是双方的第二次对轰。敌方舰首炮一发命中,战舰上的尼德兰人发出一阵的欢呼。

    马乐面无表情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敌舰,心中不断的冷笑:等下就让你们这群红毛鬼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就在两船相交而过时,马乐果断的下达了开火的命令。一门门火炮被依次点燃,大团的硝烟升腾而起,战舰在剧烈的抖动着,被火炮发射的后坐力真的平移出去两丈多远。

    而虎鲸战舰发射的链弹带着啸音扫向敌舰的甲板,炮手们经过几轮对轰,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紧张,发射出的炮弹命中率也高上许多。

    这次炮击中,有四颗炮弹命中了敌舰。三颗链弹扫过地方的上层甲板,一颗炮弹打进了敌舰的炮窗中。

    链弹在这一刻的破坏力尽显无疑,三颗链弹向秋风扫落叶般席卷了敌舰,只要是被链弹扫过的地方无不断为两节。

    敌舰上三根高大的主桅瞬间就断掉了两根,剩余的那根的帆锁也被扫掉一半。原本还在高速接近的战舰猛然身子一顿,速度突然就慢了下来。

    速度减慢的敌舰炮手有些不适应船速,虽然他们船上火炮轰鸣,却没有一发命中马乐的虎鲸战舰。

    此刻敌舰的上层甲板一片狼藉,倒塌的桅杆连着帆锁如同一把大扫帚一样带倒了许多尼德兰水手。这些水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桅杆带着掉下大海。

    落水的水手最好的结局就是坚持到海战结束,而且己方还要获得胜利,不然落水几乎就等于战死。

    那些被链弹直接击中的尼德兰水手更是凄惨,被腰斩的、被扫断腿的,还有被木屑雨洗礼的水手都躺在甲板上惨嚎。

    瞬间鲜血就染红了甲板,不少水手都呆呆的看着受伤的同伴不知所措。直到他们被军官呵斥才想起来将受伤的水手搬下去,其余人跑去查看战舰受损情况。

    桅杆的受损意味着战舰失去的动力,这条尼德兰战舰前进速度几乎停止。跟在他后面的战舰连忙转向避开与之相撞。

    一时间联军战舰的队形有些散乱,长兴军的战舰抓住机会猛攻这条战舰。这条倒霉的战舰承受了几十颗炮弹就坚持不住,在隆隆的炮声中化为了一堆碎木头沉入海底。

    双方的舰队相交而过,几乎每条战舰上都有损伤。马乐的运气不错,他的侧舷再次被打出一个窟窿。

    窟窿的位置靠近船舷,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除了底仓有些漏水外,对海战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底仓的水手自开战的一刻就没有清闲过,尤其是被击中的瞬间就开始忙碌着堵漏。好在战舰受损并不严重,他们快速的堵住渗水的裂缝,把渗入底仓的海水抽出船外。

    双方叫错而过,都在海面上转向。后队变前队,再次相对攻击。这就是战列线战术,完全就是硬碰硬的较量。

    长兴军在几轮的交锋中凭借着苦练出来的炮术,在对轰中占据了一定的优势。联军战舰被轰的破破烂烂,有一条被击沉,另一条受伤退出了战斗。

    而他们付出的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