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六十二章 要搭船吗?

第六百六十二章 要搭船吗?

    海面上炮声隆隆,船舱内的葛义听得真真切切。被英格兰人堵在舱门的他已经急得团团转。

    他率领的战兵根本靠近不了舱门,人还没有过去从上面就会丢下来火药桶。已经有五名战兵战死,十几名战兵受伤。

    他的船上一共才多少战兵,转眼间就伤亡了这么多,怎能不让他心痛。想起刚才战死的两名战兵,葛义的眼珠子都红了。

    那两个奋不顾身的战兵,看到火药桶丢下也没有退缩,依然将手中的集束手榴弹丟到甲板上。

    而他们两个却被火药桶爆炸的气浪掀飞,葛义跑过去的时候,两名战兵全身的骨头都被震碎,血肉都松散的堆在地下。

    那场面让葛义永远都不能忘怀,火药桶的爆炸也阻隔了长兴军的突然进攻,葛义准备好的时候,上面的英格兰人再次严阵以待。

    “该死的红毛鬼!老子抓住你们一个不留!”葛义怒吼一声,下令道:“快速收拢火药桶!红毛鬼敢跟咱们玩阴的,咱们就给他们来下狠的。不就是火药桶嘛!谁特木的不会用啊!”

    留下十几个人继续监视舱门,葛义率领其余的水兵忙碌起来。火炮甲板自然不缺火药桶,很快就找来了十几个。

    葛义一声令下,将火药桶堆了起来,直接顶到了上面的甲板上。招呼士兵躲到下层甲板,葛义命人点燃了长长的引线。

    利物浦号船长连续打退了几次长兴军的强攻,他苍白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就在刚刚短短的时间,长兴军就从下层甲板打了上来。

    这种犀利的进攻他从来也没有见过,按理说职业海盗出身的他们更加擅长跳帮肉搏作战,怎么会输给一群身材明显弱小的东方人呢?

    尽管想不明白,他还是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他们正在被人一步步赶到上层甲板上来,若是被长兴军打上来,这条战舰也就正式易主。

    当他听说长兴军扔会爆炸的竹筒突破舱门时,灵机一动想到了火药桶。不就是爆炸嘛!他们也会。

    用刀在火药桶上戳一个洞,再用些引信塞进去。第一次防守时就收到起效,随后几次虽然有凶险还是堵住了长兴军,没有让他们彻底夺取利物浦号。

    刚才的那次手榴弹爆炸是最凶险的一次,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吓得这位船长脸色苍白。若不是英格兰水手最后关头将火药桶丢了下去,恐怕战舰已经易手。

    虽然再次打退了长兴军,可船长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将甲板上的水手分组收购在舱门处,防备长兴军的突然攻击。

    就在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舱门入口时,他们的身后猛然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爆炸让上层甲板出现了丈许大的窟窿,原本还把注意力都放在舱门的水手都被掀飞出去。

    那位船长更是被震的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当他坐起来看向甲板上的大洞时,眼睛立刻瞪圆了。

    “快往下丢火药桶,挡住长兴军,不然大家都要死!”船长的话提醒了被打懵了的水手,一个个跌跌撞撞的去找火药桶。

    还没等水手们找到被炸得不知道哪去了的火药桶时,葛义已经在下层一个助跑踏上同伴的手,借力向上一跃就跳上了上层甲板。

    “杀!”葛义跃上甲板没有丝毫的停留,大吼一声杀向英格兰水手。这下子利物浦号彻底乱套了,水手们惊慌的后退想要远离眼前的煞神。

    随着长兴军跃上甲板的人越来越多,英格兰水手的抵抗也越来越微弱。最后剩下的四十几人被压缩在船头的位置,他们惊恐的与长兴军对峙,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命丧当场。

    那位船长分开英格兰水手走到葛义的身边,恭敬的说道:“我是英格兰海军上尉格林,我要求复合我身份的战俘待遇,我的士兵也要保证最基本的权益……”

    还没等他说完,葛义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抬起短铳对着格林的脑门就是一铳,这下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杀俘!明目张胆的杀俘!葛义做完之后没有任何愧疚的表情,对身边的三德子说道:“德子!这个红毛鬼要非要说自己刀枪不入,非要用脑门试试火铳的威力。这事真的不怨我,你可要为我作证啊!”

    听了葛义无耻的话,拉身后的长兴军水兵个个面面相觑。人家那是投降好不好,虽然听不懂但谁都看明白英格兰人的打算。

    自家大人硬说人家是自己找死,听得剩余的士兵一阵忍不住的偷笑。

    其余的英格兰水手被吓傻了,自家的船长投降被一铳干掉。那么他们呢?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吗?

    这些人不禁为自己的命运担忧,几个年纪小的人海流下泪来。其中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将手中的武器丢在地下,跪在地下求饶道在:“我受够了!我要回家!我再也不来东方了,求求大人放过我吧!”

    有了他带头,剩余的英格兰人全部跪地投降。葛义见到英格兰人投降,脸上突然多出几分笑容。

    利物浦号的船头,一个英格兰水手不停的挣扎着。

    “大人!你不能这样!你们会下地狱的,上帝不会原谅你们的过错!……”这人挣扎着被带到船头,背后被人狠狠的割了一刀,被丢下了大海。

    这一刀并不致命,但却能让水手不停的流血。一个个水手被丢下船头,葛义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确实没有杀你们,至于有没有被大鱼吃点就不关我的事了!”

    这一战他的飞鱼快船上的水兵打得惨烈至极,百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了三十多人。其余的人都死在残酷的白刃战中,若不是全体将士们奋勇杀敌,胜负还真的难以预料。

    当葛义回头时看到的正是两条即将相撞的两条战舰,他的心立刻就担忧起来。上面可是又长兴军的灵魂,大帅出现危险长兴军一定会被人分割解散。

    就在他心急如焚之时,那条击沉威尔士亲王号的飞鱼快船到了他的身前,招呼道:“葛义!你小子要搭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