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溃败

第六百六十八章 溃败

    就在瓦尔特笑话长兴军是菜鸟的时候,他忽然听见子弹破空的啸音。“嗖嗖!”的啸音吓得瓦尔特脸色惨白,难道是……。

    还没等他做出反应,身边的十几个干腊丝士兵立刻被子弹打倒在地。这突入起来的变化让所有的干腊丝士兵一阵的哑然,脚下的步伐没有刚才那么整齐,队伍一下子就有些散乱。

    “你们都在干什么?士兵的荣誉你们忘记了吗?几个被流弹击中的倒霉蛋也能让你们害怕,赶快打起精神来继续前进。干腊丝国王万岁!干腊丝陆军万岁!”瓦尔特来不及多想,士气一但被打掉就是一边倒的屠杀。

    他赶快让士兵们重新整队,下令继续前进。但接下来长兴军的火铳直接就把他的脸给打肿,很快第二次打击再次来到。

    正在整队的干腊丝士兵瞬间又被打倒二十几个,这下子谁都看出来长兴军的火铳确实能打一百多米,射程是他们手中火绳枪的两倍。

    最主要的是这么远的距离还能有准头,还能让子弹有一定的命中率。这就有些可怕了,整队中的干腊丝士兵一阵的胆寒。

    原本脸上的冷漠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的惶恐。脚下的步伐没有了刚才的坚定,举枪的手也出现了颤抖。

    瓦尔特也在疑惑之中,在欧洲能打这么远的只有线膛火枪。但火枪内部的线膛破坏了火枪的气密性,所以使用的铅弹也需要大于枪膛。

    所以装填弹药十分的麻烦,士兵需要随身携带一把锤子。需要用锤子猛砸通条才能将铅弹撞进枪膛。

    虽然线膛火枪射程非常的远,但由于装填弹药麻烦根本就不能大规模的使用。所以欧洲战场上主要的还是以火绳枪为主,辅助以冷兵器共同使用。

    想到这里,瓦尔特大声的喊了起来。“小伙子们!不要害怕!明人使用的不过是线膛火枪而已,他们肯定是事先装填好了弹药。只要咱们抗过三四轮的打击,就是咱们发威的时刻。你们都是最棒的小伙子,一定会打得明人屁滚尿流!”

    瓦尔特的一番话让干腊丝士兵重新找回了点信心,队伍再次开动迈步向长兴军前进。但长兴军再次用事实给了瓦尔特狠狠的一巴掌,直到第五轮长兴军也没有减慢射击速度。

    这下子瓦尔特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眼看着队伍就要崩溃,而他们已经来到了六十步的距离。

    瓦尔特一咬牙喊道:“明人已经没有装填好的火枪了,只要熬过两轮就可以还击了。小伙子们!你们愿意被动挨打吗?只要再前进一点就行,前进!”

    好不容易熬到了五十步的距离,瓦尔特不能在等下去了。在这端端的几十步上,他们足足伤亡了接近四百人。

    三分之一的伤亡已经让干腊丝人胆寒,若是还让士兵前进肯定会当场干掉他这个指挥官。

    如今瓦尔特已经把宝全部压在长兴军承受不住打击的上面,若是长兴军也能做到被轰击而不乱,那么今日出城的干腊丝人一个都逃不了。

    “举枪!瞄准!射击!”在瓦尔特一连串的口令中,长兴军再次打出一轮子弹。血肉横飞中,干腊丝再次倒下去以前。

    同时干腊丝人的火铳也跟着打响,稀稀落落的火铳还是给长兴军造成了十几人的伤亡。除了一名被打中面甲当场死亡外,剩余的士兵没有收到影响继续射击。

    近距离的对射长生铳更是将精准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仅仅两轮对射就打崩了干腊丝陆军,长兴军的伤亡也不过是三四十人而已。

    伤亡火半的干腊丝士兵再也不想听瓦尔特胡扯,什么装填费劲,什么意志力不够坚强都是骗鬼呢!

    对射了两轮的干腊丝士兵全是知道了,再打下去他们非得全军覆没不可。所以根本没有等到瓦尔特招呼,立刻有人转身就向着热遮兰城逃跑。

    这时陶磊终于下达了追杀溃兵的命令,敢死大队士兵立刻冲出阵列,向着干腊丝人追了上去。

    只要被他们追上的干腊丝人,不管你有没有求饶,当头就是一刀。只要不跪地投降立刻就是一刀两断的下场,他们的冲锋让干腊丝人彻底崩溃了。

    瓦尔特也混在人群中逃走,他的心中充满了恐惧。如果长兴军全部装备了一种超远射程的火枪,他们根本就没有取胜的希望。

    陶磊没有命令长兴军士兵去追击溃兵,这种顺风仗就给了敢死大队士兵和土著新兵。新兵需要一场又一场的战斗来树立必胜的信心,才能在他们心中建立起无所畏惧的信念。

    土著新兵更多的被派遣去两侧收拾马尼拉土著,他们更加适应这里的环境,追杀马尼拉土著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瓦尔特在逃跑中不停的向后观瞧,那些身穿参加头戴头盔的矮子身影格外的灵活。虽然手中那把长长的倭刀显得他们格外的滑稽,但这群矮子出手却格外的狠辣。

    只要被他们追上的干腊丝士兵根本没有活命的可能,虽然力气上不如干腊丝士兵,但这群矮子敢于拼命。

    以命搏命的打法经常让干腊丝士兵手足无措,加上他们身上的铠甲十分的精良,所以干腊丝士兵很快就被追上砍倒在地。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小矮子,瓦尔特心中一片冰凉。他知道自己就算能杀掉几个追兵,但面对一群这样的士兵只有丧命的份。

    奔跑中的瓦尔特抽出自己的指挥刀架开一柄倭刀,从刀上传来的反震之力让瓦尔特暗自心惊。

    还没等他反击,又是一把倭刀砍了过来。无奈之下的瓦尔特只能后退,他使出全力勉强才能挡住两人的攻击。

    接着又是一人加入到对他的围攻,这下子瓦尔特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一个没注意被一刀划在手臂,剧痛之下指挥刀落在地上。

    看着逼上来的敌人,瓦尔特陷入了绝望。看着砍过来的倭刀,瓦尔特闭上了眼睛。

    “啊!”一声惨叫传进了瓦尔特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