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一切都晚了!

第六百六十九章 一切都晚了!

    瓦尔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耳边却听见的敌人的惨叫之声。紧随其后的就是一阵马蹄之声传来,但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支短矛射穿了矮子敌人的胸甲。

    这支短矛的力量奇大,贯穿了敌人还将敌人钉死在地下。剩余的两名敌人如临大敌,全神贯注的盯住自己的身后。

    就在瓦尔特想要回身观瞧之时,耳边传来一阵风声。瓦尔特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一匹高大的安达卢西亚战马就从他的身边冲了过去,直接撞飞了他身前的敌人。

    可让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被撞飞的敌人竟然抱住了战马的前蹄,任凭战马将他的身体踩碎也没有松手。

    战马的速度不由自主的的慢了下来,另外一名敌人扑向马上的骑士。面对骑士砍过来的骑士重剑根本不闪不避,一刀劈在骑士的大腿上。

    马上的骑士固然砍飞了敌人的头颅,可是他的一条腿也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这名骑士惨叫一声摔落马下,立刻就被围上来的矮个敌人乱刃分尸。

    这个场面看得瓦尔特一个激灵,三个矮小的敌人单独面对骑在高大的战马上的骑士毫无办法。

    但若是他们联手就能轻易的干掉骑士,这群敌人到底是怎么训练出来的?他们怎么能如此漠视自己的生死!

    还没等他想明白,就有一名骑士将他拉上战马,向着热遮兰城飞奔而去。这时瓦尔特才看清楚,原来热遮兰城派出了五十名骑兵前来救援自己。

    仅仅是刚才那一瞬间就有十多名骑士被拉下战马乱刃分尸,还有十几个根本没有冲进去就被敌人的短铳打死在冲锋的路上。

    五十多名骑兵能逃回去的不足三十人,若不是他们逃得快,恐怕都得留在长兴军的战阵中。

    这些骑兵瓦尔特多少知道一些,他们是尼德兰人花大价钱从欧洲请来的雇佣军。拿钱卖命就是他们的工作,是热遮兰城最重要的力量。

    平日里统治台员岛平坦的南部全靠着这支骑兵的威慑,如今为了救他损失了近半足以看得出尼德兰人已经用尽全力。

    当骑兵带着瓦尔特逃回热遮兰城后,立刻关闭了城门。对于那些还没有逃进城内的士兵根本就视而不见,长兴军追到近前时这群人纷纷投降。

    当来到热遮兰城下时,长兴军已经抓到一千多名马尼拉土著和二百多名干腊丝俘虏。这些人被长兴军押着来到热遮兰城下,这一刻所有的俘虏都害怕了,他们不知道长兴军会不会用他们的人头来逼迫热遮兰城投降。

    死里逃生的瓦尔特见到雷约兹的第一句话就是:“热遮兰城不好守!敌人实在太精锐了,野战咱们没有一丝的胜算!”

    当雷约兹听闻长兴军用的有可能是线膛火枪,还解决了装填麻烦的问题,雷约兹也不淡定了。

    这说明长兴军士兵可以站在棱堡火枪手的射程之外,轻松的干掉任何一个守城的士兵。若不是热遮兰有强大的火炮,这里根本就挡不住长兴军的进攻。

    随着长兴军兵临城下,整个热遮兰城都紧张起来。他们惊慌的看着被押送到城下的俘虏,都想知道这些人的命运。

    很快热遮兰城的士兵就知道被俘者的命运,他们被驱赶到距离热遮兰城一里远的地方挖掘壕沟。

    看到这里雷约兹和瓦尔特的心反而还放下了许多,他们觉得长兴军肯定是要长期围困热遮兰城。

    只要等待下去就有机会,至少不用立刻面对长兴军的强攻。刚才敢死大队士兵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损失敌人全部拿出那种劲头攻城,热遮兰城能不能守住还真是个问题。

    无聊的马景博主动去看管正在挖沟的马尼拉土著,这里距离热遮兰城足有一里多远。除了火炮外没有什么东西能打到这里,尼德兰人除非是疯了才会用火炮攻击几个挖坑的马尼拉土著俘虏。

    那样对城内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搞不好会破坏尼德兰人和干腊丝人不高容易建立起来脆弱的友谊。

    看着磨磨蹭蹭的马尼拉土著马景博就是一阵的心烦,这群身材矮小的黑瘦的土著给不如台员岛上的土著。

    这群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给他们每人一把木掀挖比较松软的沙土,只要你目光没有看过去立刻就停下来偷懒。

    而且这群人还十分的狡猾,趁长兴军不注意还用土著语相互的交流。对此长兴军当然不会客气,手中的铳托砸得几个土著头破血流。

    但即使如此还是不能让土著提高效率,眼看着一个时辰已经过去,土著们的脚下还是一个浅浅的小坑。

    马景博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他对这群懒蛋子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当他看见手扶木掀偷懒的土著脸上的那一抹嘲笑后,立刻抽出短铳对着那人就是一铳。

    “砰!”的一声铳响回荡在土著俘虏中,那名土著俘虏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血洞。血沫子不停的从他的口中冒出来,他用手指着马景博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周围的土著俘虏全都握紧了手中的木掀,看向马景博的眼神不善。而马景博却忽然笑了,他慢条斯理的收回短铳,摘下长生铳装上刺刀不屑的看着周围的俘虏土著。

    俘虏们眼神越来越凌厉,他们拿起了木掀脚下向着马景博慢慢的移动。马景博根本瞧不起眼前的土著,手持兵器都不是对手,现在拿着木掀也敢龇牙,真是活腻味了。

    还没等马景博动手,钢刀出鞘的声音从马景博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看,正是一队敢死大队士兵走了上来。

    为首的人正是李贞,他抽出倭刀大声喝道:“跪下!立刻跪下!”并且关切的问马景博:“长官!您没事吧!”

    “这些偷懒的俘虏竟然还敢反抗,交给你了!杀他们会脏了我的手!”马景博说完转身离去!

    李贞带着敢死大队士兵围住了这十几个土著,土著到这时才觉察出了不妙。连忙丢下木掀跪地磕头,但一切都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