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是火炮吗?

第六百七十一章 是火炮吗?

    随着炮战的开始正式拉开了热遮兰城攻防战的序幕,这是长兴军第一次攻打棱堡,还是尼德兰人修建的坚固棱堡。

    这也是长兴军检验自己最好的时刻,面对同样是火炮犀利的尼德兰人棱堡才能真正检验出长兴军的攻坚能力。

    双方你来我往一时间打得热闹非凡,炮战打了一个上午才逐渐停歇下来。不停下来火炮就会有炸膛的危险,双方就像两个打累了的人坐下进行休息。

    刘锡田抹了一把头上上的鲜血,张口吐了一口黑痰在地下。一上午的炮战让炮兵们都筋疲力竭,若不是长期的训练任谁都坚持不下来。

    一上午的炮战有三门火炮被热遮兰炮手击中摧毁,但长兴军取得的战果同样喜人。热遮兰城头半数以上的火炮都被打废,若不是长兴军主动停手,热遮兰城头恐怕一门火炮都剩不下。

    他额头上的伤口就是飞溅的碎石划破,当时炮战激烈根本没有时间处理伤口,如今停下来时才注意到鲜血已经流了半边脸都是。

    刘锡田大声对炮兵们喊道:“兄弟们都加把劲!争取下午打残红毛鬼的火炮,为夺取热遮兰城立下首功!”

    炮手们都大声应诺,他们都拿出炒面和清水补充体力。要说炒面真是个好东西,随时都能食用,还能长时间保存,在长兴军中受到所有士兵的欢迎。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下午的炮战再次打响。虽然尼德兰人利用休息的时间修整了热遮兰城头被摧毁的炮位,又从其他城墙搬运来了火炮。

    但破破烂烂的城头却没法修理的那么平整,下午的炮战一开始热遮兰就落入了下风。虽然长兴军12磅火炮不能摧毁棱堡,但却能打得棱堡破破烂烂。

    在坑洼不平的地方开炮纯熟找死的行为,一但火炮后坐力得不到释放,整个火炮有可能从地面上弹起。

    在一门火炮外开火后向侧面滚动,砸死了三名炮手后,热遮兰城头上的火炮逐渐沉寂下去。

    城头火炮被压制住的一刻,长兴军立刻就有人推动36磅初阳炮向着挖好的阡壕前进。这才是长兴军的杀招,炮战不过是摧毁热遮兰城头的反击之力罢了。

    若不是热遮兰处在海边,此地根本不能往深处挖掘,长兴军根本不用费力和热遮兰城炮战。

    这里的地下水实在是太多了,战俘们只是挖下去三尺积水就已经没过了脚背,再挖下去积水就会没过人的膝盖。

    万般无奈的长兴军只能将阡壕挖到三尺深而已,即使如此还要在阡壕底部铺下木板,不然沉重的火炮在上面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放弃炮战是雷约兹的决定,长兴军还没有攻城就让他损失了大量的炮手。若是继续打下去,恐怕到了长兴军攻城时一个会操炮的人都没有了。

    好在长兴军的火炮虽然犀利,但是口径毕竟有限根本摧毁不了热遮兰城。真正要想攻破热遮兰城还需要用人命来填,不付出血的代价长兴军休想拿下热遮兰城。

    他在心里有些鄙视长兴军统帅,如果趁着炮战占据优势拼命的蚁覆攻城,热遮兰城能不能守住还真的不一定。

    如今对手竟然放弃了这么好的机会,真是无能的统帅。一个不敢付出牺牲的统帅绝对不是一名称职的统帅!

    但他随后就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用手指着长兴军正在推动的初阳炮说道:“上校!上校!那是什么?是火炮吗?口径怎么会这么大?”

    同样吃惊的还有瓦尔特,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初阳炮。这么大的口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难道这就是长兴军的重炮?

    但如此短的炮管能干什么?打出去的炮弹没有经过炮管的加速度,砸中目标还有多大力道吗?

    虽然他搞不懂初阳炮,但他本能的觉得放任长兴军推动初阳炮向前肯定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开炮!开炮!绝对不能让他们接近热遮兰城!”瓦尔特出于军人的本能,他开始大声的喊道。

    雷约兹也反应过来,他立刻命令隐藏起来的三门火炮对着推动初阳炮的炮兵开火。热遮兰城头炮声再起,硝烟再次笼罩在热遮兰城头。

    城外的长兴军炮兵也不甘示弱,随着热遮兰城头炮声响起。他们也开炮压制城头的火炮,炮弹打在热遮兰城头上,吓得幸存下来的炮手瑟瑟发抖。

    开炮时动作缓慢,总是担心自己被长兴军的火炮命中。连续的几次炮击距离推炮的长兴军炮兵距离都很快,气得雷约兹在城头上干着急却毫无办法。

    眼看着长兴军将粗大火炮推进了阡壕中,雷约兹再着急也没有办法。他只希望长兴军外边丑陋的火炮跟它的样子一样是个笑话,但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山本一郎走在没过脚面的积水里费力的推动火炮,脚下的靴子里已经灌满了积水。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双靴子,鲸鱼皮柔软舒适透气性还好。

    最重要的是~这是他长兴军身份的象征,他可和那些敢死大队的士兵不一样,是属于正式的长兴军士兵。

    和明人一样拥有永业田,光是这一点就羡慕死了无数的倭人。如今心爱的靴子被积水浸泡,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一想到这里就让他恨透了城内的红毛鬼。

    正在卖力推炮的他听到了队长的召唤,“山本!去目测下距离!”

    “嗨!”山本答应一声,快速的在阡壕中跑了起来。对于长官的话他从来都是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也是他能够得到队长信任的原因。

    山本跑到阡壕正面,趴在挖土坡上观察热遮兰城。他目测一下才缩回身子报告道:“队长!距离三百一十步!”

    “准备试射!三百一十步,第一发!”队长大声的喊道,让试射的炮组做好准备。

    “轰!”的一声炮响,雷约兹的心头就是一颤。这个声音比刚才长兴军的声音大多了,可能是近的原因吧!雷约兹只能这样来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