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她家有男人

第六百七十四章 她家有男人

    一声呼喊打断了妇人的思绪,只听见一个粗嗓门喊道:“哎!铲完雪还不回屋猫着,这鬼天气沾染的风寒可是要命的!”

    男人的声音虽然粗鲁,但妇人听出来这是好意,赶忙道谢就要你回去。这时那个男人再次开口道:“你家男人呢?都死绝了?怎么让你一个妇人出来干活!”

    本想回屋的妇人顿时停住了身子,转过身来时脸上冷得比天气还要寒冷。妇人十分彪悍,根本不像汉人女子般的怒斥。

    而是举起木掀冲了上去,挥动木掀就打向刚才说话的男子。一边打口中还用半生不熟的汉语骂道:“让你咒我儿子死!打死你个滚蛋!……”

    那男子身形灵活,连连闪过妇人的攻击。口中还说道:“够了啊!我可是长兴军,再打我还手了!我说你……哎呀!”

    他们这边连打带嚷的引得其他扫雪的人家观望,还有人像这边指指点点的。男人觉得被女人追打丢人,还不能还手心中有些憋闷。

    一分心被妇人的木掀扫中头顶,在他头上带着的皮帽子被扫落在地,露出一个正明瓦亮的光头。

    围观的人一下子就乐了,还有人大声的笑话道:“还说自己是长兴军,分明就是个花和尚嘛!调戏到萨日朗的头上,活该挨打!”

    光头男子听到周围人的闲话,顾不得去捡地下的皮帽子扭头就跑。口中还喊道:“我叫名字叫和尚,不是真正的和尚,真的是长兴军!……”

    随着声音的远去,萨日朗拄着木掀连连的喘气。接受了邻居的恭维后,才转身回屋。回身的路上顺手弯腰捡起地上皮帽子,抖掉上面的积雪回到家中。

    经过刚才的追打让萨日朗对儿子库格力的思念消散了不少,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三十多岁的她在周围小有名气,就是凭借着自己干活不输给男人的尽头养活了自己和儿子。

    虽然儿子能打渔赚银元,但那些银元都被她存起来给儿子娶媳妇。这周围人家提起萨日朗哪个不说是好样的?

    和尚被打也算是无妄之灾,口无遮拦的他终于吃到了一次教训。被女人追打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他来到耿万薪的家里。

    两人好的跟亲兄弟似的,根本就没有忌讳直接推开院门走了进去。进到院门就开口喊道:“影子在家吗?嫂子给弄点好菜,我要跟影子喝两杯!”

    珠格坐在炕上正在给孩子喂奶,闻言把小儿子放到吊篮里。起身下地就出来招呼道:“和尚兄弟来了!快到屋里坐,万薪马上就回来。嫂子给你张罗菜去,别客气就当到了自己家一样!”

    外面北风凛冽,屋内却温暖如春,这样的情景只有在寒冷的北方富裕家庭才能见到。如今在海参崴却是平常之事,就连那些倭国的奴隶都不会挨饿受冻。

    若能烫一壶烧酒在来点点菜就更加享受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婆孩子热炕头。北方男人最大的心愿莫过如此,而今在海参崴却也十分的常见。

    “嫂子!再上点酸菜!嫂子这手艺可没谁的了,我就爱吃嫂子积的酸菜!”和尚一口闷掉手中的烧酒,夹了一大口酸菜送进口中。

    烧酒配上滚烫的酸菜一起下肚别有一番滋味,和尚不禁眯起小眼睛呻吟的舒服出声。他有些羡慕自己的兄弟,这小日子过的,绝了!

    门帘一挑,珠格手端着大瓷碗走了进来。将碗中的酸菜和肥肉片子,还有几大段血肠倒进炕桌上的碗中。

    和尚一见血肠眼睛都快笑没了,开口说道:“谢谢嫂子了,一看这碗就是加了量的,别忙了坐下吃点!”

    “和尚别见外多吃点,你们哥俩好好的喝一杯。嫂子给你们烧炕去,今个就住在这别走了!”珠格笑着说道,眼睛里满是真诚。

    自从她救了自己男人之后,就生活在幸福之中。如今的海参崴的东海各部,哪个女人不羡慕她珠格有个好男人。

    和尚看着珠格出门才说道:“影子!兄弟真羡慕你,老婆孩子热炕头都占全了!”说着和尚举杯敬了耿万薪一杯。

    “羡慕个啥!你小子也去找一个啊?要不哥哥给你介绍一个,保证是持家过日子的好手!”耿万薪咽下一口酒说道。

    和尚听到耿万薪的话,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白天被萨日朗用木掀追打的场景。那彪悍的娘们,到是和珠格有些相似,就是……

    “想什么呢!举杯半天了也不喝酒,是不是有目标了。跟哥哥说说!”耿万薪用力的拍了和尚肩头一巴掌,惊醒了陷入沉思中的和尚。

    “啊!没事!没有!……真没有!喝酒~喝酒!”被惊醒的和尚目光中躲躲闪闪,连忙用喝酒掩饰自己的尴尬。

    耿万薪一眼就看出来了不对,他在暗影部队多年可不是白干的。当即放下酒杯拍着和尚的肩膀说道:“兄弟!海参崴里的人大部分哥哥都认识,你看上哪家姑娘了哥哥就给你提亲去,相信你哥哥这点脸面还是有的!”

    “这个……”和尚就把今天自己巧遇萨日朗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还说道:“萨日朗那身段绝对是持家过日子的好手,那屁股一看就是个能生养的!”

    耿万薪听完和尚的叙述吃惊的说不出话来,猛灌了一口酒才说道:“你说的可是萨日朗?三十多岁的女人?”

    和尚点了点头,耿万薪不确定的问道:“兄弟你才二十七吧?”

    和尚再次点点头,耿万薪接着说道:“可是萨日朗已经三十三了?”

    “女大三抱金砖,兄弟我体格好,抱两块不嫌沉!”和尚嘴角含笑,说出的话让耿万薪一阵的无语。

    “萨日朗是蒙古人!”耿万薪继续说道。

    “蒙古人咋了?嫂子还是赫哲人呢!你们过得不幸福了?”和尚瞪眼睛说道。

    “她家可还有一个男人!”耿万薪说道。

    “男人咋了,不就是……男人?萨日朗有男人?哥哥你是在逗我吧!有男人会让她一个女人这么冷的天出来干活?”和尚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