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六百八十二章 谁在做主!

第六百八十二章 谁在做主!

    起身的和尚快速的向着弓手的方向奔去,见到那名弓手露出身子立刻单膝跪地,平端弩箭于胸前瞄准了敌人。

    那名弓手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和尚身上,他对三人收拾掉库格力信心十足。三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一个半大孩子,还不如回家抱孩子去呢!

    见到和尚起身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只要解决掉和尚他们不论是进攻还是退走都非常轻松。

    见到和尚起身他就拉开了弓箭,刚要射箭和尚竟然蹲了下来。他连忙调整角度射出了手中的利箭,松开弓弦的同时他也听见了清脆的弩响。

    他再想隐藏身影已经迟了,和尚的弩箭正中他的咽喉。弓手的身子向后摔倒,重重的倒在地下。

    和尚的身子晃了一下,勉强让自己不至于摔倒。看向库格力的方向脸上露出了笑容,随后他的手无力的松开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

    在他的胸口赫然插着一直利箭,和尚没有去理会那支利箭。此刻的他只是想到了萨日朗,他的那个女人。

    和尚已经完成了对萨日朗的承诺保全的库格力,所以他此刻脸上带着笑容。但他又有很多的话要对萨日朗说,人也许会有来生吧!

    库格力把这一幕清楚的看在眼里,他已经打算冒死与三人拼命了。哪知和尚竟然会冲出来与朝鲜弓手对射。

    看到和尚中箭倒下的一刻,他的内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击碎了。躲在后面的和尚完全可以等到卢日勒来了再解决掉敌人,他真的好傻啊!

    “和尚!”库格力怒吼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左右手同时多了两根鱼叉。两名刚要爬起来的朝鲜人,刚刚站直了身体咽喉就多出一根鱼叉。

    剩余的一名朝鲜人身子刚动就看到两名同伴倒下,看到库格力手中又多出根鱼叉转身就跑,但库格力又怎么会放过他。

    一声惨叫过后,库格力来到了和尚的身前。此刻和尚嘴角溢血,脸上却带着笑容。看到库格力走过来,轻声的说道:“你没事就好,回去告诉萨日朗。我食言了,不能回去娶她了!让她找个好男人嫁了吧!不要为了孩子孤独一辈子!”

    库格力用力的点着头,他知道眼前的男人虽然讨厌却是真的爱着自己的额吉。泪水在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从库格力的眼中夺眶而出。

    他觉得自己前些日子针对和尚实在是太孩子气了,心中对和尚满是愧疚,再大的怨气和尚用自己的命也抚平了,他对和尚抢走自己额吉的那点怨气都已经烟消云散。

    和尚费力的把手伸进领口,从里面掏出来半截狼牙吊坠。库格力一眼就认出来这是阿爸的护身符,额吉从来都是贴身佩戴。能出现在和尚身上,就说明额吉认了了这个男人。

    断掉狼牙上沾满的血迹格外的刺眼,让库格力有些不忍去看。

    这时远处人影闪动,卢日勒带着人跑了过来。他们听到哨声就出来支援,没走出多久就遇到一队朝鲜人。

    卢日勒让剩余的人手解决朝鲜人,自己带着十名士兵救援和尚。他远远的就看到和尚躺在地下,库格力则是在和尚的身边痛哭。

    “库格力!这是你阿爸的护身符,拿回去交给你母亲,就说我尽力了!……”和尚说完静静的躺在雪地上一动不动了。

    卢日勒此刻也跑到和尚的身边,看着和尚半睁的眼睛,自己的眼圈也有些湿润。这是值得信赖的袍泽,如今却命丧在几个朝鲜人的手上,他冷着脸看向矿场方向,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兄弟!你安心的去吧!我一定多杀几个朝鲜人给你报仇!以后逢年过节,兄弟都会给你多烧几张纸,让你在下面过得舒坦些!”说着卢日勒伸手想要合上和尚的眼睛。

    哪知一动不动的和尚竟然说话了,“报仇可以!烧纸能不能等我死了再烧,地下凉死我了,你们就不能给老子把帽子垫到脑袋底下?”

    和尚的开口吓了两人一跳,库格力指着和尚说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卢日勒也没好气的瞪着和尚,“没死你一动不动干啥?吓唬人好玩吗?”

    “老子说累了歇一会不行吗?咳咳~”和尚说话声音一大,立刻就咳嗽起来。

    这群朝鲜人就是来矿场接货的人,他们在矿场外遇到了奔跑的库格力,立刻就分出五人前来劫杀。

    剩余的几十号人杀向矿场,这里是朝鲜金家重要的财源之地,不允许落进外人的手中。可他们遇到的是长兴军,战斗开始就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

    不论是暗影的淬毒弩箭,还是赫哲士兵的斩马刀都不是朝鲜人所能抵挡的。与其说是战斗,还不如说是一边倒的屠杀。

    和尚的伤势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箭矢先是射中那个狼牙吊坠,再射入和尚的胸膛。虽然没有致命,却也伤到了和尚的肺。虽然和尚挺过了最危险的感染期,但他一用力气胸口就会疼痛,算是半个废人。

    矿场的看守都被处决,矿工任其自生自灭。长兴军小队完成了任务,开始踏上返回海参崴的路。

    萨日朗见到儿子的一刻眼中满是泪水,这段时间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还是年少的儿子。当她看到儿子胸前那半截狼牙吊坠时,眼睛中喜悦的泪水变成了绝望。

    库格力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连忙给自己的额吉解释起来。从此萨日朗家里就多出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虽然不能下地劳作,只要运动太过激烈就会不停的咳嗽,但他们家里却经常充满欢声笑语。

    ……

    蔚蓝的天空飘过几片白云,一支庞大的舰队航行在广阔的大海上。突然桅杆上的瞭望手吹响了凄厉的铜哨,整条战舰上的水兵都忙碌起来。

    郑芝龙更是大踏步的来到甲板上,郑芝豹立刻跑过来禀报:“报!左舷发现尼德兰商船,是否立即攻击!”

    “拿下!任何出现在视线内的敌舰决不能放过,一定要这群红毛鬼知道这片海域到底谁在做主!”郑芝龙斩钉截铁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