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零七章 牛头山!牛魔王?

第七百零七章 牛头山!牛魔王?

    冯举人此刻已经没了往日雍容华贵的气度,他的头发散乱身上的衣服也多有破损,就连脸上也有一块淤青。

    杜紫藤亲自走上来,从地上拉起了冯举人将他扶到座位上做好。伸手轻轻的替冯举人掸掉肩头的灰土才说道:“冯老爷!一些身在之物而已,何必为了这些身外之物伤了和气呢?”

    冯举人身子还在不停的颤抖,他蠕动了几下嘴唇说道:“大~人!学生~学生的粮食都在库房,若是~若是大人需要尽管拿去!”

    坐在主位上的胡铁牛一瞪眼睛,用手用力的一拍桌子怒吼道:“你个老瓜瓤子想骗谁?你们家只有区区两万担粮食?”他的力气奇大,一拍之下硬木做的桌子竟然被拍出一道裂缝。

    坐在椅子上的冯举人被吓得浑身一哆嗦,看向那张裂开的桌子眼睛顿时瞪的老大。他犹豫了下才说道:“大王!学生~学生粮食真的不多了,前些日子才送去了济南府。真的!”

    杜紫藤却不信冯举人的胡扯,他一改刚才和善的笑容。冷冷的说道:“冯举人!看在大家都是读书人的份上我才跟你和气的谈,若是落到牛爷的手里可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你跟这老瓜瓤子废什么话!直接交给我多好!”胡铁牛在座位上跃跃欲试,撸胳膊挽袖子就要走上前。

    杜紫藤却回头说道:“不行!上次那个人被你抓住两条腿活撕成了两半啥也没问出来,这次你还要来?”

    “那这次我轻点,先拧掉他一个胳膊好了!”胡铁牛小声的和杜紫藤商量道。

    “斯文!咱们要斯文!读书人的事,能这么粗鲁吗?”杜紫藤拦住了要上前的胡铁牛,摇头晃脑的说道。

    胡铁牛立刻瞪大了眼睛,吼道:“斯文!斯文能当饭吃吗?”见到杜紫藤还是拦着自己,胡铁牛气哼哼的走出去了。

    临出门还怒气冲冲的说道:“老的不让动,找个小的出气去!”

    冯举人见到胡铁牛向外走去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当他听到胡铁牛最后嗯话语心又悬了起来。

    杜紫藤看着胡铁牛走出了门外才转身说道:“冯老爷!现在应该说了吧!”

    冯举人依旧是摇头,他已经打定主意拖延时间,只要县城的援兵能及时赶到,他还能有抱住家产的希望。

    杜紫藤叹了口气,说道:“冯老爷既然执迷不悟,那晚生就得罪了!”说完他一挥手,就有几个人上来将冯举人捆在了椅子上,接着一个漆黑的头套就罩在了冯举人的头上。

    冯举人不知道杜紫藤要干什么,着急的大喊大叫起来。

    杜紫藤来到冯举人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冯老爷!咱们是斯文人,我呢!就是想知道冯老爷身上有多少血!”

    说着冯举人就觉得手腕上一痛,接着就是水滴落在铜盆中的声音。声音不大,可听在冯举人的耳中却如同炸雷。

    时间不长冯举人觉得身上的力气快速的流逝,身体也变得越发的寒冷,最后竟然哆嗦起来。

    “求求你们了!学生家的粮食就那么多,你们都拿走吧!快停下!快停下!……”室内仿佛陷入寂静,任凭冯举人呼喊也没有人搭理他。死亡的恐惧一下子就笼罩在他的心头,他几乎忘记了呼吸静静的等死!

    就在冯举人心若死灰之时,他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惨叫。那是他疼爱的儿子哭嚎出来的声音,这个声音刺激着他的神经,几乎让他挣脱椅子上的绳子。

    儿子那凄惨的声音越来越大,让他在脑海里自动的脑补出来自己儿子被那个贼人首领一块一块撕碎的画面。

    又是一声惨叫传来,冯举人实在受不了了。经历过死亡的恐惧,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也承受这种痛苦。

    他用尽全身力气高声喊道:“我说!你们想知道什么都行,快住手放过我儿子!”

    ……

    走在路上的丁涛心里十分的欢乐,看着一望无际的粮车心中更是兴奋异常。这是多少粮食啊!若是都给他吃到下辈子也吃不完。

    和丁涛同样想法的人很多,没有经历过差点被饿死的痛苦就不会知道粮食的宝贵。金银再多也不能顶饿,真正到了饥荒的时候根本就是一堆废物。

    有了这么多的粮食乳山再也不会缺粮,听说足有十二万担。具体有多少斤他是不知道,只能用很多很多来形容就对了。

    经历过冯家镇的攻防战新兵们都有了一股气势,对于身后跟着的几百官军根本就不屑一顾。

    也就是大当家的不让他们主动出击,不然区区几百官军一个冲锋就能消灭的干干净净。刚才的一番交手,若不是大当家的约束,根本不会给官军丢下十几具尸体逃走的机会。

    眼看着就要到乳山寨了,大当家也没有让人打散一直跟着的官军。难道大当家的不怕乳山寨暴露吗?万一官军要是大举进缴又该怎么办呢?

    尾随的官军也是提心吊胆,接到冯家镇求救后立刻就投六百多官军赶往冯家镇。在镇外他们遇到了正在运粮食的贼人,官军与之交手几乎是一处既溃。

    丢下十具尸体立刻仓惶逃走,若不是贼人没有追击他的六百人一半都剩不下。打了败仗的官军似乎看出来这伙自称牛头山的贼人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他们就一路跟了下来。

    让官军意想不到的是,仅仅是跟随行军就累死了两个士兵。还能跟着赶路的官军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浑身乏力,不要说打仗,估计自己放个屁都能把自己累趴下。

    但官军还不能不跟着,只能让走不动的人慢慢的赶上,剩余的人马继续跟随。当到达乳山寨的时候,官军还剩下不到二百人马。

    看到牛头山的人马上山,官军总算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们查到了牛头山人马的落脚点,冯家镇被破的罪责能减轻大半。

    然后官军就在乳山下扎营,并且快马去济南府送信,请求朝廷派遣大军镇压这伙敢于攻打冯家镇的贼人。

    “牛头山!牛魔王?”桄榔一声茶盏掉在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