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一十二章 还能动的跟老子来!

第七百一十二章 还能动的跟老子来!

    松前之术听到布泊的话没有丝毫的生气,他依旧保持着自己脸上淡淡的笑容。说道:“布泊君!长兴军可不简单,他们两次击败了幕府大将军,并且还摧毁了江户城,逼迫大将军签下城下之盟,这样的对手不可小觑啊!”

    布泊撇撇嘴道:“长兴军厉害我没有看出来,不过今晚过后苫小牧肯定没有长兴军立足之地。黑夜里只要让阿努伊人的骑兵突进去,再强的人都躲不过勇士们手中的钢刀!”

    松前之术没有继续说话,对于他们松前家来说,这次拿出一些武器给阿努伊人,让他们试试长兴军的深浅是好事。

    不用自己出兵,只需要拿出一点点武器就能雇佣到数千凶悍的阿努伊骑兵,这样的买卖怎么看怎么划算。

    阿努伊人在松前家的眼中与野人无异,他们根本不会制造铁器。一般都是由松散的部落联盟组成一个个的族群,里面的小部落以渔猎为主。

    这群野人极端的排外,他们认为虾夷岛就是天神赐给他们的领地。任何登岛之人都是要跟他们抢夺天神的礼物,必须要予以消灭。

    想当初松前家登陆虾夷岛时也受到了阿努伊人的攻击,经过了叫苦的战斗松前家才在虾夷岛建起一座城池。

    直到松前家开始和阿努伊人做生意才逐渐得到这群阿努伊人的认可,阿努伊人用猎到的兽皮和饲养的战马换取铁器、食盐等生活必需品。

    而松前家用廉价的铁器换取了大量的财物,快速的崛起于倭国。虽然不能和其它大名相比,但再也不像从前那样寂寂无名。

    这次听说长兴军登陆虾夷岛,松前家恐慌不已。好在长兴军登陆的地点与他们筑城的地方有一定的距离,他们之间还相隔着数个阿努伊人的大部落。

    这次阿努伊人进攻苫小牧港口就是松前之术的手笔,他先找到了布泊提供了大量的武器和粮食。

    然后又跟随阿努伊人来到苫小牧出谋划策,制定出声东击西的战术,并且一举突破长兴军的防御。

    他实在想不出已经疲于奔命的长兴军还有什么翻盘的可能,就算能打退阿努伊人的进攻也会元气大伤,再也顾及不到松前家的城池。

    看着大乱的长兴军营地,松前之术不禁露出一丝微笑。大名鼎鼎的长兴军也不过如此,他松前之术略施小计就能让长兴军元气大伤。

    这是不是说松前家终于有机会崛起于倭国了?倭国内乱四起,正是松前家发展拳脚的好机会……。

    松前之术正想着,突然在阿努伊人主攻方向的铳响大作。这次的铳声比其他地方玩密集很多,连绵不绝的响了好久也没有停歇。

    时不时传来的大筒声音更是听得松前之术心惊胆战,难道长兴军也准备了后手?就等着阿努伊人自己撞上去?

    这可是四千骑兵啊!还是悍不畏死的阿努伊人,什么样的军队才能在他们黑夜中的突击下活下来?

    松前之术惊疑不定之时,布泊也看出来了不对。催动战马冲了上去,他要看看传说中的长兴军到底有多么强悍。

    丁涛抬着受伤的士兵来到了家属区,这里有专门照顾受伤士兵的地方。一排木屋被木栅栏圈在其中,里面进出的人很多,大多数的人都抬着受伤的士兵在院子中焦急的等待。

    他刚刚踏进院子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只见自己的儿子狗剩正跟在严郎中身后给那些受伤的士兵包扎伤处。

    儿子狗剩接过严郎中处理完的伤口,从身后的药箱中取出干净的麻布,利索的在伤兵的身上缠着麻布。

    时间不长就处理完了一个士兵,再次带上药箱直奔下一个士兵而去。看狗剩的动作娴熟无比,比起他们小队中会救治伤员的士兵都要强。

    “狗剩!你怎么会在这里?啊!见过严先生!”丁涛立刻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没用狗剩解答,严先生就开口给丁涛解释起来。“老了!年纪大了,眼睛跟不上!正好狗剩手脚麻利,时常帮老头子的忙!今日实在太忙碌了,多亏了狗剩,不然老夫怕是要累死啊!”严先生看着狗剩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赞许之意。

    丁涛听了点点头道:“狗剩!你要好好跟严先生学,若是能学得严先生本事的一二为父就心满意足了!”

    严先生一边救治伤患一边说道:“哎!跟我学没什么出息,济州岛的周神医那才是大才。能刨开胸腹取出铳弹,那才是我辈之神术。我与周神医也有一面之缘,等此间事了老夫修书一封让狗剩跟随周神医去学,那才是有出息啊!”

    听到严先生这么说丁涛赶紧躬身道谢,还拉过一旁的奄奄一息的徐攀说道:“严先生!我这兄弟顶在阵前死战不退,被阿努伊人的战马撞飞,您能不能救救他!”丁涛说这话有些忐忑。

    能被送到这里来的人伤的都很重,他这样开口有些怕严先生不答应。哪知严先生看了眼下一个断臂的士兵说道:“狗剩!你给这位小哥处理伤口,我去去就来!”

    在丁涛的千恩万谢中严先生来到徐攀身前诊脉,而狗剩一点都不害怕断臂,拿起烈酒给那名士兵消毒处理伤口。

    严先生手搭在徐攀的手腕上好一会才开口说话,“这位小哥被战马撞伤,胸腹间有瘀血不散。待老夫施针就能让他吐出瘀血,再静养个两个月也就无碍了!”

    说着严先生从药箱里拿出蜡烛和银针,先把银针在蜡烛上熏烤,在一一刺入徐攀的体内。转眼间徐攀被剪开的衣衫的前胸上就插满了银针。

    就在此刻外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有人大声叫喊:“不好了!阿努伊野人打进来了!大家快跑啊!”

    丁涛猛然站起身,喊道:“还能动的跟老子来,决不能让一群野人在这里撒野!”立刻就有百十名士兵站到了丁涛的身后,其中很多人身上都被麻布包裹,他们义无反顾的站在了丁涛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