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二次元岛主 > 第七十二章 麻烦的预言

第七十二章 麻烦的预言

    童婳非常同情地看着顾樵,不过嘴上却一点也不留情:“让你再**,什么叫以貌取人,看你现在这个鸟样子,知不知道很伤人?”

    顾樵想要分辨,然而一转身又看到丑人鱼那张惊天地泣鬼神的丑恶面容,顿时又是吐了一个昏天黑地。

    天地良心,影视作品中令人作呕的丑角看得多了,然而真正能令人呕吐的面容,还是第一次遇上。打个比喻,如果一定要在亲丑人鱼一口和被十个如花嘿嘿嘿之中选一个,顾樵宁愿选择后者。

    丑到如此别致,也算是造化之神奇了。

    如此极品,连对视都做不到,更别提询问灾祸的具体情况,所以首先要做的就是给丑人鱼披上一层皮,好歹能入眼。然而丑人鱼却拒绝了,因为他们一族能洞悉天机,靠的就是纯天然无掩饰,一旦披上画皮就失去了‘预言’的能力。

    无奈,只能继续保持丑人鱼的原貌,说话的时候尽量不看她的脸,实在不行的话就闭上眼睛。

    “我是丑人鱼族的米拉,受到来自海神的启示,向神门的守卫者示警。绯红星照亮夜空之际,从天而降的火人架起哀恸的桥梁,来自地狱的幽灵将游荡在无神的世界里。”

    米拉的语言顾樵听得一脑袋糊涂,不过令他有点崩溃的就是,这位丑人鱼的声音太好听了,又柔又酥的简直光听声音就鸡儿梆硬。然而一想到那张丑绝人寰的脸,刚刚鼓起来的气势顿时萎靡不堪,如此冷热交替真是令人备受煎熬。

    顾樵不是一个颜控,不过对声音好听的小姐姐总是情有独钟。米拉的声音毫无疑问是令他心动的,然而就算不是颜控也顶不住那张脸,除非把双眼刺瞎,否则大概是没戏的。

    唉,上天总是那么残忍,难道就不能给米拉一张至少能看得过去的脸吗?咦,好像也不对,丑人鱼是人鱼族,只有半人啊……

    就在顾樵胡思乱想之间,童婳一巴掌拍了他的脑袋,愠怒道:“都特么什么时候了,还满脑子的龌龊,这个预言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

    顾樵摸摸头,感慨一下这女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脑中的YY,而后认真回想一下刚刚听到的预言,顿时惊出一身的冷汗。

    这家伙,好像在说有大批异界的人将进入地球啊。

    无神的世界,肯定不是指异界,那边的神族是确实存在的。而地球上虽然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宗教,但终究没有真实存在的神人,所以一定是这边。至于什么绯红星和火人,那就不得而知了,应该是时间和过程的隐喻说法,但具体是什么意思顾樵也想不出来。

    而这个预言的结果,将会有许多没有办理过‘签证’的异界之人,随着一条临时通道来到地球。

    想了想,顾樵不在意地说道:“怕啥,没有披上画皮,他们就永远只是幽灵。听不见看不到摸不着,压根不能引发什么骚乱。如果他们愿意回去的话,自然会来小岛上寻找我们,只需把地址发布在异界的网络上,到时候让这些孤魂野鬼自己回来报道就是了。”

    这么一说,顾樵到觉得自己住的这个小岛好像有点变成阎罗殿,而自己就是那个注批生死的阎王。牛头马面肯定是鸳鸢鸢和龙汐了。luoli版的牛头马面,想想还挺萌挺带感,至于童婳嘛,当个判官应该不成问题。

    童婳她们也是如此想法,在异界的记载中,拥有画皮技能的只有守门人。历代出问题的都是两个守门人内斗,导致两个世界的人来来回回地相互捣乱。而这一次两个守门人都不是有什么特殊欲望的,一个有点贪钱,但取之有道,另一个有点贪玩,不过原则也是有的。

    按理说,只要两个守门人不出问题,大门就是安全的。

    这次丑人鱼的预言,从结果上看应该不会造成什么动乱,只是回收这些小鬼的时候挺麻烦的。到时候大批幽灵上岛,一个个的地送回去,还要记录在案核对身份,龙汐和鸳鸢鸢可有的忙了。

    没办法,时空旅行社的两个老板,都是不喜欢做文案工作的。这些琐碎事情,自然就只有负责安保的龙汐以及前来帮忙的鸳鸢鸢了。

    丑人鱼传过预言之后,就又回到了异界。

    虽然顾樵很想把她留下来,毕竟有一个预言家在身边可以挡掉不少祸事,不用怕狼人偷袭。而且米拉的声音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留下来当个声优也是好的。只不过这张脸真是看不得,已经不是美丑可以界定,甚至可以定性为精神性杀伤武器了。

    至于米拉的住所也不用担忧,虽然她是人鱼族,但地下空间足够大,打造一个人鱼池并不困难。

    可惜,到手的NPC还是溜走了。

    ……………………

    顾樵和童婳都没有把示警预言放在心上,不过龙汐在知道之后,还是传达给了异界的秩序委员会。

    很快,长老们的回复过来了。

    “我们的人知晓异界的存在,过去之后再回来费些手续也就是了,然而若是地球人过来,接回去的时候应该如何?”

    这个提问,倒是让顾樵楞了一下。这确实是个问题,因为自己的缘故,异界的存在并没有被公开,地球人若是在预言实现的那一天被传送去了异界,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看到那么奇特的世界,回来之后肯定就瞒不住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真的接地球人回来,肯定要路过小岛。就算到时候戴上面具别人认不出来,但这小岛终究会被人记住,详查之下也许会有纰漏让人查出,到时候可就是一塌糊涂了。

    这时候,顾樵才真正地头疼起来。

    “该死的预言,难道就没有对应之法吗?我看那些游戏里面,也不一定都能实现啊,说不定有什么法子可以让这条该死的临死通道没有办法打开。”

    这是顾樵在询问童婳,毕竟这些玄乎的东西,肯定是童婳比较了解的。

    然而,童婳精通的是时间魔法,关于预言她也知之甚少。不过有一点顾樵说的对,预言并非必然实现,只要找到应对之法,也可破解预言。

    只不过,想要消灾,就要破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