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二次元岛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理想和主义

第一百五十三章 理想和主义

    芙儿和闵师的频繁接触,顾樵想不知道都不行,毕竟闵师每天一到下班的点儿都会过来接芙儿,然后两人会四处边走边谈,像是一对情侣。如果不是知道伊芙的真正身份,估计童婳此刻也已经开始八卦了。

    看芙儿再一次一脸高兴地跟着闵师走出不求人,童婳抓住顾樵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跟我说说,这个闵师和伊芙究竟是什么关系?”

    不说童婳,现在很多人都以为闵师是在追求芙儿,而且两人看上去金童玉女甚是相配,令不少对芙儿有心思的人痛不欲生。然而面对不良人工会的实权人物,一般人还真没有办法与之相抗。

    顾樵也纳闷,虽然他早就知道闵师肯定不会放过发展伊芙,但这种发展方式却是未曾见过。难道这家伙魅力真的那么大,可以让女神折服,不由得开口问道:“小婳,阿米亚大陆的女神,有过老公的吗?”

    童婳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说道:“胡扯什么呢,五大女神都是雌雄同体,只不过一般都是以女人相貌出现,所以才被封为女神。从未听说她们在人间找过伴侣,更不可能进行什么恋爱。”

    不是顾樵不相信,只是在太多的小说里看到女神被主角上,所以一时间有点转不过来。既然女神不是来玩恋爱游戏的,那她和闵师之间,到底有什么共同的语言可以聊的如此开心?

    想到之前的那个梦,顾樵不禁打了个冷战,心中暗想:“你妹的闵师不是这么秀吧,真把女神给发展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伊芙作为一名女神,她生存的目的就是守护阿米亚大陆,什么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王权主义,对她来说都是扯淡。只要阿米娅保持和平状态,她就可以安然地享受长眠。

    只可惜,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迫在眉睫的是大魔神的复活,而真正的大乱却是在更远的未来。当红色主义深入人心,鼓动起足够的底层人民,那么一场巨大的革命就不可避免了。

    所以,这个时候的伊芙,必然要对红色组织更加了解,并找到确实可行的办法湮灭这场危机。正因如此,她才跟闵师交流频繁,不过两个人谈的不是什么情情爱爱,而都是对红色主义的分析和理解。

    真理不辨不明,闵师从和伊芙的争辩中也得到了不少启发,使得他对伊芙的感情慢慢从发展对象变成了可以相互探讨的研究者。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喜欢来找伊芙,一谈就是一整天。

    不过,两人都没有自暴身份,虽然伊芙早已经知道闵师是地下组织的人。

    伊芙是不求人的招牌服务员,鸳鸢鸢这小八卦自然十分关注,而且她又不知道伊芙的真实身份,只觉得她身上的感觉很舒服。

    在童婳身边,鸳鸢鸢开口说道:“小樵你脑壳坏了,问你闵师和芙儿什么关系,你问女神有没有老公干什么?快点去给我问个清楚,要是敢对芙儿起什么坏心思,小心我一剪刀让他从此不用再担心生殖问题!”

    暴力小luoli惹不得,顾樵只能勉强当起这个电灯泡,硬生生插进两人的对话,一起到河边钓鱼聊天了。

    有顾樵在,理论探讨就不成立了,伊芙也很识趣地去把钓上来鱼儿收拾赶紧,准备做几个菜一会吃。趁着这个功夫,顾樵终于有机会询问:“闵师,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搞红色主义的不搞色戒吗?”

    好在色戒是什么闵师完全不理解,否则当场能给顾樵一个大白眼,只见他叹口气说道:“芙儿此人神秘莫测,居然对我们组织的了解如此之深,如果她是王庭的人,那我们的革命大业真的就危险了。”

    屁话,人家是女神,你们搞革命可能连宗教信仰都要革了,她们怎么可能不知情?

    见顾樵沉默,闵师继续说道:“当然,即便她是王庭之人,我依然不会有半点犹豫。只不过她提出了一点,令我十分担忧,我们寻求的是阿米娅人的解放,但并不希望引起阿米亚大陆的混乱。如果闹得连五大神殿都分裂,相互对抗,岂不是一场生灵浩劫?”

    哦,卧槽,你们谈了那么多天原来都是在谈理想和主义啊?

    顾樵没好气地说道:“这有什么难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实在不行就一国两制呗。”

    顾樵的话顿时让闵师眼前一亮,抓住他的袖子说道:“具体说说!”

    靠,龙牧不是在国内学习工作了几年嘛,怎么连这么基础的东西都会忘掉?真是该打回重修。

    阿米亚大陆有五大种族,分为五大国度,红色组织又不是神仙,可以解放所有人。现在红色组织主要分布在人族国度,针对的也只是阿米娅王廷,解放它不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王国若是想就一起共和,不想就保持原来制度,没必要一口气吃成个胖子。

    如此一来,五大神殿也不至于互相残杀了。

    也不知道这话对不对,不过闵师还是兴奋地转起了圈圈,也不知道被启发出了什么样的念头。不过顾樵不喜欢搞政治,直到两人是在谈主义之后就没有了兴趣,直接跑回了不求人。

    看鸳鸢鸢那八卦的眼神,顾樵没好气地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两个一点私情都没有,腻在一起谈的都是人生理想。”

    如果换成是地球人,一男一女谈人生理想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然而这里是阿米娅,鸳鸢鸢也不会理解歪,只是很难相信。

    芙儿在不求人里表现的就是一个有点笨笨的服务生,怎么会跟太阳镇公认的优秀青年闵师谈什么人生理想?两个人能有共同语言?

    鸳鸢鸢怎么也不信顾樵的话,于是自己杀回农场,准备自己听一听。

    过了一个小时,小家伙回来了,整个脑袋都是昏沉沉的样子。

    不用说,这是上了一个小时的政治思想课,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能不当场睡着已经是奇迹了。

    “怎么样,听到他们说什么情话了吗?”

    “别提了,我再也不去跟着他们了,两个都有病,什么乱七八糟的!”

    鸳鸢鸢气呼呼地回了工作间,让顾樵哈哈大笑。

    致谢书友谁能取个名字、敷衍Ⅶ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