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网游小说 > 二次元岛主 > 第两百二十四章 胎记

第两百二十四章 胎记

    艾迪这个人,可以说是非常的出名了。原本就是一个当红的歌星,现在又因为举办了一场至今伤亡最严重的暴动演唱会,更是世界闻名。当天的直播,在线人数可是创造了历史记录了。

    现在a国警方已经很不爽了,前面几次暴动虽然也有伤亡,但是远没有这次来的重大。最离谱的是同样是万人规模的暴动,就他们国家各个带枪,最后在侠义盟的全面封锁下,居然还跑出来5台装甲战车。

    这玩意造成的损害非常大,尤其是它们冲进了外面的粉丝群进行了无差别的屠杀,甚至连外围的警察都死伤惨重。要怪罪侠义盟嘛?他们已经很努力地挡下了3辆,要不然造成的伤害会更恐怖。

    虽然疯狂程序员是罪魁祸首,但是艾迪这个帮手更是需要严加审判的。

    可惜,当事后在演唱会进行搜索,却一直没有找到艾迪的身影。是见势不妙逃跑了,还是躲在了演唱会里的某个角落,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只能慢慢地继续查找。

    然而事实上,艾迪却被红领巾小队给抓回来了。

    因为肖怡的程序组需要实验体,所以红领巾小队每次出任务都会随机选择几个带走,而这个艾迪实在是表现的太骚包,所以被选中带了回来。

    被激活的患者统一的表现是狂躁,以及失去自我意识,别人说什么都不听,然而这个艾迪却依旧保持着一定理智,至少还可以对话,这让肖怡十分的感兴趣,作为一个实验体来说是非常好的。

    抓着小子当实验体,顾樵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演唱会血流成河,都是这小子闹出来的,虽说有一部分是被催眠的缘故,但游戏魔王激活安安是在演唱会当天,而演唱会的门票能顺利发送给患者,事先肯定是动了手脚的。

    和魔王勾结,若是在阿米亚大陆光是这一条就足够让他蹲一辈子的监狱了,运气不好甚至可能直接被绞死。现在只是当一个实验体,以后反催眠程序成功,他还是有一定功劳的。

    “为什么他还能保留一定理智?是不是游戏魔王为了操控他故意留下的一个后门,如果能找到这个后门程序,破解催眠程序就不在话下了。”

    肖怡觉得捡到了宝,不仅对他手机里的安安病毒进行全面分析,连艾迪这个人也要反反复复地进行试验,谁让他是所有实验体中最稀有的那种呢。可怜艾迪昨天还是个万众瞩目的明星,现在却成了一个人体试验的重要试验品。

    …………………

    a国的暴动发生之后,那个至今没有任何详细资料的疯狂程序员,已经碾压所有恐怖组织顺利成为各国黑名单中的首位。谁也不知道他的手中还有多少这样的病患,如果全部像今天这样拥有武器的话,一旦爆发更大的暴乱,那造成的伤害可就难以估量了。

    必须赶紧把这个主谋揪出来,要不然这么一直提心吊胆过下去,谁都不好受啊。而且因为疯狂程序员每隔一个星期选择一个城市进行暴动,已经搞的人心惶惶,长久下去同样会闹出大问题的。

    然而,怎么找?一点线索都没有,催眠程序每个国家都在研究,但是它的核心部分甚至不是使用计算机语言写出来的,想要破解基本上不可能。而安安病毒的激发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除了继续宣传安安病毒的危害,让每个人都装上专杀软件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

    不过在这个时候,侠义盟忽然给出了一条线索。

    那是一段视频,视频中捣蛋鬼指着一张纹身一样的照片说道:“我们侠义盟最近发现了一个邪恶的组织,暴动策划者疯狂的程序员就是其中一名成员,他们身上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类似的胎记。不是纹身,而是天然形成的。部位或许不同,形态也可能不一致,但这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线索。”

    这段视频没有公开,只是发给了各个国家的情报部门。顾樵觉得不能自己一个人干活,还是得群策群力,一起把人找出来。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下一个魔王还没来得及捣乱,就先把抓起来了。

    至于不公开的愿意,一是不想让魔王们知道守门人在查这个胎记,二是怕一般人之中有太多的无聊之人,说不定会故意去纹这么一个纹身出来,反而扰乱了视线。

    侠义盟的话,让各国有点摸不着头脑,然而却是纷纷背脊一凉。

    尼玛,疯狂程序员居然只是邪恶组织里的一员,那岂不是还有跟他一样疯狂的反人类分子存在?一个疯狂程序员已经闹得整个文明世界不得安宁,甚至有些国家已经启动了高级别的反恐预警,若是再多几个岂不是要世界大乱?

    如果侠义盟说的是真的,而能够找到这样的胎记,说明它应该已经至少抓住了其中一个,也不知道那一个到底是策划了什么样的恐怖袭击。

    还能说什么呢,虽然将信将疑,但这却是目前的唯一线索。既然侠义盟都这么干了,那就先凑合着弄吧。

    ……………………

    一处漂亮的庄园内,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姑娘正试图学习走路,而她的父母则是在旁边宠溺地笑着。过了一会,因为小姑娘身上沾了一点灰尘,于是就准备好了一个澡盆洗澡。

    这时候,父亲忽然眉头一皱,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蝴蝶胎记。而身为政府高官的他,知道最近侠义盟刚刚发出来的通知,也看到了那个蝴蝶胎记。虽然和女儿的有些不一样,位置也是在屁股上而不是胳膊,不过风格是非常像的。

    父亲一下子就愣住了,而后又自嘲一笑。

    女儿才一岁多呢,连话都说不清楚,怎么可能会是邪恶组织里的一员?这只是个巧合罢了。看来侠义盟的这条线索也不靠谱啊,身上有胎记的人多了去,样子像蝴蝶的说不定也有。总不能所有人都抓起来,而后告他们是恐怖分子吧?

    不过,父亲还是跟母亲说道:“女儿的这个胎记,不要让外人知道,而且也不要随便拍照。”

    母亲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也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