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我的老婆是女首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世上只有妈妈好(第二更)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世上只有妈妈好(第二更)

    满眼全是白色,雪被太阳一照,有些刺眼,但白雪覆盖的地方,却有奇迹的红色出现,那些身穿制服的人,用尽所有工具,开山挖雪。

    现场有哭泣的声音,也有大喊加油的声音,他们的眉毛已经结霜了,有人的手套都烂了。

    有救出来的人被担架抬走,护工都已经跑了起来。

    这种天气,志愿者根本到不了,也只有专业人员才能够在场救援!

    其中画面停在一个小女孩儿的脸上。

    她已经哭成花脸猫了,冻得嘴唇发紫,脸脏兮兮的,但是担架路过子弟兵的时候,却敬了一个很不正式的礼。

    画面就在这里停止,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惊慌失措,发青的嘴唇看得令人心疼。

    “大暗县受灾严重,救援人员无法进场,昨晚通过大型机械开山进入,真个渠村都被掩埋,有人逃出了,但也有人无法逃出,救援队已经救出一百三十人,可惜的是有七具遗体被发现,还有五十六人下落不明。”

    “画面上这位女孩儿叫陶阮阮,生于单亲家庭,与母亲相依为命,救援队发现的时候,她和母亲被压在门板下面,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但阮阮却被母亲用身体保护的很好,而且根据救援队的说法,母女两被压在下面恐怕已经五六天了,因为是房屋倒塌压倒,所以无法取得积雪解渴,母亲为了让阮阮活下去,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自己的鲜血维持女儿的生命……”

    整个茶馆里面静悄悄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大厅中央的电视,一股颤栗感开始弥漫。

    陈安歌看着桌子上的茶杯,不免叹息一声,看向白莲花,却发现她一直盯着电视屏幕。

    咚咚咚!

    玻璃窗外,聂震敲了敲窗户。

    陈安歌和白莲花赶紧拿行李往外走。

    出去的时候,白莲花又回头看了看电视。

    “啧,这下可变成一家人了啊!”

    聂震笑着拍了拍陈安歌的肩膀。

    上次来的时候还比较陌生,但现在就算是陌生,那也是一家人了。

    陈安歌笑着叫了声表哥。

    “嘿,老爷子一直都不夸人,可把你好好夸了一次!”

    “哦,有吗?”

    “当然了,他给我们还不说,不过在他那些朋友圈子里面对你评价相当高,老爷子毕竟是作协退下来的,那个圈子里面的人大都自命清高,脾气还很臭。”

    文人不都有些臭毛病吗。

    人臭老九臭老九的叫着,你还得受着。

    “老爷子和老奶奶身体怎么样?”

    “好的,不过这个老奶奶冬季感冒了一次,可把人吓坏了!”

    “人老爷子,免疫力下降了!”

    “对,所以就没让老奶奶再出去过,不过人老了,再家还待不住,老奶奶有时候还偷偷跑出去串门子。”

    陈安歌笑了笑,人老了不就那样吗,都说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能听话就怪了。

    聂震看了好几眼白莲花,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安歌,她咋了?”

    白莲花上车脸色就不怎么好,也不参与他们的聊天,更是一句话都不说。

    陈安歌猜想估计是之前那个新闻的缘故,随即简单的说了一下。

    “哎,今年开年就不利,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儿!”聂震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也有些沉重。

    白莲花早年丧父母,看到那种事情内心难过肯定的。

    别说她这种早年丧双亲的,就算是家庭圆满的人看到那种新闻,估计心里也吊着一块大石头了。

    因为这事儿聂震也不怎么说话了,一直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白莲花的脸色好多了。

    在外她是女老董,所以什么感情波动并不会太大,但如今陈安歌在身边,所以她倒也没有太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开心就不开心。

    难过就难过了!

    “这次回去我就找职业经理人,先把基金部门拉起来!”

    “也行!”

    收拾好了情绪,已经到了门前,门铃响起,很快就有人过来开门了。

    “快进来快进来!”

    因为早就打过招呼了,所以聂家这边都知道谁要来。

    这次家里基本上就只有家人,毕竟新年走亲戚已经过了。

    “莲花回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老太太眼尖,看到白莲花立马走了过来。

    几十岁的人了,腿脚还是那么稳当。拉着白莲花的时候,眼睛飘到陈安歌的身上,一手拉着一人。

    “去年都没来,今年可得住几天!”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没动,陈安歌看过去的时候,老爷子刚好看了过来,鼻子里面哼了一声。

    看来老爷子还在为前年陈安歌作弊虐他耿耿为坏。

    “走开点,像个死人一样。”

    老太太冲着老爷子喊了一声。

    客厅里面其他人脸色极为精彩。

    老爷子在聂家是说一不二的,但偏偏老太太压着他一头。

    “姥爷!”

    陈安歌乖乖叫了声。

    “嗯!”

    老爷子点点头,毕竟他对陈安歌也不是不满意,就是有点看不顺眼了。

    当然背后还夸了不少。

    这或许就是人的矛盾所在。

    “来来,红包红包!”

    老太太可不管,从口袋里面掏出两个红包,陈安歌和白莲花一人一个。

    陈安歌摸了下,发现并不是钱。

    白莲花已经打开了,发现里面是个戒指,陈安歌拆开一看,他这个也是戒指。

    “这可是外婆给你们两个特意去打造的!”大舅妈笑着说:“话说你们两个结婚也不知道给我们说一声,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领证可不行啊,还得办婚礼!”

    “没错没错,不办事可不行!”

    老太太拍着白莲花的手。

    她这个年纪的人,最看重结婚了,领证这种事儿反而并不怎么在乎。

    “放心吧外婆,我会给莲花一个美好的婚礼!”

    陈安歌作为一个男人,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了。

    “好,我等着!不过可别让我等得太久了!”

    老太太笑得眼睛都眯到一起了。

    因为是老爷子的生日,陈安歌和白莲花也带了礼物。

    在家里过生日的时候,老爷子一直在看电视,陈安歌看了眼,发现上面播出的还是最近的灾情。

    看老爷子眉头紧锁,应该也在担心这事儿。

    看着看着,阮阮的消息又出现了。

    显然阮阮现在非常受关注。

    客厅里面不少人都看到了,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

    “哎,多好的孩子啊!”

    老太太抹了把眼泪,也不知道是在说阮阮,还是在说阮阮的妈妈。

    老爷子看向白莲花:“莲花,这么大的事儿,你的公司应该做点什么吧!”

    白莲花点点头:“恩,我们已经准备成立基金会了,我们会先以公司的名义捐一笔钱出来!”

    老爷子恩了:“那就好,人赤裸裸而来,赤裸裸而去,钱够就行了,而且你们公司现在越来越大了,这方面得多注意,毕竟国家在你们企业方面也给了不少便利!”

    “我会的!”

    说完白莲花,老爷子又盯上陈安歌了。

    陈安歌心头一跳。

    “安歌,钱这个东西肯定不嫌多,而且你是文艺工作者,你的号召力应该比莲花还大,你也得让那些明星出点钱,毕竟这次灾情比较大,灾后重建需要一大笔钱!”

    陈安歌赶紧点头:“这次回去我就让他们办义演,而且……这个阮阮的事情我觉得可以拍摄成电影,到时候电影票我们一分不取,全都捐出来,用作灾后重建!”

    聂老爷子一愣,神色有些诧异。

    “这新闻刚出来,你就有灵感?不过这样很好,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很多人都想奉献一点爱心,估计很多人还找不到渠道。”

    陈安歌尴尬的摸了摸头,他只是随口一说,不过阮阮的这个新闻,他真的触动非常大。

    而且他在看这个新闻的时候,脑海之中立马就有一个旋律冒出来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

    “不过这影片可得快点啊,三五个月可等不起!”

    陈安歌深吸口气:“姥爷您放心吧,影片的事儿我来解决,应该用不了一个月,不过到时候上映还得您打声招呼!”

    聂老爷子惊讶的看着陈安歌。

    一个月?

    不过陈安歌都说得信誓旦旦,他也打了包票:“你放心,只要是公益片,到时候我让上面给你开绿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