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长宁帝军 > 第四十五章 走一个

第四十五章 走一个

    沈冷回到营房之后就坐在那思考,庄雍的态度显然有些不对劲,沈先生和庄雍关系确实很好,但还不至于到让庄雍为了他和沐筱风撕破脸的地步。

    如此不遗余力的捧他,显然不仅仅是因为私人关系。

    沈冷摇头苦笑,真麻烦啊

    这是一场水军内部之间的斗争,表面上是庄雍对沐筱风的打压,可往大了说那是陛下和以大学士为首的那群文官之间的斗争,也就是每一代大宁的皇帝陛下都足够强大,不然的话每一次对外动武的时候那群文官反对的声音就能把人震聋了。

    好事。

    沈冷安慰了自己一句,这不就已经是正七品了吗。

    说起来只是带着一百多人的小小武官而已,可那也是吏部正经登记入册的官员了,以后吃的就是大宁的俸禄,待遇来说提升了好几倍。

    可是,这一大坑的浑水不好趟啊庄雍舍不得把沐筱风原来的那一标营人马都清理出水师,想留下又担心沐筱风继续惹是生非,那可是战斗力彪悍的三百多战兵,放在战场上就是一群屠夫,放在沐筱风手里也一样是大麻烦。

    所以庄雍想了个办法,把这一标营人马拆开,一部分给沈冷,因为他知道沈冷是最不可能和沐筱风走到一起的人,可以放心大胆的把这些士兵交给沈冷去调教,而沈冷又会担心这些人被沐筱风继续利用调教起来自然不遗余力,这都是算计啊

    “老狐狸。”

    沈冷自言自语了一句,在床上躺下来,睁着眼睛看着屋顶哪里有时间发呆,想茶爷。

    沈冷离开之后不久,校尉黎勇就被两个亲兵押着进了庄雍的军帐,庄雍看了一眼五花大绑的黎勇后微微叹息,摆手让人退出去。

    庄雍过去亲手把黎勇身上的绳索解开丢在一边,拍了拍黎勇的肩膀:“你是当年我亲自点的兵,那个时候你在京城禁军里是一个团率吧,当初跟着我打过两次仗,我一直都记得你脱下战甲在敌军之中冲杀的样子,后来我对陛下说过,黎勇是一员勇将。”

    黎勇的脸色猛的一变。

    庄雍一边踱步一边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水师吗?就是因为我觉得那个时候亏欠你的,当时我们负责为大军拖住敌军主力,给大军足够的时间绕到敌军背后切断归路,我们以少打多,敌人十二次冲击本军阵型,其中五次是你带着敢死队反杀回去击退的,这些我都记得。”

    黎勇的眼睛红了,鼻子发酸。

    庄雍走回到书桌那边坐下来:“可是,就因为军中有个人是大将军裴亭山的亲戚,所以硬生生把你的军功拿走了一大半,裴亭山当初有大功,陛下也确实会偏他一些,所以我没能保住你的功劳,若都留下,你最起码已经是个正五品了吧。”

    “将军!”

    黎勇的眼泪已经止不住流下来:“卑职一直都不怨恨将军,卑职知道将军始终都对卑职推心置腹百般照顾。”

    庄雍叹道:“现在也一样对你推心置腹后来陛下让我筹建水师,我第一个想到要带的人就是你,把我亏了你的都还给你,到水师之后想着只要你有军功就立刻提拔你,然而沐筱风来了,点名要你做手下,因为他知道你会领兵,会打仗,他会个屁?”

    “他进剿水匪哪一次不是你指点的?功劳归他了,他现在是从四品我以为你是最恨这种人的,想不到现在的你也变成了这种人。”

    黎勇猛的抬起头:“将军,那是因为卑职已经看透了!当初在战兵的时候,我的功劳被人抢了,只因为对方有大将军裴亭山做靠山!这公平吗?我能怎样?后来我看明白了,要想出人头地光靠拼命不行,也得有个靠山。”

    “将军公正,我知道跟着将军也早晚能出头,可我已经四十多岁了,我还能拼杀几年?沐筱风的爹是大学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将军,这选择是我自己做出的,不管你想怎么处置我我都毫无怨言,只怪我自己没有那个命。”

    “可惜了。”

    庄雍摇头:“若是不出事的话,未来沐筱风离开,你就是我选定的副提督。”

    黎勇眼神一变,声音也沙哑起来:“将军”

    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

    庄雍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说道:“可我知道,你我都回不去了,就算我现在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让你回去继续做校尉,你的心思也不在我这边,人一旦做出了选择,就没办法改变了。”

    黎勇咬着牙不说话,因为他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了。

    “将军打算怎么下手?”

    黎勇微微昂着下颌,脸上有些别人不理解的骄傲:“光凭着我今日的罪过,还不至于处死我。”

    庄雍默不作声。

    黎勇忽然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眼泪也随即流下:“我知道将军一直都待我好,将军也一直都说是你亏欠了我的,可其实我对将军心中也觉得亏欠,从我打算跟着沐筱风开始就一直很痛苦,我对不起你,所以今日既然话已至此,我又怎么能让将军为难?我来送将军一个理由吧”

    他忽然一个箭步冲过去,直接将挂在架子上庄雍的那把佩刀摘了下来,刷的一声长刀出鞘,他以刀指着庄雍:“将军大恩,来世再报!”

    黎勇跑到了军帐门口嘶哑着嗓子咆哮起来:“庄雍,受死!”

    这一声简直炸了整个军营,大帐外面当值的亲兵立刻就冲了过来,黎勇冲出大帐一脚将过来的亲兵踹翻,然后仰天怒吼:“世道不公!我要杀一个清清白白!”

    哪里是杀一个清清白白,分明是要死一个清清白白,可是,能清白吗?

    亲兵队开始用连弩点射,庄雍冲出大帐的时候黎勇已经倒了下去,直愣愣往前扑倒,后背上插着好几根弩箭。

    四周跑过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全都呆傻的看着,心说校尉黎勇这是怎么了?

    一个亲兵过来冷声说道:“居然敢行刺将军,该死!”

    他一招手,又过来几个人,将黎勇的尸体抬着往大帐那边过去请庄雍验明生死,庄雍看也没看,摆手:“去后面埋了吧。”

    说完之后庄雍就进了军帐,背影萧条。

    大营里顿时炸了一样,消息立刻就传播了出去,校尉黎勇竟然敢在将军大帐拔刀行刺,被庄雍将军的亲兵当场格杀!

    “多可惜的一个人啊,待兵不错的。”

    “是啊,谁想到会是这样的下场,怪只怪他竟然私自带兵出营,这是大罪啊,怕是将军要把他逐出水师,他一怒才要下杀手吧。”

    “你们啊,看的太肤浅了,你们难道看不出来黎勇已经投靠了沐筱风?庄雍将军怎么可能容得下他,也怪他自己不识时务啊。”

    “原来如此,那真是该死了。”

    “牺牲品而已,可怜。”

    沈冷就站在人群里,听着那些人议论纷纷心里很难过他觉得嘴里发苦,可是想着最苦的还是那个人吧,这名声背了,骂挨了,这般选择怕是会让他今后很多年都被人指指点点。

    沈冷转身,一边走一边想着,为庄雍这样的人出些力,不冤枉。

    而在另外一边,沐筱风咬牙切齿的看着那几个人抬着黎勇的尸体逐渐走远,他的拳头攥的紧紧的

    “庄雍,算你狠,我多不容易才在这水师里拉拢一个黎勇,你居然这么心狠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把他杀了,以后怕是你也难以服众了。”

    他一跺脚转身回了自己的住处,眼神里都是怨毒。

    那几个亲兵抬着黎勇的尸体一直往后走直接从后门出了水师大营,然后把黎勇的尸体扔在了一辆马车上,几个人赶着马车离开直奔后边的那片荒地。

    军营里站在那看着的人群逐渐散去,都在唏嘘感慨。

    马车离开了水师大营之后一直走,走出去大概三里之后停下来,路边还有一辆马车在那等着呢,几个士兵将黎勇从马车上搬下来换了车。

    为首的那亲兵队正交代车夫:“他身上的麻药劲儿得持续到明天早上,他醒了之后告诉他将军已经在长安城做了安排,他回去汇合了家人就走吧,车上的银子足够他们一家人生活的,以后将军还会不断接济,再告诉他有机会将军会让他复出。”

    车夫答应了一声,啪的一声甩响了马鞭,马车缓缓起步。

    水师大营,将军大帐之中,庄雍缓缓的走回到桌子那边,手扶着桌子站住,脸色依然很白他放走了黎勇,可是却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

    黎勇本来是一个应该有着非常光明前程的人,他武艺好,作战凶猛悍不畏死,是一个标准的军人,这样的人却不得不选择去依靠沐筱风,庄雍悲伤。

    他为黎勇悲伤,也为自己悲伤。

    因为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要背上骂名了不会有几个人知道黎勇其实没死,整个水师大营里差不多所有人都会在背地里说三道四。

    帘子被人从外面撩开,沈冷拎着一壶酒一些菜走进来:“睡不着,将军能不能陪我喝点酒?”

    庄雍回头:“这是军中,怎么能随便饮酒最起码你先把门帘关好!”

    沈冷嗯了一声把门帘弄好,走到桌子边把那一壶老酒和一只烧鸡一兜花生米放下:“真好,有将军陪着一起触犯军规,肆无忌惮啊。”

    庄雍瞪了他一眼:“你都看出来了?”

    沈冷耸了耸肩膀:“你连那一标营的士兵都舍不得多处罚一个,又怎么会舍得黎勇?”

    庄雍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觉得心里有些暖和,终究还是有人理解自己。

    “嗯?”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你的酒是哪儿来的?营房之中你不可能藏得了酒,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你也不可能跑到外面买到酒。”

    “哦”

    沈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酒是从将军书房里拿的,拿,是拿,虽然没有人看到,但绝对不能算偷毕竟是拿你的酒陪你喝”

    庄雍捂着胸口:“你还能更不要脸吗?”

    沈冷:“菜最起码不是从将军书房拿的,是从厨房拿的。”

    庄雍:“我可能会毁了一世英名。”

    沈冷:“将军放心吧,门帘我都关好了,走一个?”

    他晃了晃酒杯。

    庄雍:“咳咳来,走一个。”

    【其实这一章更适合在晚上发出来,因为晚上比中午更适合走一个。】

    【继续求月票,推荐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