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前方有鬼 > 第2章 黄泉路与灵前诈尸

第2章 黄泉路与灵前诈尸

    罗云感觉天地在瞬间大变了模样。

    破旧的小院不见了踪影,院子里的人也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方阴暗、灰蒙、了无生机的天地。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混杂着血腥、腐败和硫磺的古怪气味,十分难闻。

    这一切,就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这是什么地方?我……穿越了?”

    突如其来的诡异变故,让罗云有点慌。

    他想要看清楚周围的情况,却发现根本转不了头、动不了身体,只能僵硬的目视前方。

    他的身体竟是不受控制了!

    他想尽办法,都无法掌控身体,哪怕只是动动手指头、眨眨眼睛,都办不到。

    很快罗云又发现,他的身体并不是呆立在原地,而是在走动。

    “我的身体要去哪儿?”罗云不安的想着。

    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他的身体在行走了一会儿后,踏上了一条蜿蜒的大道。

    这条道路与此方天地间阴暗、灰蒙的基调截然不同,是一片刺眼的鲜红,宛如一条血路!

    仔细看才知道,铺满了这条道路的不是血,而是一种奇特的花。

    这花没有叶子,只有花瓣,细长且多,通体嫣红没有半点儿杂色。当不计其数的奇花汇聚到一起,便形成了宛如血路一般的奇异景象。

    在这条道路上走着的不止罗云,还有着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人。

    这些人排出了九条队列,每一条都秩序井然。甚至连他们踏出的每一步的距离,都是一模一样,丝毫不错。

    他们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驱使着,在往同一个目的地行进。

    罗云很想要问问这些人,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可是他根本开不了口,只能跟着队伍一步步往前走。他想要回头看看后方的情况,同样也做不到,只能一直看着前方那人的后脑勺。

    让他震惊的是,前方那人的后脑勺上竟然有着一个大豁口!腥红的鲜血和白花花的脑浆,不断的从中流出,但他却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其实罗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但他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

    他就这么与队伍里的人一起,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这条铺满了嫣红奇花的道路上行进。

    不知是过去了多久,他终于看到了这条道路的尽头——一个暗红色、看不到底的深渊!

    排在他前面的人,全都纵身跃入了这个深渊,现在该轮到他了。

    “不——不要!”

    罗云大惊失色,他不想进入这个深渊。

    因为他已经猜出了这方天地的身份。

    他刚刚走过的那条路,十有八九是黄泉路!

    路上开满的嫣红奇花,便是黄泉路上的彼岸花!

    与他同在队伍里的人,全都是新死之魂!

    现在黄泉路到了尽头,深渊下面不用猜,肯定是阴曹地府!

    罗云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死了,他还年轻,还不想死,更不想下地狱!最重要的,他喵的还是个处男啊!

    就这样死了的话,也太亏了啊!

    可惜他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往前跨出一步,直挺挺的落入了深渊,急速下坠!

    “完了!”

    就在罗云满心绝望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一片血红色的光芒从深渊中飞射了出来!瞬间就将整个天地,都给染成了血红色!

    这光芒,将他紧紧包裹。罗云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从他周身的毛孔,往他身体里钻,而且数量还不少!耳畔,还响起了一片古怪的低吟。

    没等他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身体忽然一轻,竟是飞出了深渊,并且越飞越高!

    当黄泉路上的人,小的如同蚂蚁大时,罗云看到了让他无比震惊的一幕!

    那蜿蜒的黄泉路,竟然是两只巨大的、各有着九个弯的角!

    那些新死之魂,就是行走在这两只巨大的角上。而这两只巨角的主人,是一尊比大山还要巍峨、庞大的神像!

    这尊大神虽然人立站着,却不是人形,它虎头、牛身,除了两只巨大的角外,还生着三只眼睛。

    左边的眼睛中,透着赫赫威严;右边的眼睛里,闪着摄人寒光;而中间的眼睛里,则是流露出了悲天悯人的慈悲。

    “这是什么神?”罗云又惊又奇。

    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那尊巨大无比的神像,竟是冲着他,屈膝跪拜!那些行走在黄泉路上的新死之魂,更是匍匐在地,冲他行起了五体投地的大礼。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

    忽然,罗云周围的景象又一次陡转。

    他就这么突兀的回到了先前那个破旧的小院子里,一如他诡异的出现在黄泉路上。

    “我回来了?我的身体又能动了?”罗云又惊又喜。

    他不仅回到了人间,还重新拿到了身体的掌控权,这让他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和激动。

    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个情况:虽然他在黄泉路上行走了很久,可现实世界里,却似乎连一秒钟都没耽误——纸扎的奈何桥还在燃烧,人们都在惊讶的望着它,尚未挪开目光。

    罗云迷茫了:“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也太真实了吧……”

    “李法师,你个龟儿子是不是存心跟我们捣乱?我警告你,要是搞砸了这场丧礼,我们兄弟俩天天去你家里闹,还要你管吃管喝管钱花!”

    雷涛破口大骂了几句后,回过头来,就要继续先前的事——抓罗云。

    就在这时。

    一道沙哑幽怨的戏曲唱腔,突兀的在众人耳边响起:“端一把椅儿坐床前,不孝的奴才听娘言:娘养你不容易受尽艰难,说起来娘是泪不干……”

    院子里所有人在听到了这个声音后,都生出了毛骨悚然之感,雷疯子兄弟俩更是脸色剧变,瑟瑟发抖。

    他们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他们过世的母亲,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听戏唱戏。

    此刻这唱戏的声音,与他们母亲马婆婆一模一样!

    可马婆婆不是已经死了吗?

    怎么还能唱戏?

    这是谁在唱戏?!

    “声音……声音是从灵堂传来的……”有人颤声说道。

    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灵堂,一阵阴风忽然吹起,猎猎作响,瞬间就把灵堂里的蜡烛全数吹灭!紧接着天色大暗,仿佛有什么东西遮蔽住了阳光,让院子坠入了黑夜。

    温度也在狂降,瞬息间就冷的如同冰窖一般。

    房顶上的瓦片被阴风刮落,如雨点般落在院子里,砸在人们身上,但却没人闪躲,只因为他们看到了无比恐怖的一幕——安放在灵堂里的马婆婆尸体,竟然诡异的弹身立起,并且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空洞、灰暗、冷漠到没有一丝感情的眼睛!

    那就不是活人能有的眼睛!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双股战战、瑟瑟发抖,大脑陷入了死机的状态。

    几秒钟后,李法师率先回过神来,发出了他这辈子最大的一声叫唤:“诈诈诈……诈尸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