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前方有鬼 > 第69章 你是不是虚啊?

第69章 你是不是虚啊?

    朝游戏厅大门瞥了一眼,罗云收回目光,将庞飞还来的游戏币放回到了小篮子里,笑着对夏月说:“来吧,让我看看你玩街头霸王到底有多厉害。你选谁?春丽吗?”

    夏月没有投币,担忧地说:“我看这四个人走的时候,表情多有不忿,怕是会回来报复。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罗云没想到夏月不仅思维敏捷,观察力也很强,竖起大拇指赞道:“这不愧是学霸!”随后又说:“不用担心,我能教训得了他们一次,就能教训得了他们两次,不管他们叫来多少人都没用!别忘了,我可是大师。”

    夏月回想起罗云的神奇本领,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对哦,我怎么把这个忘记了。”

    她的担忧烟消云散,安下心来,跟罗云PK起了街头霸王。

    别说,她玩的技术还真是不赖,除了最开始因为手生输了几把外,后面全都是压着罗云在打。

    又赢了一把,夏月欢呼了一声,俏脸儿因为激动红扑扑的,还打趣罗云:“大佬,看来你的技术不怎么样嘛。”

    “我的技术没有问题,只怪你太厉害。”罗云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实在没有想到,夏月在游戏上的天赋,居然是这么的高。

    “你这马屁拍的好,我喜欢。”夏月笑的很开心,拢了拢头发,问:“还要继续吗?”

    她灿烂的笑容让罗云看的呆住了。

    “问你话呢。”夏月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嗔怪道。

    “抱歉抱歉,你笑的太漂亮,让我看入了迷。”罗云挠挠头,实话实说。

    对于女生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种大实话更好的夸奖了。更何况这话,还是从自己有好感的男生口中讲出的。

    夏月笑的更加开心,娇媚如花的剜了罗云一眼,似怒实喜的说:“油嘴滑舌。好啦,快来玩游戏吧。”

    罗云摆摆手:“你先玩吧,我被你虐了好几把,需要缓缓劲,找回点状态。”

    “好吧。”夏月没有强求,自个儿玩了起来。

    罗云起身,从脑海中调出了担山赶日拳法,临时抱佛脚的习练了起来。

    他只练了一个姿势,也是起手式——俯身担山。

    他习练的速度很慢,每个动作都无比的沉重,仿佛真有一座大山被他担在了肩头!

    这也就让他的动作在旁人看来颇为滑稽可笑,比公园里老大爷老奶奶们练的养生太极拳,都还要来的缓慢无力。

    只有罗云自己才知道,他挥出去的每一拳、踢出去的每一脚,都是饱含着力量的!

    他身体里的气血,也在这一个个看似缓慢无力的动作中,疯狂涌动!

    “你在干什么呢?”夏月打完一把游戏,回过头来,看到他的举动很是诧异。

    “练拳。”罗云没有瞒她。

    夏月呆了呆:“你这是临阵磨枪?有用吗?”

    罗云气喘吁吁,勉力挤出了一个笑容:“当然有用,不信你等下看吧。”

    夏月觉得好奇,也跟着一块儿练了起来。但她虽然将姿势学的像模像样,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因为担山赶日拳法,招式并不是关键,呼吸和发力的窍门才是重点。不懂这两样,就算把招式掌握的再熟练也没有用。

    这也是罗云敢当众习练担山赶日拳法,不怕被人偷学了去的原因。

    夏月练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见罗云练的满头大汗,不由的啧啧称奇,搞不明白这几个看上去很简单的动作,怎么会让罗云那么累。她起身去前台买了两瓶水,等到罗云中途休息的时候,递了一瓶给他。

    罗云道了声谢,拧开盖子就喝。

    夏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罗云,你什么时候抽空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罗云不解:“我又没病,检查什么?”

    夏月一脸认真地说:“你刚刚做的那几个动作明明很简单,却大汗淋漓,是不是身体有些虚啊?趁早去医院检查,也好趁早治疗。”

    “哈哈哈!”蹲在游戏机上的黑猫大笑了起来。

    罗云则是把喝到口里的水,‘噗’一声全喷了出来,更被呛的连声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后,苦笑道:“你瞎说什么呢,我这可是国防身体,好的很!”

    说我虚?开什么玩笑!我要是虚,这世上就没几个不虚的人了!信不信以我现在的身体,轻轻松松就能操哭你?不信的话,放马过来一试啊!

    当然,这些话他也就是在心里面想想,还不敢对着夏月开车。

    黑猫撇了撇嘴,讥笑道:“呵呵,怂逼!”

    罗云不理它,虽然才短短三天,却都已经习惯了黑猫的冷嘲热讽……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在游戏厅里响起。

    罗云扭头,就看到之前被他轰走的庞飞四人,带着二十几个人,来势汹汹的回到了游戏厅。

    被罗云目光一扫,庞飞四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李文强更是感觉自己打好了石膏的手腕上,又传来了一阵钻心疼痛!

    他们下意识的要低头躲闪,忽然醒悟过来:“我们这边可是有二十多个人,这小子就算再能打,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他们心中的恐惧感减轻不少。

    李文强抬手一指罗云,咬牙切齿的说:“龙哥,就是那小子!你可一定要帮我们报仇啊!”

    被称作龙哥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留着光头身材魁梧的壮汉。

    听到李文强的话,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皱眉道:“就他一个人?”

    庞飞急忙说:“龙哥,别看他只有一个人,但是很能打,手上有点儿功夫!”

    龙哥不屑的哼道:“你们四个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给欺负了!能打?有功夫?哼,之前这条街上,开跆拳道馆的刘飞龙也说自己很能打,还是跆拳道的什么带,把自己吹的很厉害。结果呢?兄弟们一拥而上,直接就把丫的手脚都给打折了!”

    “那都是龙哥厉害,还有各位兄弟威猛。”

    庞飞点头哈腰的拍马屁,李文强等人也都腆着笑脸不停附和。

    龙哥上前一步,旁边有懂事的小弟立刻拉来一张椅子,伺候他坐下。

    他看了看罗云,又扫了眼夏月,脸色一沉,森然质问道:“小子,你打断了我这个兄弟一只手腕,这笔帐,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