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前方有鬼 > 第73章 符咒能救人,也能杀人

第73章 符咒能救人,也能杀人

    罗云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黄纸。

    这是他画镇魂符剩下的,没用完就揣了一些在兜里,以备不时之需,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他从中抽出一张,然后从朱程龙开始,一人头上拔了一根头发。

    刚开始,朱程龙等人还以为罗云是又要揍他们,吓的哇哇大叫,结果发现罗云只是在拔他们的头发,便不叫也不挣扎了,只是不解罗云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是要留做纪念?

    可我们又不是女的,干嘛要留我们的头发来做纪念呢?难道他竟是有什么特殊的倾向?

    罗云并没有让他们疑惑太久,很快便揭开了谜底——他把所有人的头发,都包在了黄纸里,然后将黄纸折叠成了一个特殊的三角形状,将灵力灌输于指尖,在黄纸上勾勒出了一道符文。

    这是记载于《轩辕碑记·祝由十三科秘录》里的一道咒符,名为安心咒。

    这道咒符如果是用来治病,的确是有着安心养神的功效,对于躁狂、忧郁、自闭等等精神方面的疾患,有着不错的疗效,对小儿惊啼也能很好的治疗。

    然而咒符之道,既能救人,同样也能杀人!

    安心咒可以用来安心养神。

    但同样的,也能用来营造恐惧,吓杀他人!

    有句话说的好,身体上的伤痛是一时的,而精神上的伤痛,则是永恒的!

    马婆婆没有灵力,发挥不出《轩辕碑记·祝由十三科秘录》里,记载着的这些符咒的威力,但罗云不同!

    他要用这道咒符,让朱程龙等人打心底里害怕他们、恐惧他们!只能这样,才能绝了后患!

    朱程龙等人却不知道罗云要做什么,呆呆的看着他将安心咒制好,举起来,冲着他们扬了扬,喊道:“看这里!”

    罗云扬动安心咒是有讲究的,是一种特殊的规律。在这种规律性的扬动下,朱程龙等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将目光集中在咒符上,哪怕有人察觉出了危险,也无法将目光挪开。

    “燃!”

    罗云一声轻喝,安心咒上立刻窜出了一道火光,瞬间燃烧成了灰烬。

    对此,朱程龙等人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惊讶。

    因为他们在安心咒燃起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咒符的力量催眠,进入到了恐怖幻境中。

    很快,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尖叫,从朱程龙等人的口中传了出来,他们表情无比惊恐,身体不停的颤抖,更有人被吓失禁、尿湿了裤子。

    夏月好奇的问:“他们这是怎么了?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罗云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用了一个小小的咒符,让他们坠入幻境,感受恐怖。”

    夏月越发好奇:“什么样的恐怖幻境,能让他们怕成这样?”

    罗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每个人恐惧的东西不一样,所以他们这会儿看到的幻境也是不一样的。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此刻经历的,绝对是他们心中最恐惧、最害怕的。当然,我们俩的形象也被烙刻在了其中。从今往后,我们俩将成为他们的噩梦!”

    “好神奇!比催眠还厉害!”夏月啧啧称奇。

    “那是必须的,祝由科被发明的时候,西方的催眠术还没影呢。”罗云很骄傲。

    事实上,别看安心咒很是厉害,可它还是有缺点的。

    对于心智坚定的人,安心做能够发挥的效果并不大。可朱程龙等人,在被罗云狠揍一顿又掰断了手骨后,正处在一种惶恐不安的情绪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心咒轻而易举的就影响到了他们,发挥出了最大的效果!

    恐怖幻境并没有持续太久,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

    但这已经足够。

    要是让朱程龙他们在恐怖幻境中待太久,不被吓死也会被吓成神经病。

    随着幻境消失,朱程龙等人纷纷恢复了清醒。

    在确定刚才是幻觉而非真实的后,他们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候,罗云开口问了句:“感觉怎么样?”

    他的语气很平淡,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笑意,可朱程龙等人在听见了他的声音后,却是齐齐脸色骤变。而当他们看到了罗云和夏月后,更是一边连滚带爬想要拉开距离,一边哇哇的哭喊了起来。

    “啊——是这两个人!”

    “救命!救命!”

    “求求你饶了我们!我们再也不敢冒犯你了,再也不敢了!”

    除了之前在恐怖幻境中尿了的人外,又有几个人,在此刻,因为看到罗云和夏月被吓尿了。

    阴愿力+17、+12、+25……来自朱程龙等人的恐惧。

    夏月一脸茫然:“我们有那么恐怖吗?居然被吓成了这样,要不要这么离谱啊?”

    她平生头一次对自己的容貌产生了怀疑。

    罗云暗道:“安心咒的效果,好的有些出乎意料啊……不过这样也好,只有深深的恐惧,才会让人不敢产生恨意和报复。”

    紧接着他高声喝道:“都别叫嚷了,我已经收拾过你们,不会再对你们怎样。我这个人,是说话算话的。”

    听见这话,朱程龙等人虽然还是满脸惊恐和畏惧,但真的就闭嘴不再叫嚷了。

    不仅如此,他们还给罗云贡献了一波阳愿力。

    “这些家伙不是怕我的吗?怎么还给了我阳愿力?让我看看,这些阳愿力的产生,居然是因为他们在感激我?”罗云一脸错愕。

    想了想,他明白了:“看来他们是对我害怕到了极致,以至于听到我说不会对他们怎样,竟是产生出了感激之心……这倒是跟斯德哥尔摩症有些相似啊。”

    顿了顿,罗云又说:“惩罚给过你们,接下来,该谈谈医疗费了。”

    听到这话,朱程龙等人居然又给他贡献了一波阳愿力,并且一个个都是受宠若惊的样子,七嘴八舌的说道:“怎敢让大佬您出医药费?我们受伤,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是自己活该!这医药费,理应我们自己出,就不劳大佬您费心破财了……”

    罗云打断了他们的话:“你们又搞错了,我说的医疗费,并不是我付给你们,而是你们付给我。”

    “啊?”

    朱程龙等人齐齐一愣。

    我们付给你医药费?

    有没有搞错?你特么是哪里受伤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