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前方有鬼 > 第77章 舌灿莲花,不令而行

第77章 舌灿莲花,不令而行

    片刻过后,雍从柳回过神来,不信的嗤笑道:“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我们夏月不但漂亮,学习成绩还好,各种奖项都拿了个遍!她这么出色,怎么可能会去跳楼?”

    罗云摇头道:“正因为她出色,所以她身上背负着的压力,远比普通人更大!你们作为父母,非但没有帮着她缓解压力,反而还在不断的给她增加压力、增加恐惧。说实话,夏月能够坚持这么多年没有被压垮,心理承受能力是很强的了!你们要是不相信我,可以打电话去学校问问,全校师生都看到了夏月跳楼的一幕,并不是我杜撰出来的。”

    雍从柳有些迟疑了,扭头问夏月:“乖女儿,告诉妈,这小子是在撒谎,对吧?”

    夏月回答说:“妈,罗云没有撒谎,他说的都是真的,我今天的确有跳过楼……”

    夏世吉在这时候走了上来,神情凝重地说:“我刚刚问过了夏月的班主任老师,罗云同学说的,是真的!”

    随后,他又冲罗云点了点头:“谢谢你救了夏月。”

    罗云笑笑,道:“不用谢,夏月是我的同学,她有危险,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

    “什……什么?”

    雍从柳这才相信事情是真,她看着夏月,身体不住的颤抖。

    这是愤怒、后怕和紧张等等情绪混合到了一起后的表现。

    “你真的去跳楼了?你怎么能够去跳楼呢?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到这么大,你就是这样来气我的吗?好,很好,你要跳楼是吧?你想死是吧?我满足你,我现在就打死你,然后我也去死!”

    怒不可遏的雍从柳,扬手就要抽夏月。

    “不要!”夏世吉想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但雍从柳的手,并没能够落到夏月身上,罗云及时挡住了她。

    雍从柳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大喝道:“让开!我是她妈,我教训她是天经地义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干预!”

    罗云寸步不让,一边护着夏月,一边说道:“抱歉阿姨,夏月的命是我救的,我不想自己好不容易救起来的人,转眼又被逼死!”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一股特殊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去倾听他的话。

    哪怕是正处在气头上,并且对他没什么好感的雍从柳,亦是如此。

    这正是《轩辕碑记·祝由十三科秘录》里的,一种抚慰躁狂、孤僻症患者的手段,名为【舌灿莲花,不令而行】。这一技巧,能让人不由自主的去关注施术者的言行,去倾听、去思索,并最终彻底相信施术者的话。

    对比来看,这一招与心理治疗里的言语开导,有着几分相似之处,但效果要更好,也更神奇!

    雍从柳在听了这话后,先是一惊,随后为自己辩解道:“你胡说什么?!我可是她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我现在教训她,是为了不让她以后不敢再去跳楼轻生,怎么可能会逼死她。”

    罗云摇了摇头:“阿姨,你说错了。你做的那些事情,只是你以为的对夏月好,但并不是真的对她好!”

    “你们天天让她好好学习、努力学习,甚至剥夺了她的一切业余爱好,让她每天都在试卷和课本中度过!你们有考虑过,这给她带来了多大的压力,她又该如何去发泄这些压力吗?没有!”

    雍从柳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站在她身旁的夏世吉亦是如此。

    他们震惊的发现,事情真如罗云所说,他们从来都只有叫夏月学习,并以高考为由,剥夺了她的一切业余爱好,却没有考虑过,夏月身上是否有背负着压力,又该如何去宣泄这些压力……

    他们脸上的表情有些惊慌。

    罗云的话还在继续。

    “夏月参加各种赛事,拿了奖,回来给你们报喜,你们有夸奖过她吗?没有!”

    “你们只是板着脸,让她不要骄傲,让她继续努力去拿更大的奖!你们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她产生娇纵之心,可是也给她当头泼下了一盆凉水,浇的她透心凉!”

    “如果我没有猜错,夏月现在给你们汇报她拿了什么奖,态度应该很平静,一点儿激动和高兴的表现都没有了吧?因为她已经灰了心!她觉得自己,永远无法让你们满意,更别说是让你们为她骄傲了。”

    雍从柳和夏世吉没有吭声。

    他们原本以为,夏月汇报拿奖态度的转变,是她成熟了。现在听了罗云的话后,他们才幡然醒悟。原来夏月不是成熟了,而是心死了!

    哀莫大于心死!

    他们却让自己的女儿心死了!

    这……得是多大的伤害?!

    然而罗云的话还没结束,他继续讲,讲了很多。

    他没有劝告雍从柳和夏世吉该怎么对待夏月,只是告诉他们,他们的种种作为,给夏月造成了多大的压力,让夏月产生了多少的恐惧和绝望!

    这些话就像是一把把的利刃,捅进了雍从柳和夏世吉的胸膛。

    他们先是惊慌失措,然后心碎心痛,最终茫然无措。

    “原来我们这些年做的……都错了吗?”雍从柳呢喃低语,目光迷茫。

    夏世吉也在思考着这一问题。

    他们回忆这几年里,对夏月的种种要求,似乎真如罗云所说,只是在一味的给夏月加担子、加压力,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担子和压力,会不会把夏月压垮!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该怎么来帮助夏月减压!

    人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可他们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甚至就连女儿取得了好成绩、拿到了大赛奖项,他们也很少夸奖……

    雍从柳和夏世吉对视了一眼,表情很尴尬,因为他们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夸奖夏月是在什么时候了。

    或许,是在她读初中的时候?甚至是念小学?

    总之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从这点来看,他们真不是好父母。

    甚至连合格的父母都算不上!

    他们只知道一味的对夏月要求以严,却忘记了张弛有道。夏月就像是一根被不断拉长的橡皮筋,会被压垮,会选择跳楼轻生,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的时候,过度的爱和期望,对人造成的伤害,更胜过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