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北宋大表哥 > 第五十七章 鹅肝

第五十七章 鹅肝

    吕武走的时候没头没脑的说过几天带他见个人,但却不肯说见什么人,甚至连句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多说,显得十分的神秘,这让李璋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当天晚上他想了半夜,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第二天一早,金山就再次偷偷摸摸的跑来了,看到吕武不在,这才面带紧张的向李璋问道:“怎么样,昨天吕班头听到我之前说的那些话了没有?”

    “应该没有,后来武叔又问了我一次,我用鬼丐的事蒙骗过去了。”李璋回答道。

    “太好了,昨天一晚上我都在担惊受怕,万幸没被他听到!”金山听到李璋的话终于全身一松,长出了口气道。

    “你这身上什么味啊?”不过李璋这时却忽然皱着眉抽了两下鼻子,因为他发现金山身上散发着一种古怪的味道,说香不香,说臭不臭,但闻起来让人感觉不太舒服。

    “别闻了,药浴的味,给我看病的大夫就开了几天的药,而且用完了就不肯再开,说是我的身体情况不适合吃太多的药,但我老娘不放心,她觉得生病了哪能不吃药,所以非缠着大夫开药,最后大夫没办法,就给我开了个药浴的方子,每天早上起床后泡半个时辰,泡起来倒很舒服,就是味道难闻了些。”金山这时露出无奈的表情道。

    “大夫说的没错啊,你这种情况的确不宜吃药,毕竟是药三分毒,而这些毒都需要肝脏来化解,不过你的肝……”李璋说到这里时却看着金山的肚子摇了摇头,像金山这么肥胖的人,肝脏肯定有问题,脂肪肝都是轻的,说不定会转化为肝硬化,而肝上有病的人对吃药更要慎之又慎。

    “我的肝咋了?”听到李璋把话只说了一半,金山立刻追问道。

    “这么和你说吧,你看你这么胖,这些肥肉可不仅仅长在你的肚子和四肢上,内脏也同样会受到影响,比如这些肥肉长到你的肝上,就会影响到你肝脏的正常功能,我一般称这种病为脂肪肝。”李璋怕金山理解不了,所以尽量用比较通俗的话解释了一番,当然对脂肪肝的解释不太准确。

    “真的假的,肥肉还能长到肝上?”金山显然有些不太相信。

    “当然可以,而且不但人可以,动物也可以,比如遥远的西方有种美食名叫鹅肝,就是强制给鹅或鸭往肚子里灌入大量的食物,持续一段时间后,它们的肝就会变得很大,而且因为里面满是肥油,吃起来入口即化极其的美味。”李璋直接拿出鹅肝来举例道。

    后世的法国鹅肝十分有名,可是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大部分鹅肝其实是鸭肝,而且鹅肝的制作十分残忍,需要强制的给鸭子或鹅填喂大量的食物,使得它们的肝脏变异,形成巨大的脂肪肝,也就是人们喜欢吃的鹅肝。

    “这个鹅肝……真的很美味?”

    金山的注意力显然歪了,这时竟然关心起鹅肝是否好吃的问题上,这让李璋也不由得捂着脑门无奈的道:“鹅肝再好吃也不能吃,你的肝本来就有病,再吃下有病的鹅肝,简直就是在找死。”

    “咳,我就是问问,又没说一定要吃。”金山当下干笑一声辩解道。

    “你要是真吃我也管不了你,不过我觉得你倒是可以回去试试给鸭子拼命的灌食,过上一段时间你把它的肚子剖开,看看它的肝变成什么样子,到时候你也会更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李璋这时再次说道,金山的病本来就是因为他管不了自己的嘴,能否治好全看他自己,所以李璋也能给出一些建议。

    “好,那我回去试试!”金山听到这里也立刻点头道,他还真想知道自己的肝脏到底是什么样子。

    金山今天来主要就是打听昨天吕武是否听到他们谈话的事,除此之外并没有其它的事,所以接下来他和李璋闲聊了几句后,就准备起身告辞,不过这时李璋却忽然叫住他道:“金山,你背后的人和丁相走的很近吗?”

    “呃?为什么问起这个了?”金山听到这里却是愣了一下反问道。

    “有些大树看起来繁盛无比,但可能一阵风吹来它就倒了,甚至还可能连累树下的人!”李璋叹了口气道,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做为朋友,他不希望日后丁谓倒台时,金山也受到连累。

    金山曾经说过他虽然胖,但并不蠢,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会把金山赌场经营的那么红火,只见他听后沉默了片刻,随后这才郑重的道:“多谢提醒!”

    说到这里时,只见金山忽然叹了口气,脸上也露出几分失落的表情道:“不过我和身后的那人早已经捆在一起了,而且他的想法也不是我能影响的,所以我也只能混一天是天,若是日后真的被倒下的大树砸中,也算是我倒霉吧!”

    金山说完之后,向李璋拱了拱手告辞离开,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李璋竟然感觉出几分凄凉,这让他也不由得想起一句话:人在江湖,身为由己!

    中午的时候,周老实像往常一样给李璋他们送饭,现在他的店里的主食已经换成了烩面,不但得到老顾客的好评,更是吸引了不少新顾客,每天中午都忙的要命,但周老实却宁愿让其它客人多等一会,也要先给李璋他们做好饭。

    “李小哥,这段时间你们晚上睡觉的时候机灵一点,昨晚西街那边又闹鬼丐了,而且还是被鬼丐闯进家里,结果三个大人全都死了,两个孩子也不见了。”周老实把饭送来后,却是拉着李璋低声叮嘱道。

    “西街?咱们这一片的下水道口不是都封死了吗,怎么还有鬼丐?”李璋听到这里也不由得露出惊讶的表情道,西街离他们这里不远,大概也就几百米,而且自从采娘差点被鬼丐掳走后,周围的几条街也都吓的不轻,纷纷动手封死下水道口。

    “谁知道啊,周围的几条街都把下水道都封死了,可是那帮鬼丐却还能钻出来!”周老实这时一脸痛心的道,死的那家人他还认识,甚至还来过他店里吃过饭,可是一转眼人就没了。

    不过就在周老实的话音刚落,正在买卤肉的一个客人听到了他们的话,当下忽然一笑道:“嘿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地面上有人和鬼丐勾结,所以才会有人帮他们从上面打开了下水道,这人啊,真是为了钱什么都敢干啊!”

    “有人和鬼丐勾结?”周老实听到对方的话也不由得大惊失色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封死下水道也没什么用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你们想啊,地下的鬼丐数量可不少,他们也要吃饭,这粮食从哪来,另外他们不但抢女人孩子,而且还抢钱,这个钱又花到了哪里,还不是有人暗中和他们交易?”这个客人当即冷笑一声道,卤肉店的客人三教九流都有,所以有些消息也十分的灵通。

    “还真是这个理,看来以后睡觉都得睁一只眼喽!”周老实听到这里也是长叹一声,随后摇着头回到店里,他的性格老实憨厚,实在无法想像为什么有的人为了点钱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

    晚上的时候,李璋叮嘱大家都小心一些,门窗一定要锁好,最后还特意叮嘱野狗加强警戒,毕竟这一家人的性命可全都交到他手里了,对此野狗也拍着胸脯保证,只要他在,就绝不会让任何鬼丐闯进来。

    第一天晚上倒是没什么意外,但是在第二天晚上时,正在熟睡的李璋却被野狗叫醒,随后他自己一个人就跳下二楼跑了出去,等到再回来时,本来干干净净的衣服上又多了不少的血迹。

    “下次能不能小心点,上次你那身脏衣服丑娘她们就有所怀疑,最后我只能用猪血帮你瞒了过去,结果你现在又搞得一身血,这下又得帮你买衣服了!”李璋看着野狗的样子却不由得吐槽道。

    “下次我注意,这次地下两个,地面的一个全都处理了,绝对不会有人知道!”野狗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道,他还记得上次李璋交待给他的话,下手要干净,不要留下隐患,更不要把危险引到家里。

    “去洗个澡,换下的衣服扔了,我还有件干净衣服,自己去找出来换上!”李璋再次开口道,野狗杀人的事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免得把丑娘他们给吓着。

    杀人其实无所谓对错,关键还是看杀的是谁,像鬼丐这种抢掠女人孩子,甚至杀人放火的人渣,哪怕杀光了李璋都不会有半点同情,甚至就算官府知道了,也只会奖励野狗为民除害,只不过李璋不想让野狗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否则万一被鬼丐知道了,那他们可就要永无宁日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鬼丐掳人的事情依然时有发生,吕武那边也是忙的焦头烂额,但却丝毫没有任何进展,反倒是李璋这一片有野狗保着,倒是十分的安宁。

    不过也就在这天晚上,吕武忽然来到李璋家中,也没说什么原因,拉着李璋就走,等到出了门才告诉他,那个要见他的人已经在等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