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167 棋子和父女(二)

167 棋子和父女(二)

    噺8壹中文網www.x8om 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雷霆战姬印象中,父亲的面容非常模糊,在自己刚刚记事不久,他就玩人间蒸发。走之前倒是给母亲留了一笔钱,不多,即使在房价不高的年代,那笔钱也付不起首付。似乎在男人眼里,她们母女三人就值这个价。新鲜热乎劲还在,便甜言蜜语,如胶似漆,一旦腻了,立刻弃如敝履。

    雷霆战姬的童年在祖父母的白眼和母亲的泪水,以及那晚姐姐的哀嚎声中度过,她心里埋葬的仇恨并不比吴三金低。

    “小妃?”男人皱眉。

    “闭嘴!”雷霆战姬娇斥一声。她没有名字,甚至以性为耻,从她加入宝泽开始,她就只叫雷霆战姬。

    “姓吴的,妈妈和姐姐的债,我今天来向你讨了。”雷霆战姬把短刀拿在手里。

    “你是东北大学那个女学生的女儿?几年前,那个暗杀家主的女人是你姐姐?”捂住胸口,鲜血仍然不停流淌的妇人被儿子搀扶着,喘着气,恶狠狠的盯着雷霆战姬:“你母亲是我杀的,我还派人去杀你们姐妹,可惜那个没用的东西竟然心慈手软,留下你们两条贱命。”

    “是你?!”雷霆战姬惊怒交集。

    “一个贱人,竟然也想嫁入吴家,不知道死活。”妇人冷笑道:“我不管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别让我见着,眼不见为净,可一旦出现在我眼里我不但要她死,还把她送给吴家养的一群亡命之徒,她不是想要男人嘛,我给她,我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吴远平脸色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了。

    雷霆战姬握着刀柄的手微微发抖,指节发白:“就算这样,你大可以把她赶走,为什么要害她性命。”

    “可笑,踩死一只蝼蚁,难不成还需要考虑斟酌?”妇人讥笑道:“眼不见为净是我最大的容忍,那女人不自量力,在我面前蹦跶,不杀她杀谁,我管不住我男人,只好杀她泄愤,要怪就怪她命不好。”

    说到最后一句,妇人突然掏出小手枪,对着雷霆战姬啪啪啪。

    情绪激荡之下,反应慢了一拍,但她身边的李羡鱼早有防备,在妇人掏出手枪的刹那,他便把身边的祖奶奶举高高,用力投掷出去。

    子弹啪啪两声,打在祖奶奶的脑壳上,头铁的祖奶奶鼓着腮帮,挠了挠头,气道:“等此间事了,看我不把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孙子吊起来打。”

    李羡鱼朝她扮了个鬼脸,转头,沉声道:“战姬,别中她激将法。”

    雷霆战姬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妇人用力推了一把儿子,喝道:“愣着做什么,帮你爸打开屏障,你们都傻了吗,为什么不动手”

    “噗!”

    钢珠贯穿了她的头颅,她被加藤鹰给爆头了。

    宝泽的高级员工个个都心狠手辣,杀伐果断,让她哔哔了这么久,已经很给面子了。

    “妈!”吴柘木大叫,他反手一刀劈飞射来的钢珠,面色狰狞:“我要杀了你们。”

    “咦我刚才在想什么?”

    “我为什么不去打破屏障,竟然还想看家主和他女儿撕逼。”

    “好奇怪,刚才突然就傻了”

    周围的吴家人云里雾里,感觉大脑似乎当机了一会,直到主母被人爆头,他们才反应过来。

    侯氏智减法!

    雷霆战姬从兜里取出一枚黑色八角合金盒,这是唯一进入能量屏障的钥匙。

    “帮我守好屏障,我和他只能有一个人出来,这是我的仇,理当我来报。如果我死了,帮我报仇。”顿了顿,她轻声道:“谢谢。”

    她这声谢谢是对所有人说的,也是对李羡鱼说。

    长腿美人毅然踏入能量屏障,顺手捏碎了八角合金盒子。吴家的异能在逃跑方面太占便宜,吴远平是家主,同时也是血裔名单排55的大高手。

    全国第55,分量够重。他铁了心要跑,还真没几人能追得上,实力大半被封印的祖奶奶也追不上。

    有些仇一定要自己报,假手他人,就没有意义。李羡鱼尊重雷霆战姬的选择,换成是他,杀母之仇,杀姐之恨他肯定会跟祖奶奶一样,自碎灵珠,虽然他并没有灵珠。

    雷霆战姬方甫踏入能量屏障,犀利的刀光斩切而来。她鬼魅般消失,出现在吴远平身后,同样犀利的斩切回击。吴远平回身挡了一刀,雷霆战姬一脚踹过去,踹中了残影。

    肩膀一痛,被划出深可见骨的伤口,她不回头,一个后踢腿踹中吴远平腹部。

    “你很出色,如果知道有这么优秀的女儿流落在外,我当年肯定留你母亲一命。”吴远平揉了揉腹部,惊讶于这个私生女的体术:“很多年没出手,筋骨都生锈了。”

    雷霆战姬沉默着,气势汹汹的杀上来。

    “你这倔强的眼神,让我想起你姐姐。”吴远平一边招架,一边言语攻击:“我小时候经常抱她,她也爱缠着我,女大十八变,连心都会变,一转头,就对我这个父亲动刀子。我问她,愿不愿意放下仇恨,她说不可能,所以我只好杀了,一掌拍碎天灵盖,她走的没有痛苦。”

    他眸光微动,找到了雷霆战姬的破绽,一刀劈向她颈部。雷霆战姬仓促间抬臂格挡,手肘差点被斩断,露出森白骨头。

    “同样的言语刺激,我不会受第二次。”雷霆战姬刀尖刺入吴远平的胸口,但被一团薄薄的光罩挡住,刀尖划开皮肤后,再难入半寸。

    吴家家主,当然会有几件保命法器,没什么值得奇怪。

    “你这两败俱伤的打法,能撑几时?了不起破我的法器,杀我?痴人说梦。”吴远平哂笑。

    妇人死了,儿子目眦欲裂,险些疯魔,可对他而言,就死了个老婆而已。女人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少女杀手、金刚、李羡鱼三人分别守住三个方向。前两者以一敌多,游刃有余,李羡鱼与吴柘木捉对厮杀,一对一,却是压力巨大。

    不开挂的话,他不管是力量还是技巧,都不是吴柘木的对手。对方毕竟是吴家年轻有为的少壮派,幸好李羡鱼平时被雷霆战姬虐待惯了,对疾速异能了如指掌,这才勉强扛下来。

    十几米开外,穿热裤黑色t恤的祖奶奶坐在坍塌的石垣上,大腿搁一包薯片,吭哧吭哧看戏。实在对曾孙狼狈的处境看不下去,她小眉头一皱:“蠢货,祖奶奶帮你开的灵眼呢。”

    李羡鱼立刻醒悟,食指一点眉心,主动开启灵眼。眼球滚烫,刺激泪腺分泌泪水,视线中,吴柘木的鬼魅身法不再难以捕捉,他仍然很快,但不至于像之前无cd的闪现那样让你摸不着头脑,李羡鱼能捕捉到他移动的轨迹。

    这就好办了,凭他堪比程咬金的回血速度,以及驳杂的应敌手段,只要能捕捉到吴柘木的行动轨迹,这波就稳了。

    他假装自己看不清吴柘木的速度,握着激光剑刃,疲于应付,吴柘木那柄花里胡哨的暗金色尼泊尔军刀在他身上划开一道道口子。

    “嗤嗤”双手手筋被挑断,激光剑摔落在地,变成朴实无华的剑柄。

    紧接着,双脚脚筋也被挑断,他身形出现踉跄。

    “我管你什么李家传人,死吧!”吴柘木骤然出现在他身前,脸上带着狞笑,尼泊尔军刀削落,作势要砍掉李羡鱼的头颅。

    这样的速度,就算无双战魂反应过来,也来不及救援了吧。吴柘木认为,狂妄自大才是无双战魂最大的弱点,她会因此失去传人,付出惨重代价。

    自愈异能又如何,只要刀够快,砍了首级,你还能活?

    吴家存亡之际,谁还管你自碎灵珠与否,真当天下血裔都怕了你无双战魂不成。

    尼泊尔军刀在半空顿住,被一只左手牢牢握紧,吴柘木心里一惊,紧着眉心一凉,犀利的剑气洞穿他头颅,耳边还有李羡鱼响亮的:“哬呸!”

    他提前知道我会出现,提前酝好必杀一击

    怎么会他问不出这个疑惑,意识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万念俱消。

    “瓜皮。”李羡鱼掐住软绵绵尸体的脖颈,史莱姆配合的摄取他的精气,反哺宿主。

    李羡鱼欣喜的发现丹田内的“炁”又壮大了一分。吴柘木苦修二十载,全给他做了嫁衣。

    “这样的战争多多益善,我能活生生吸成绝世高手!不不不,这个想法太危险,需要克制,否则就入了魔道。”他内心想法很多。

    能量屏障内,看见这一幕的吴远平目眦欲裂。

    “柘木少爷死了!”

    “打破屏障,救家主出来。”

    “宝泽的人不得好死,联合妖盟杀我吴家。”

    “一定要救家主出来,联系各大家族,为我们吴家主持公道。”

    周围大批的吴家族人轰动,双目通红的杀过来。

    祖奶奶坐在废物高处吃瓜,无疑成了活靶子,杀红眼的吴家人可不管什么无双战魂,反正不是自家人,杀掉就对了。

    她随手拍死了几个不知死活的喽啰,继续吃薯片,兴致勃勃的看曾孙应对如同蚁附而上,气势汹汹的吴家人。

    就该这样,自古以来,哪个绝顶高手不是在腥风血雨中杀出来的。她是李家守护者,同样也背负着培养传人的重担。倘若日子过的实在太安逸,她会亲手把家族传人推入深渊。

    庆幸的是,这一代的咸鱼传人,竟是闻所未闻的事逼体质。

    呼!

    身后腥风扑来,青丝飞舞,一条巨大的蟒蛇扑咬而来,似乎是把她当成了吴家人。

    祖奶奶面无表情的回过头。

    巨蟒竖瞳猛的收缩成针缝,庞大的身躯一僵,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硬生生的刹车了。

    “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巨蟒脑袋连点几下,像是在道歉,飞快游走。

    妈诶,是无双战魂,吓死蛇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m. 无广告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