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诡墓异谈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抽离

第七百四十五章 抽离

    不对!

    就在这一刻,我瞳孔急剧一缩,事情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同样在这墓里面的尸体我也看过不少,但是还从来没有发现现在这样的情况,这具尸体似乎实在是太过于脆弱了。

    我双目紧锁着,将手伸向了另一边的尸体,另一边的尸体几乎是一样的状况。

    我的手很轻易的就能将这尸体露出来的骨骼捏的粉碎。

    就像这些已经不再是骨头一样,而像是活脱脱的一些豆腐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眉头几乎是在顷刻之间皱到到了一起,紧接着我视线的余光立刻在一旁的角落里面看到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手电筒的灯光之下反光。

    我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立刻走向了眼前这道正在反光的东西边缘。

    在我走到那里的时候,立刻看到了一个总体是用铜打磨的物件。

    我慢慢的将手伸向了眼前的这个物件,从角落里面堆积的尸体之中将这东西掏了出来。

    在我将这物件拿出来的那一刻,我立刻便明白过来是个什么东西。

    眼前的这个物件我所见过的实在是太多了,并不仅仅是在现实之中,而且在很多古装电视剧里面都曾经见过。

    眼前的这个物件是一个铜镜,看上去并不算太大,也就是一个圆形左右,并没有握把什么东西。

    我慢慢的将眼前的这个铜镜翻到了背面,当我看到背面的时候,我整个人嘴角勾出了一些笑容。

    这个铜镜的背面镶嵌着各种各样的宝石玛瑙,看上去就让人有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这些宝石的品相都可以说的上是上品,整个铜镜的价值可以说得上是颇为不俗。

    只是出现在这里的铜镜,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我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尽力的要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东西,毕竟就以倒斗这一行来说,本身就是冒着各种各样的风险从墓里面倒出宝贝。

    不管眼前的铜镜到底是什么,在这宝物放在面前的时候都没有放弃的道理。

    我慢慢的将眼前的铜镜放到了背包里,整个人又沿四周继续的打量着。

    我看了一眼表,又感知了一下身体里面热流的程度,似乎是由于四周的环境的缘故,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热流消散速度又快了一些。

    八分钟

    按照我的保守估计,在这底下所能够在这个时间应该还有八分钟左右。

    我整个人长长的吐了口气之后,开始拨弄着四周的尸体。

    所有的尸体几乎都是一个情况,仅仅残留下来的身体可以说得上是无比脆弱,稍稍使上一些力,就会导致骨骼的破碎。

    这一点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就在两分钟之后,四周已经被我打了一个八九不离十,正当我要返回的时候,却突然之间感觉脚下一软。

    仿佛整个人的身体力量,几乎是在第一瞬间就被抽空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中毒吗?

    几乎是在这第一瞬间,我脑海中就闪过了这样的一个念头,不过旋即这个念头就已经被我否定了。

    在到达这池子里,把我所接触的东西基本上都带着手套,而且还有防毒面具作为保护,几乎应该不会有中毒的机会才对。

    我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倒像是中了武侠小说之中所说软筋散。

    身上一定点力道都没有办法使出,在这一刻突然之间体内的活丹力量似乎被某种力量牵引之下破体而出。

    在这一刻,我整个人的嘴猛的大张着,整个人骇然到了极致。

    顺着地面看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的纹路发生了变化,在内部似乎有着流光的流转。

    身体之中的力量就是被这地上的纹路所牵引而离开体内的。

    我整个人几乎是在一瞬间瞳孔就急剧收缩,到了一直在这一刻我已经明白过来,为什么这地面上的尸体都已经脆弱到这种地步。

    几乎是稍稍使上一些力道就能够让这些尸体支离破碎。

    原来不仅仅只是随着岁月的作用,还是因为这地上所遍布的血色纹路,在不断的抽取着这些尸体的力量。

    我整个人瞬间收缩到了极致,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站稳脚跟。

    明明现在距离我所爬下来的绳子,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虽然不知道这些血色纹路到底是抽取这些身体上的能量到何处,但是眼下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些纹路所能够抽取人身上的生机,力量,甚至还有一些其他方面的东西。

    而且抽取的速度非常的快,几乎是在短时间之内就能够让人彻底的丧失战斗力的地步。

    我狠狠的咬了咬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再不想办法赶紧出去的话,继续等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现在体内的活丹的力量还能够保住我,但是一段时间一长的话,体内的活丹力量在不断的抽离,恐怕就没有办法发挥出原本该有的力量。

    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我整个人脑袋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闪过了这样的一个念头,整个人挣扎着起身。

    虽然身上拾不起一丝的力量,但是在挣扎之间身体不断的扭动还是觉得眼前的绳子越来越近。

    半分钟的功夫就已经出现在了绳子的边缘,整个人的手握住了绳子。

    十分奇怪的感觉,再握住绳子的那一刻,我就感觉自己的手像没有骨头一样,整个手都是发软,根本没有能够使上力道的余地。

    如果没有办法抓紧眼前的绳子,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上面的人把我拉上去。

    上面的人下来救我也是行不通的。

    绳索本身就不是很好攀爬,更何况要背上根本没有办法使上丝毫力道的大活人。

    这下面的阴气极轻,黄华的力量没有办法启动,想要指着他们下来救我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在这一会儿工夫,我已经感觉出来了,这四周血色的纹路应该是一种极为诡异的阵势,对于这样的情况,类似青铜匕首这样辟邪的物件根本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