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恐怖小说 > 十恶临城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曲江的改变

第二百七十七章 曲江的改变

    古钟讲到这里,眼睛又开始变得通红。

    “怎么不报警?”林瑛问他。

    “当时害怕,也没反应过来。后来被迫干了不少违法的事儿,觉得更下不来贼船了。”他叹口气说。

    华鬘此时好像已经看完了电影,她摘下耳机,盯着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学生,细细打量着他。

    “你听到他刚才说的话了吧?”我低声问。

    “顺便听了一点儿。”她表情很难看,“你还经常说我暴力。”

    我哑口无言,的确,与阿修罗的简单粗暴相比,人间的暴力更深、更恶、更变态、更摧残。

    “气死我了——你说有些作恶的人,是不是该直接捶死?”她在我耳朵边问道。

    “可以这么想,但不能这么做。”我叹口气回答说。

    “前因我们大致了解了,你先别激动,接着说下去。”林瑛安慰古钟道。

    姜媛媛站起来,又给他倒上一杯热水。天气已经热了起来,但古钟却双手拢着纸杯,好像想在那里希求着什么温度似的。

    “再后来,曲江就彻底变了。”他叹着气说。

    古钟发现朋友又有了变化,是在他们一次被派去帮人打架之后。

    曲江每次打架都不惜力气,他冲得最猛,喊得最凶,打得最狠,就像在使劲发泄着什么似的。

    当然,他往往也是受伤最多的那个。

    一次被派去打架,曲江又冲在最前面。不过这次跟他们之前遇到的不一样,以前都是举着棍子板砖互殴,而这次,对方有人带了砍刀。

    曲江冲锋在前,他肩膀上被划了一刀,鲜血直流。幸好古钟一直死命跟在他身边,他拼死把曲江按在地上,然后抱着他往旁边一滚,躲过了对手的另一次攻击。

    这一仗他们惨败,不过对手也没占到便宜。有围观的群众见场面血腥,急忙电话报了警。警察来的时候,曲江和古钟他们已经撤了,而对手还没走远,被警方抓了个现行。

    雇他们的人叫金老大。两个人正要离开时,却被金老大叫住。

    “哎,等一下。”他说。

    “大哥,还有事儿吗?他受伤了,我得赶紧带他去包扎。”古钟扶着曲江说。

    金老大没说话,他打开手里拿着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两千块钱,塞到他们手里。

    “不行,大哥,他们不让我们私下收客户钱。”曲江忍着痛,摆手拒绝道。

    “他们——他们算个屁!”金老大啐了一口,“拿着,看伤用!”

    古钟和曲江两人对视一眼,古钟伸出手接过钱去。

    “小伙子不错,以后有活儿还找你们。”金老大对他们说。

    两个人又去了校医院,医生戴着大口罩,又开始给曲江消毒。

    “同学,你这一学期是来收集伤口的吗?”

    金老大给的两千块,曲江缝伤口、打点滴花了四百多。他把剩下的钱分成两半,递给古钟八百。

    “我不要这钱。”

    “拿着,你把我救出来的!”曲江说,“哎,晚上带你去个地方。”

    夜里,曲江打了个车,两个人往南到了滨川的城中村,走进一条幽昏的小巷。在那里有许多女人站在街边,她们化着浓妆,穿着高跟鞋,背倚着门,门里面红灯晦暗。

    “嗨,小帅哥,来玩吗?”一个双腿修长、穿着黑丝袜的年轻女人朝他们打着招呼。

    古钟心里有点儿发虚:“曲江,咱们回去吧?”

    “没事,我请客。”曲江拿着那八百块钱说。

    “不不……”古钟浑身哆嗦着说。

    “怕什么?现在你是客人。”曲江使劲拽了他一把,黑丝也跟过来,笑意盈盈地将他拉进粉红色的屋子里。

    黑丝两只手抱着古钟的脖子,把他笼络到一个隔间里。古钟瞥见曲江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一个戴着兔耳朵的女孩迈着猫步走过来,把曲江牵到另一个房间里。

    “怎么了小兄弟?是激动,还是害怕啊?”黑丝女孩抬起手,从上到下抚摸着他。古钟浑身颤抖着,就像十二级台风里海上的一叶扁舟。

    “啊……”他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因为女孩已经把手伸进衣服,伸到了他的后背上。

    “反应这么大。”女孩在他耳边吹着气说,然后把他推倒在一张咯吱作响的木板床上。

    她解着他的腰带,但古钟已经不能自持地抖动了几下。

    “这么快?第一次吗?”女孩咯咯笑着问。

    古钟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女孩也躺在床上,她抱着他胳膊,依偎在他身边。

    “别怕,放松点儿,一会儿再免费帮你一次。”她支起胳膊,带着笑意打量着他的脸说。

    “嗯。”古钟点点头。

    “看你文质彬彬的,是学生吗?”

    古钟不敢直视她热切的眼光,他躲闪着她的眼神,红着脸点点头。

    女孩又在笑,她好像真的很爱笑,而且那笑容特别亲切,让人完全感受不到一丁点儿虚情假意。

    “我弟弟,也是学生。”她挪动了一下身体,和古钟肩并肩躺着说。

    “他——也在魏阳吗?”古钟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怎么会?”女孩噗嗤一声笑了,“我跟他不在一块儿,怕给他丢脸。他还以为我在魏阳打工呢。”

    “你挣钱,是为了帮弟弟上学吗?”古钟心里一软问。

    “也不全是,我自己也花啊。当然,我也帮他交学费,寄生活费。家里条件差,没办法。”女孩抓着他一只手,轻柔地摩挲着。

    古钟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他也想有一个姐姐,一个能照顾他,保护他的姐姐。

    女孩的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它像蛇似的,在古钟身上游走着,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

    “不要,”古钟的声带颤动着,就像余韵未绝的琴弦一样,“要不,你就把我当你弟弟吧?”

    女孩愣了一下,但旋即一翻身跨在古钟身上。

    “别闹,那不就乱伦了吗?”她把灯关上,然后双手抓着自己毛衣下摆脱下来,静电发出的火花在黑夜里闪耀着。

    女孩趴在他胸口上,软软的,绵绵的,香香的,烫烫的。古钟嘴里发出悠长的叹息声,他听见自己心脏咚咚跳动着。

    “别动,我自己来。”女孩凑着他耳边,声音如同美酒一样,让人沉醉不已。

    但就在这时,他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桌翻椅乱,随之而来的是女人的一声尖叫。

    “啊!救命啊!——变态!死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