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绝世大小姐 > (664)第一轮初赛结束!

(664)第一轮初赛结束!

    可怎么办呢?谁叫对方实力强悍呢?在如今这种‘强者为尊,实力至上’的世界里,实力便是最好的依仗,也是一个人是否拥有所谓说话权的根本。所以,在听到东篱大长老如今的命令之后,在场的二流三流以及不入流的弟子,哪怕心中再怎么的不情愿,甚至是愤愤不平,最终也不得不做出妥协的选择,还得不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做出一副高高兴兴,好似占了什么大便宜一般的表情,毕竟,结果既然改变不了,那么如今有的补偿,怎么都比他们反抗之后被人镇压,最终却什么都得不到的好吧?所谓‘有便宜不占大笨蛋’,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谁让他们技不如人呢?

    其实根本就不用去多想,在场的所有家族的成员,除了白家,便都可以立刻马上给予东篱大长老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可谁叫东篱家的大长老既想当那个啥啥,又想立那个啥啥呢?于是,便有了这假惺惺的,所谓为了表现他东篱家的民主,让他们有足够思考时间,自愿做出选择,一会儿都不催促他们的做法。

    不过想想,这又何必呢?谁不知道,所谓的选择,就是让他们主动默认,而非让他们真的去思考什么,而一旦否认,那结果,可不仅仅只是‘凄惨’两个字就能形容的,整个冥界都知道的事情,自顾自的夹上一层遮羞布,如此掩耳盗铃的作态,有什么意义啊?好吧,欧阳夏莎是真的不明白,这东篱家的人,怎么就把面子看的如此的重要,重要的连自欺欺人的手段都有不在意了,真不知道,他们这样是在骗自己,还是在骗别人!

    台上,在那群被东篱大长老警告的,如今还非常安全的参赛者思考的同时,欧阳夏莎也不忘去手刃几个东篱家,姬家的参赛弟子。看到如此场景,东篱大长老虽然很想开口阻止,可他也明白,欧阳夏莎是绝对绝对不会卖他面子的,所以,他再如何的着急也没用,那也是没有用的,与其开口催促,让人发现什么,还不如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等着。

    至于出手阻止这样的事情,他又不是活腻歪了,不然干什么去挑战那可以让他必死无疑的天道所承认的规则?于是,安静等待,变成了东篱大长老的不二,也是不得不选择的选择。

    台下,属于二流三流,以及不入流参赛家族的区域,却显得异常的热闹。

    “他东篱家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不是逼着咱们主动选择弃权吗?”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叫咱们不管是地位,还是实力,都不如人家,且还要依仗人家过活呢?不顺着他们来,难不成还跟他们对着干的话?又不是活够了,干什么这样给自己找麻烦?”

    “咱们应该庆幸,庆幸这东篱家太好面子,不然的话,你们以为以他们那贪婪的性子,还会给咱们每家按照各自的等级,按比例的留下几个名额的话?”

    “可不是嘛!虽然憋屈,不过不管什么原因,到底他们也没有赶尽杀绝,不是?如此这般,只当是咱们技不如人的输了比赛就是了,反正咱们的时间还长,以后的大比是个什么局面,谁知道呢!”

    “虽然很是郁闷,可不得不说,这的确是咱们如今唯一的选择。”

    “不过那个白家小子是哪里来的?怎么如此厉害?”

    “据说是临时加入白家的,就是上次你家孙子告知我们的,在云萧城大街上发生了冲突,然后与东篱少主有个赌约的那个孩子,至于目的,据说是为了完成那个赌约。”

    “真是便宜白家了,不管最后那个孩子是否会留在白家,白家都是大赚特赚。留下,白家就会多增加一名猛将,以后与东篱家,姬家的争斗,也会多上一分把握。离开,白家也可以赢得这次比试,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可能。”

    “看样子,你对这孩子很是看中?”

    “当然,就看这孩子这会儿压着东篱家,姬家打,逼得东篱大长老不得不掺和进去的局面,我就很看中他,难道你觉得这样的他,还会输的话?”

    “开始还有些怀疑,觉得这小子能赢,是因为东篱家,姬家那群人有所保留,想把底牌留到最后。不过看如今这状况,显然不是嘛!都生死攸关了,谁还会保留?没有保留,都被折腾的如此凄惨,还一招废掉一个,这般强悍的存在,除非是眼瞎了,不然还真没人会觉得白家会输,哪怕他们如今的人数少的可怜,那也不能例外。”

    “没错,贵在精,不在多,白家今年的两个小家伙,还真是不错。”

    “的确,今年的白家,有这个强悍小朋友的加入,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更何况,那白家少主,也不差啊!只是这白家少主如今的变化也太大了,上个月我还见过他,一个月过去了,就升了这么多级,连战斗经验也再是个空架子了,这样的进步和跨度,还真是让人眼红,让人挂念啊!”

    “想都别想了,这样的变化,肯定是有什么大的机遇;要知道,本身咱们就不是白家的对手,就是联手,都没有任何的希望,更何况是如今,有所机遇,实力大增的白家?分分钟就能将咱们给剁了好吗!你们以为只有白家少主变强了?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之前淘汰下去的白家弟子,比之从前,强了不止是一星半点吗?一个人的进步,可以说是小小的机遇,这么多人同时进步,那就只能称之为遇到了超级奇遇了。你们可别忘了,咱们以往敢去招惹白家,那也是因为有东篱家,姬家他们在背后鼓动,而我们也仅仅只是招惹而已,并不敢真的与之不死不休,而你所谓的眼红什么的,可是要不死不休的,所以,凡事可要想清楚点,可别为了一点点摆在眼前的利益,就贸贸然的去送死,咱们这么苟延残喘的活着,尽力的去讨好东篱家,姬家的那群,咱们自己一看就烦的家族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能够好好的活着吗?为了自己能够好好的活着,也是为了让家族能够不被覆灭而好好活着。所以,不要为了一时的冲动,而耗费掉过去的所有努力。”

    “我明白,魔障了,还好有你的提醒!”

    ……

    好吧,这里的热闹,只是相对于如今擂台附近的沉默而言的,毕竟,他们谈论的这些话题,其他的地方,其他的人不知道会怎么想,但绝对不能让东篱家的人听见那却是一定的,谁让这话有背后说人的嫌疑呢?

    换句话说,如此敏感的话题,哪怕只是私下里讨论讨论,其中也并没有任何阴谋夹杂在其中,那也是不能被东篱家的人听见的,所以,可想而知,那声音是有多小了。

    更何况,这些家族的带队长老们又不是个傻子,既然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隔墙有耳’的道理,因此,那所谓的隔音罩,肯定还是非常需要的。而有了隔音罩的存在,这些家族的代表长老相互讨论,可不就只能算是相对热闹嘛!要知道,这个隔音罩可是个好东西,他可以无视任何等级,起到绝对防范的作用。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他们说他们的,根本就不用担心会被东篱家的族人,或是东篱大长老给听见的可能。

    “第一轮初赛的比赛结束,恭喜台上的九十九位参赛选手,成功进入到下一轮的比试当中。”不管台上参赛弟子所属的家族长大都说了些什么,反正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便立刻有家族的弟子开始做出选择,慢慢的往台下走去了,待台上站立的只剩下东篱大长老所算计好的九十九人之后,比赛终止的声音,终于从一个裁判的嘴里响了起来。

    听到这一声音,欧阳夏莎和白城府,哪怕再如何的心中不满,却也不得不瞬间停止手上的攻击动作,而幸运的逃过一劫的一流家族的弟子,则是满脸的庆幸和劫后余生的欣喜,当然,还有一份连他们自己此时此刻都没有发现的,对于白城府和欧阳夏莎,犹如本能般的惧意。而其已经失去了控制,颤抖的不能自已的手掌,便是对此最好的证明。

    不过想想,其实也难怪他们会如此的颤抖了,虽然他们平时都被家族称之为各种天才,各种人才之中的佼佼者,但对于实战,却是一点经验都没有。当然了,他们的出生,也的确是决定了他们的手并不可能真的干干净净的,可那些却并不需要他们亲自动手去完成,所以,在这之前,他们并不知道,一场初赛,就会弄的如此的血腥,如此的残暴,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好吧,确切一点说,就是以东篱家为首的这群人,压根就没有想到,他们会被他人,还是他们一直看不起的存在发过来虐打,废除,这才是他们失去自信,异常恐惧的源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